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77章 放手去做你想做的

第177章 放手去做你想做的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你打啊,你敢碰我一下,我就让人拍下来,趁热度在写个报刊发到网上,控诉此杂志社有多么仗势欺人。”

    芳芳冷笑着回应,反正她都已经辞职了,也有恃无恐了。

    珠珠被她气的脸色青一道白一道,“你卑鄙,亏得杨姐平日里对你这么好。”

    “对我好有什么用,我勤勤恳恳的时候,她给过我机会吗?”

    说到这里,芳芳就看向叶一心,眼底里尽数怨恨,激动的又说,“你们这群傻瓜,杨姐只会偏向她,有她在,你们在杂志社就永远没出头之日!”

    “小姐,行李都搬好了,可以走了。”

    闻言,芳芳伸手将耳垂的散发勾在耳后,走到叶一心的身侧,讥讽的字眼重砸了下来:

    “知道吗?我真的很同情唐时,你就是个扫把星,跟谁在一起谁就会被你连累的倒霉,至于我们之间的账,日后慢慢算!”

    叶一心面无表情,只是拳头紧捏,那唇掰被抿的泛白。

    “你滚,滚了就别想回来。”

    珠珠朝着芳芳的背影歇斯底里的怒吼,直到看不见背影,她才回过头来,刚要安抚叶一心,就见她抬起手来摇了摇:

    “珠珠,这几天我已经学会自我痊愈,心理承受能力也加强了,你不用太担心我。”

    “可是你打算怎么办?”

    她的样子着实令人心疼,缩着乌龟壳,不愿让人看到她真正的脆弱,若不是无人庇护,哪个女人愿意学会这么坚强?

    叶一心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呢喃:

    “之前我是真的想过放弃,但这个新闻出来了,唐时的处境会更糟糕,我想更不会在有人信他了。”

    “是啊,若不是跟你同一阵营,我都不信。”

    叶一心靠到一旁的阳台边,打开窗户,清晨的阳光如蝶翼般,穿透薄雾,倾洒了整个大地。

    她微微半眯了眼,心脏似乎也被照明,微勾唇,才道:

    “我记得以前唐时跟我说过一句话,就算全世界都不要我,他要。因为这股力量我才挨过难关,如今,他需要我,我也义无反顾要帮他,不求任何回报。”

    听完她的话,珠珠眼里积蓄出泪水,在这个功利的世界里,怎么还会有这么傻的女孩?

    “一心,放手去做你想做的!”

    这时,又一道笃定的女音响起,只见穿着纯白色职业装的杨姐走了过来,唇角带着温柔的笑容:

    “刚才芳芳跟你们的争执我都看见了,谢谢你们还站在我身边。”

    “杨姐,您别客气,我们该做的。”叶一心擦了擦眼泪。

    珠珠勾住了她的脖子,憨憨的笑出声来,“就是,这次我站一心,我们又不像她那么眼瞎,平时您对我们有多好,我们都察觉得到。”

    杨姐眼底里流露出感动的泪光,她拥抱了下二人后,又坚定的开:

    “那我们就一起帮一心度过难关,我决定了,把杂志社下个星期最大的报刊都交给一心来写,你若想帮唐时洗白,就尽情发挥好了。”

    “真的?”

    叶一心终于绽开了笑容,嗓音包含激动,“谢谢,杨姐您这份恩情我记下了,并且一辈子都不会忘!”

    “我怎么听着这么渗人呢。”杨姐故作夸张的耸了肩膀。

    此时。

    唐氏集团。

    污蔑的新闻迅速散布,搞得公司里的股东们人心涣散。

    唐老爷子得知后,第一时间将唐时召回了老宅里,才刚听到脚步声,还未人进门,他便拿起了茶杯,就朝着唐时砸了过去。

    “砰!”

    唐时避开,茶杯砸在他脚下,四分五裂。

    可想而知,这茶杯若真砸在他头顶上,得什么惨景。

    乔北都被这残暴手法吓得一哆嗦,可唐时却只是笑了笑,似乎早已经习惯,话语中带着讥讽,“爸,你那么厌恶我,也不怕这血溅到你地板上,多脏啊。”

    “臭小子,你难道还觉得委屈不成?”

    唐老爷子站起身,拄着拐杖走到了他的面前,漆黑的双瞳看着他,充满了凶狠:

    “从小到大,我没教过你善念,作为一个商人踩着人命也正常,可你最不该不隐藏好,被别人抓到小把柄。”

    听着他的话,唐时却觉得极其可笑,作为一个亲生父亲,不曾过问他的感受。

    悲痛吗?

    不,从小到大在他棍棒下,他早已经接受,顶多觉得荒凉罢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服我的话吗?别这么看我,说话!”唐老爷子震怒的低吼。

    该死,唐时的这双眼睛太过于透人心魄,每次被看着,他觉得自己才是杀人犯,罪恶满满。

    “我没购买假木材,也没杀人,您信吗?”唐时淡淡的开口问,像问吃什么晚餐一样随便。

    “这一点也不重要,我不需要信你。”唐老爷子轻蔑的低笑,瞧不起他的幼稚。

    唐时眼眸低垂下来,掩盖住失落,深深的呼吸,拳头紧捏住。

    纵然早就知道这个答案,可从自己亲生父亲口中说出来时,他依旧忍不住的失望。

    “真优柔寡断,这性子可一点也不像我。”

    唐老爷子冷哼了声,手指紧抓着拐杖,眼底里尽数阴狠,“不能在让谣言发散下去了,找出写这篇报道的记者,做掉她!”

    “还有,那些死者家属们既然已经被关在警察局,那就想办法,让他们一辈子都出不来,说不了讨要的话!”

    闻言,唐时就脊背一凉,他看着唐老爷子半眯了眼。

    忽然就看明白,他虽然手段也冷血,但对付过的,也只是得罪他的坏人。

    唐老爷子可比他狠多了,但凡是当他上位路的人,统统都要斩掉,连带他,这个亲生儿子,可能也不过是他手下的棋子。

    “该我承担的,我会一个不少的承担,冤枉我的,我也会尽数讨要回来。”

    唐时缕清烦躁的思绪后,俊脸又恢复了沉着,一字一顿,都无比坚定的回答,“但要我杀那些无辜的人上位,不可能。”

    “你……你简直疯了!”

    老爷子被气的面红耳赤,这还是他儿子吗?

    紧接着,他又吩咐向了乔北,“你的主子脑子不清醒,你去把这事给办了。”

    而乔北正看着唐时,深眸里尽是崇拜,他微勾唇,“这么多年来,我之所以死心塌地跟随时哥,就是因为他重情义,如今他做下任何决定,我都会支持。”

    甚至于,为他骄傲。

    权势没了,还可以东山再起,可人的心性泯灭,就真的与动物无差。

    唐老爷子被拒绝,脸色越发沉重他厉声命令道,“来人,把我的皮鞭拿来,我要好好教训这两个畜生。”

    管家匆匆赶来,但这次他左右张望后,却弯下腰来,“抱歉老爷子,我也是下人命贱,您的鞭子还是自己拿吧。”

    “你……你们!”唐老爷子情绪一激动,就脑子发昏,眼前冒起了金星。

    简直是都疯了。

    唐时看着他,眼露出不忍,低声提醒,“爸,您消消气。”

    他伸出手来,要从唐老爷子口袋里翻药,却被他用力推开手,怒声低吼,“你可巴不得我早点死吧,好,很好,既然你执意不听我的,那我们就走着瞧。”

    他索性破罐子破摔,如弯月下狼的双眼,透着阴冷,“商场如猎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以你的性子,唐朗很快就可以顶替你的位置,而我的继承人,可不是非要你不可。”

    最后的两句话,令原本沉默的唐时,双眼流露出了震撼,唐老爷子转身就上楼,不曾再有半点余光。

    他的话说明什么?

    唐老爷子背着唐母,以及他,膝下另外有私生子!

    这十几年以来,他在外面逗留的时间比在家中要多好几倍,就算搞得婚外情,也并不意外。

    只是,在把他当成父亲上,唐时的心依旧像被挖了一块,血淋淋的疼,他轻缓闭上眼,薄唇被抿的发白。

    他不怕流言,也不在意唐总这个位置到底是谁,只是他也是人,在冷漠的外表下,也有一颗像别的孩子那样渴望的心,想拥有的一个完整的家庭。

    可他本该最亲近的父亲,却把他当成利益品,将他推到崖边,随时都会找人来顶替他。

    多可笑。

    回到公司的路上,唐时一直低着头,保持着沉默。

    待到到达下车时,他就用手抚平西装的褶皱,俊脸冰冷,黝黑的双眸明亮且锋利,双腿摆渡,强大的气场绽放。

    好似没发生过任何事那般,让人抓不到脆弱。

    公司的大厅里员工们都朝着他望去,压低声音议论道:

    “没想到他竟然还敢来啊,高层股东们都找他算账都快的找疯了吧?”

    “看着人模狗样,真没想到能做出杀人这种事来,亏我以前还暗恋过他,现在觉得跟吃了屎一样恶心。”

    “其实……唐总平日里对我们的待遇还不错。”

    “你脑子被驴踢啦,我们这些底层站队最重要,现在公司里大半部分都是唐朗的人了,你若还站唐时,待到他上位后,第一个铲除的就是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