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78章 他终于是让步了

第178章 他终于是让步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够了,你们这群人都没别的事情可干了?”乔北转过头,怒瞪着他们,“需要我找人给你们加加工作量?”

    “不不。”大家都摇手,纷纷离开。

    而唐时却仿佛置若罔闻,电梯一开,便大步走了进去,乔北紧跟而上。

    很快,他们就直升上了办公室层楼。

    出了电梯,乔北修长的手指紧捏了几下领带,义愤填膺道,“时哥,这帮人可真爱嚼舌根,回头找个时间,可好好清理公司。”

    “清理公司?真是好大的口气啊。”忽而,一道邪魅的嗓音从办公室里传来。

    乔北微滞,赶紧推开面前的大门,只见唐朗正坐在唐时的办桌的椅子上,双臂张开,一副享受的模样。

    也不知来多久。

    “你站起来,谁允许你擅自闯入时哥的办公室。”乔北被点燃了怒火,瞪着他,恨不得将他给撕碎。

    唐朗却转动着椅背,绕了整整一圈后,看着唐时那冷肃的俊脸,低笑着说,“不错,不愧是总裁的设备,可比我那小破地方好多了。”

    紧接着,他双手一撑,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眼角微挑,“坐了又如何?过几天股东们将会开大会,这个位置马上就要是我的了,我不过是提前来体验一下。”

    开大会……

    竟然没通知他们!

    明显是已经联合起来,站统一战线了。

    “你还是人吗!”

    乔北被唐朗小人得志的模样激怒,卯足了拳头,就朝着他的脸砸了过去。

    唐朗的眼色冷下,伸出手按住了他的下臂,伴随着乔北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用力将他按在桌上,从口袋里摸索出一把匕首,抵着他脖颈:

    “就凭你?简直不自量力,你最好学乖一点,看清楚主人了,免得跟唐时一起滚出公司时,狼狈丢人!”

    他提高了嗓音,以前对唐时他最起码懂得收敛和恭敬,如今他丝毫不掩藏话中的嘲讽。

    “你做梦,时哥生我生,时哥败我败!”乔北眼里毫无半点胆怯。

    唐朗眯眼看他,这该死的忠诚啊,可真令人讨厌。他心里翻滚着嫉妒,手下的匕首渗透进他的脖颈,殷出了血液来。

    唐时沉着脸,嗓音既没有猖狂,也没有半点落败敢,开了口,“把人放了。”

    “放了?”唐朗笑的格外邪魅,“不是兄弟吗?那你就求我啊。”

    唐时紧绷着玫红色的唇,额前的碎发垂落下,挡住了他眸底里的情绪。

    令人不知他在想什么,更像是一种沉思。

    唐朗看着他,心里说不出的畅快,没人知道,从小到大,他有多羡慕唐时。

    把他这么狠狠踩在脚下的画面,他又幻想了多少次。

    “不要啊,时哥。”乔北朝着他喊,泪水大颗滚落下来,嗓音在发颤,“您别说,为了属下不值得!”

    “你闭嘴。”唐朗眼里闪着杀意,按着他的头重撞了桌面,一下又一下,都磕出血来。

    阻挡他达到目地的人,都该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唐时却找准了机会,冲上前,将他一脚踢开,夺过他手中的匕首,抵在他喉间。

    抬起眼来,那眼神杀意凛然,薄唇轻掀,“我不发威,你当我是猫?”

    唐朗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但拳头紧捏,强装镇定的看着他,提醒道,“你不能杀我,这么多双眼睛看着……”

    “我当然不会杀你。”他不蠢。

    唐时走上前一步,匕首在他下颌处掂了掂,那股锋利寒的直达心间,唐朗连大气都不敢喘。

    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子,才听到他开口道,“先留着你这条命,但你欺辱我兄弟这个仇,我不能不报。”

    “找根绳子来!”

    听到唐时的吩咐,乔北连忙应下,没一会儿,就拿来根粗大的麻绳,帮着给唐朗的双手绑上。

    唐朗的脸色大变,“你们想做什么,放开。”

    “闭嘴,不许说话。”乔北用力给了他一巴掌,终于报了仇,他喜滋滋的笑出声。

    而唐时的匕首却顺着他的脖颈滑落下来,用力划开了他的衣衫,结实的腹肌涌现,然后是裤子,到最后,就只给他留了一条某高级品牌的黑色内裤。

    唐时这才觉得满意,将匕首放下,吩咐道,“丢出去,让公司的员工们看看唐副总的身材有多好。”

    “好嘞!”

    乔北偷笑。

    唐朗阴柔的脸终于绷不住,露出了羞愤,怒声吼,“唐时你就只能用这种方式对付我,你……”

    话还未说完,乔北就一扯他脖间的绳子,摁住了他的声调,硬是把他从地板上拖了起来,像牵着狗一样,走出办公室。

    唐朗屈辱下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活剥了。

    而唐时却毫无惧意,用纸巾擦拭着匕首上的血液,眸光被倒映着冷泽,像沉重的枷锁般的嗓音砸下来:

    “表弟,还没有到最后,别着急,说不准谁成王败寇。”

    他的话,令唐朗胳膊上硬是起了鸡皮疙瘩,脑子‘嗡’的一震,不妙!

    以目前的局势,唐时不该这么有底气。

    要么就是他的演技真的好,要么就是……他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

    此时,叶一心收拾好自己憔悴的脸,打了辆车去往宋官员家。

    路上她也没闲着,打开了微博,了解目前唐时目前的局势。

    网络上的人分别分成了两派,一种是纯黑,不管三七二十一,各种难听的话都在骂。

    一种是‘念心’香水的忠粉:

    “我还是不相信一个会做出这么纯粹好闻香水的人,会做出杀人这种事来,你们骂的太过分了。”

    “现在警方都还未给准确的消息,请不要无脑黑。”

    “只有我一个人是冲着叶一心女神才来投一票吗?希望他们不要真的分手,坐等吃瓜。”

    看了一会儿,叶一心的心绪极其复杂,又有些庆幸,好在还有些支持者。

    她深呼吸调整后,一点也不耽误,直接在手机上写下了替唐时澄清的报道,每个字,都备显激动。

    还未来得修改,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她拎上了手边的文件,下了车。好不容易才让门口保镖带她到四楼健身房,见到了正在跑步上挥汗的宋官员。

    面色红润,看起来精神头被养的不错。

    “宋官员,好久不见。”她走过去,恭敬打招呼。

    宋官员未曾看她,将仪器的速度调慢,用毛巾擦拭着鬓角的的汗水,“丫头,如果要是为了谈唐时的事情,你就算也是白费力气。”

    “您肯定很爱您夫人吧。”

    宋官员微皱眉,口吻却很坚定,“当然,她是我一生的挚爱。”

    闻言,叶一心轻笑,又带着惆怅,“我很羡慕你们,相爱就能恩爱到老,有多少人,爱而不得。”

    宋官员停掉了跑步机,看着她,脚步微顿:

    “我倒是听说你跟唐时分了手,而且是你提的,既然已经决定别离,你何必这么费尽心思帮他?”

    听着他的问话,叶一心眼露出了苦涩,“抱歉,原谅我不能说出真相,但我很爱唐时,一如既往。”

    “我想您也能懂我的这种感受,爱一个人,就是想替他解压,承担。”

    这次宋官员很认可的点头,见有希望,叶一心赶紧从包里翻出了文件,双手递给了他:

    “这是我调查的关于唐时这些年的功绩,您看看,他做的每笔生意,都不曾出过半分差错。”

    宋官员意外于她准备的充分,接过,打开了文件,翻看了几页后点头,“的确做得不错。”

    不愧是商界百年难得的人才。

    “是吧,您在想想,唐时在这个项目上购买假木材杀人,对他又有什么好处,他不蠢,为何要做砸名声的事?”

    叶一心郑重的提醒,又拉着他,嗓音带着些恳求,“请您去见一下唐时吧,现在他在公司里的处境很危险,他需要您的支持。”

    听着她的话,宋官员眉眼闪烁了些动容,更或者,他又从叶一心身上看到当年为了爱勇敢的自己。

    “若想让我站在唐时身边可以,我跟随百姓们,若大众肯改变看法,我愿意帮他说话。”

    他终于是让步了。

    叶一心唇角殷出欣喜的笑意,“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一定会改变舆论的风向。”生怕宋官员会后悔,她赶紧收拾上东西离开。

    宋官员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露出许些担忧,他刚才的条件明显苛刻,以目前的形势,若想改变风向很困难。

    这个傻姑娘,真以为自己是神仙?是想去做什么?

    回到宿舍后,叶一心又对报道详细的进行修改,发送给了杨姐,知道她着急,次日,杂志社便提前刊登了出来。

    但杂志社的名气有限,在加上有奇星娱乐的碾压,并未起到很大的效果。

    叶一心思来想去,决定花钱打印出了十几箱杂志,到最热闹的市区里,扮成粉红熊去宣传。

    吸引了不少小朋友和年轻人,都因她可爱,要求拍合照。

    可拍完,当叶一心将杂志送给她们时,大家没一个领情,甚至有个男人把杂志直接一把撕碎,愤怒的骂道:

    “唐时啊,我现在一看到他就烦,杀人凶手,买通记者洗白有什么用,反正我是打死不会信他!”

    听完后,叶一心垂下了玩偶的大脑袋,要多失落有多失落,但她也不是甘愿受气的人,用力将那男的踹向垃圾桶,而后,抱起了报刊就跑。

    引得不少观看爆笑出声来,男人的脸窘迫的要多红有多红。

    一直连续好几天,叶一心都坚持发传单发到深夜十一点多钟,但效果却一般般,很多看过的人新鲜感一过,都不愿在去领取了。

    在这么继续下去,只是白费力气。

    她必须要想一个,足够吸引人的办法才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