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83章 这不公平

第183章 这不公平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听着他的话,唐朗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看向了他,眼底里尽数嘲讽:

    “伯父,您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应该很清楚自不量力这四个字怎么写了,您觉得现在还有资格跟我斗争吗?”

    被戳中心口的伤,唐老爷子脸色大变,猛拍桌面,嗓音凄厉,“混账东西啊,我可是你长辈,你竟然敢用这个态度跟我说话!”

    “既然都没什么合作的机会,保留那点亲情存在又有何意义?您身为过来人,想必踩过无辜的尸体,肯定要比我多的很。”

    唐朗转身,重新坐回到座位上,旋转着拇指上的黑戒,态度极其的傲慢。

    唐老爷子被他气的呼吸艰难,瞳孔骤然紧缩。

    这一刻,他忽然就敢确定,那两个死者不是唐时的所谓,而是他杀掉后才诬陷到唐时的头顶上的。

    因为,比狠,唐时根本就比不过唐朗,他简直就是个蛇蝎。

    “表弟,我们之间发生的恩怨,你却迁怒到一个老人家身上,这么做合理吗?”这时,门外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

    只见,保镖正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唐时缓步走了进来,身后紧跟着乔北,二人同是一身黑色的正装,身形高大健硕,俊脸沉重。

    只不过,比起唐朗带来的浩荡人马,他们明显势单力薄许多。

    唐朗半眯眼打量,唇角划过了冷嘲的弧度,看,他的手下败将都已经自暴自弃到懒得带人了。

    表面上,却依旧维持着恭敬,笑着上走上前,并且还张开了手臂,“表哥,您可算来了,我们都等您好久,还以为你临阵脱逃了呢。”

    话还未说完,唐时便从他身侧绕过,连一丝余光都不曾多加给予。

    他的怀抱扑了空,乔北则轻蔑的看他,冷哼道,“还是算了吧,您唐副总是什么身份啊,我家时哥怎能配的上跟您拥抱呢?而且都已经撕破脸到这种地步,在继续假装不觉得太累了吗?”

    他不同于唐时,有那个肚量不屑于计较。他就想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有这么这么强大的背景去依靠,有本事就动他试试看!

    被一个属下奚落,唐朗心里极其不甘,手掌掌紧捏成拳,暂时先忍住,等到事后在好好算账,轻松一笑:

    “说的也是,本想留些余面,但表哥做事却这么直接,那可别我欺负人了。”

    说话间,他盯着唐时正所处的总裁座位,瞳孔似燃烧着光,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唐时却无比冷静,修长的手指翻阅着文件,眉眼极其专注,任他百般挑衅,也不过淡然低笑:

    “直接开始吧,都说说你们支持唐朗上位的理由?”

    他一到来,那些董事股东们都纷纷收敛了些噪音,互看了彼此一眼,依次抱怨道:

    “我们觉得你没资格在担任总裁的位置了,从这次你杀了人的事件上来看,你并没有处理好的本事,才导致与那些死者家属们三番五次上公司来哭嚎,严重影响了员工们的工作。”

    “还有你涉嫌购买假木材事件,令人不由很怀疑,你表面装着清高,私底下又做过多少苟且生意!”陈总又紧跟着补话,情绪略显着激动。

    唐时静静的听他们说,也没曾抬头,翻看了一页纸张,风轻云淡的问,“都说够了吗?”

    “你……你这什么态度,好歹我们都占有公司大半个股份,你没资格这么忽略我们!”

    陈总大声争执,脸色铁青,不仅仅是他,在座的每个股东们这心里头都有了小意见。

    他们以为唐时的反应,会跟唐老爷子一样勃然大怒,都在等着看好戏,可谁成想,他竟这么冷静。

    好似你卯足了力气的拳头,却打在了棉花上一样,心堵且不甘。

    “陈叔,这是我看在您在公司多年的份上,最后叫您的尊称。”

    唐时终于开了口,嗓音依旧是不变的淡,可长睫掀起,一双漆黑的双瞳里却冷意乍现,“既然您执意与我作对,那您欠我的,可别怪我今日向你好好算账了。”

    闻言,陈董徒然瞪大了眼,话语结巴,“你……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你东西了?”

    “陈叔您可真贵人多忘事。六年前,我刚进入唐氏时,您以为我年少无知,开出高价拦截不少合作案,虽都干赔了,但那笔积蓄您应该花的很爽吧?”

    “我听不懂,简直胡编乱造,再者说,当年的事谁能想的起来。”陈董还紧咬着牙关,激烈的反驳。

    而唐时却似乎预料到他会这么说,勾唇,冷嘲一笑:

    “那就说点近的,前年您非法倒卖貂皮,拿的是我司下五百万打通的关系,去年宴会上您借高利贷赌博,若不是我及时去赎您,您这只右手恐怕早已经不在了吧?”

    闻言,陈董呼吸加重,他的脸色苍白,见不到半点的血色。

    没想到,唐时这才刚一来,就一笔笔跟他计较。

    一提起这只手他就来气,唐时虽亲自救了他,但却借此要走了他在公司百分之七的股份,害得他的地位一落千丈,由此才怀恨上了唐时。

    一时间,气氛就僵凝到了极点。

    “咳咳,这好好的一个会,怎么就闹成这个样子?”说话的李董事,他是在座董事中所持股份最多的,平日里为人很温善寡言。

    今日难得帮着说话,对唐时露出了笑容,“唐总啊,陈弟虽做事难免有些糊涂,但好歹也帮公司做过那么多的贡献,你这么计较就不仗义了,还显得你气度不够大了。”

    随着他的话,唐时看向了李董事,那眼色更加冷,提醒道,“李叔您也别着急,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您。”

    “我?我怎么了?”李董事惊呼,满脸不服,他可没做什么违法的事。

    “去年在慈善大会上,您因喝了酒得罪了地产大亨洋总,以他的资本捏死您绰绰有余,可到头来您却安然无恙,真以为自己很幸运?”

    闻言,李董事双腿一软,差点就从椅子上滑落,一双眼瞪的大大的,“是……是你在帮我?”

    “这么多年,你们背着我做的所有苟且事,在这上面都有记录,我都给你们一一记着呢!”

    唐时的嗓音顿时狠厉了下来,将手中的文件‘啪’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吓得在场的人硬是抖了一个激灵。

    他鲜少发怒,尤其是在对他们,更是给予相当多的尊敬,才会把他们都给惯得,忘记了他发起怒来,竟是如此恐怖。

    唐时,又岂是好捏的柿子?

    顷刻间,本来严峻的情势就被他硬生生扭转了过来,事股东们都被他碾压连大气都不敢出,也没有预料到他会有这么一出,在商界混,谁的手上干净?

    而唐朗的脸色已难看到了极点,他修长双手紧攀住,冷笑出声,“好一出下马威啊,表哥,这场戏可真精彩。”

    唐时双手撑着桌面,霸道的气场全开,对他微颔首:

    “你满意就好。”

    看着这样子的他,唐朗不自禁眯眼,心中翻滚着嫉妒,明明现在唐时才处于劣势中,凭什么从他身上见不到半点慌张。

    就像一个王者,掌控着他们所有人的心思,静静看着他们戏耍。

    而他这么努力,却依旧比不过他。

    这……不公平!

    唐的朗紧咬了咬牙关,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了他的面前,手里也捧着一台电脑,笑的阴冷:

    “既然如此,那我也准备了一份礼物给表哥,这么多年以来,大家都付出了努力,可到头来,却从你手中溜走的案子,我全都调查出来了。”

    他无力庆幸,幸好为了能对付唐时,他早有完全准备。

    说完,他就打开了电脑,将文件都翻阅了出来。

    唐时俊脸却不曾露出半点情绪,像是不经意那般,抓起了一旁的钢笔在桌面上敲了几下。

    进行了一番信号交接,某处高科技实验室里,投影幕上正播放着唐时会议上一幕幕,彼得和六个年轻的小弟正看的认真。

    尤其是在看到那些股东们原本一个个都嚣张的很,可唐时出现打脸,怂的跟老鼠似的,都惊喜的‘卧槽’一声,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特么也太帅了吧!

    他们要是女的,估计早就弯在唐时的石榴裙下了。

    彼得看完后,那叫一个满脸自豪,介绍道,“你们看到了吧,他是我老大,好好跟我干我就带你们与他近距离接触。”

    小弟们不敢多发言,心里却都“切”了一声,哪个不知道彼得在帮会里的地位?

    指望他来带自己,还不如将信心放在自己的身上,更有胜率一些呢!的

    “彼得哥,唐总那边发来信号了!”

    不知是谁提醒了声,彼得赶紧回头看向大屏幕,看到微闪的信号灯时,笑脸缓缓收敛,原本懒散的眼神立马就变的睿智,笑的像个恶魔奸诈:

    “兄弟们,撸起袖子来,该操作一场了。”

    “是!”一片应和声响起。

    彼得将桌面上的电脑转到了他的面前,修长的手指开始伶俐的操作,眉眼极其专注。

    “防火墙?有点意思了。”看到唐朗电脑的显示,彼得有些意外,这赌墙设的难度有七八级了,一般人还真解不开。

    可他真的很倒霉,偏偏遇上了他!

    虽然平日里他的行事作风是吊儿郎当的,可在面对正事上,他却从不怯场,彼得就像在对付小儿科游戏,眼底里尽显轻蔑,手上操作的动作加快。

    “啪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