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85章 全都是你在浪费时间

第185章 全都是你在浪费时间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听着他的质问,叶一心面色大变,当时情况紧急,她甚至于忘了还有影子这件事。

    “你听我跟你解释……”

    她还试图辩解,可唐时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又强势的响起:“叶一心你还想说些什么?你的借口永远都是这么多,你特么就是个大骗子,烛光晚餐上是,在南山上蹦极也是,这次还想编什么理由来骗我,嗯?”

    他的话如锋利的匕首,在她心上一刀接着一刀刮着,而她无力反抗,脸色白的吓人。

    “是啊,你说的真对。”

    忽而,她就笑出声来,都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哪还有什么退路,只能继续豁出脸皮:

    “毕竟我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啊,不像你们这些富家子弟,从小被众星捧月,不用为了一颗糖而打的头破血流,不用免受体罚而扯出各种谎话,我们啊,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话说到最后,她的嗓子仿若卡了根鱼刺,哑的不成样子。

    唐时的情绪明显激动了起来,他紧捏着叶一心的胳膊,将她“砰”的一声壁咚在墙壁上。

    “嗯啊!”

    叶一心疼叫出声,而唐时修长的手指紧捏着她的下颌,逼她抬头看自己,猩红的双眼闪烁着危险,“你当我三岁小孩,现在拿不是一个世界来糊弄我?既然如此,又为何来招惹我,你到底想把我践踏成什么样子才肯罢休!”

    他几乎低吼出声,似猛兽要将给她吃掉,叶一心被他吓得缩着后背,紧抵着冰凉的墙,红唇艰难翁动:

    “对不起,我承认宋官员是我找的,但你别误会,我这绝对不是践踏,我就想偿还一点点,若你不喜欢,我保证我不会在出现到你的面前……”

    话音未落,唐时修长的手指紧捏着她的下颌,逼她无处可躲,旋即低下头来,堵上了她的唇掰。

    “唔……”

    叶一心震惊瞪大了眼,她试图推搡着唐时的胸膛,却还来他手臂更用力揽紧了她的腰腹,紧按在怀中,唇齿撬开了她的牙关,长舌驱入,放肆的侵夺着她口腔里每个瞬间。

    她疼的脚趾抓地,但过了一会儿,唐时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不安,放慢了动作,舔舐着她的唇掰,像是在安抚。

    叶一心依偎在他怀中,浑身软成了一滩水,无力承受唐时给予的重击。

    天。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分手了不应该保持距离才对吗?

    可她身体的反应就是不受控制的发热发燥,不自禁惦起了脚尖,环抱住了唐时的脖子,回应着他。

    就像是一直以来,她比谁都知道她跟唐时的差距。

    可偏偏,她就是一头撞了进去,爱上了这个高不可攀的男人。

    一通法式长吻结束,叶一心连呼吸都快被截断,脑袋靠在唐时的胸膛上喘着气,而唐时气息也明显加粗,心跳声也在加快。

    这是不是证明他对自己,还残留着爱意?

    这个想法如电流那般,遍布了四肢百骸,冲向了她的脑海。令她枯燥且麻木的心脏处,滋生许些光亮。

    但这抹光亮还未维持多久,就听见唐时靠在她耳边,残忍的说,“叶一心,你走吧。”

    闻言,叶一心整个娇躯都僵在了原地,还未从那话中反应过来。

    而唐时却将她一把推开,讥讽的轻扯唇,眼神里一片漠然,仿若刚才的那点柔情都只是幻觉,消失的一干二净:

    “也不要在我身上做任何无用功了,我不会有半点感动,全都是你在浪费时间。”

    全都是你在浪费时间……

    叶一心如被雷劈那般,浑身酥麻,心脏震痛。

    或许是她的表情过于绝望,唐时连多看一眼都嫌弃,直接撇开头,转身就要离开。

    叶一心不甘心,再次抓住了他的衣角,紧紧地,像抓着最后一根致命稻草,深吸了口气,才哑声问,“你真的……想好了吗?”

    要不要在考虑一下?

    她知道,女人说分手,心底里却始终会有所保留,但男人不一样,他们说了分手,就真的没机会了。

    “叶一心,给自己留点自尊心吧,从你把我送进监狱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彻底结束了,我不爱你了。”说完,唐时便挣脱开了她的手掌,头也不回的离开。

    叶一心手下意识去抓了几下,但却扑了个空,她看着唐时渐渐消失的背影,微张红唇,想要喊他,可却只发出了‘呀呀’声音。

    她心堵的阵阵发闷,急的脚用力跺着地面,泪水汹涌布满了整张面孔。

    原来,当人难过到了一定的极点,说出来的任何词语都是苍白的。

    她心里再多的付出,挽留和改,都抵不过他一句‘不爱了’这三个字,时光仿佛划过了某个星球,穿梭倒流,她的眼前不禁回想起了那个在宴会上无惧众人拉着她的手,说会护她一世周全的男人,如骑白马的骑士般耀眼。

    那时,她真以为会有一辈子。

    可这次,是真的不会在了。

    ……

    唐时回到了公司,中途权星打了通电话过来,话筒中,他的嗓音充满了担忧:

    “老大您现在的状况还好吗?彼得说他那里已经完成任务了,可因为您一直没给我发射信号,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现在轮到我出马了吗?”

    “不需要了,事情已经解决。”唐时沉声回应。

    “啊?”彼得那边大吃一惊,“时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在跟你解释。”唐时的嗓音中带着许些歉疚,“只是让你白折腾了一趟,真的很抱歉。”

    “老大,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彼得连忙辩驳道,“只要您没事就好,属下做什么都愿意,我唯一可惜的就是没能帮得上你。”

    “不,事情还未结束。”

    唐时的眼眸浸染上了一层寒意,沉声分析道,“据我了解,唐朗遭受了如此打击,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有大动作,留着合约和人手,日后会有用的。”

    “是。”

    挂了电话,唐时并未按电梯,而是停留在楼梯口处,思索了片刻,才走到了某扇窗户前,从这里一眼望下去,可以看清楚车库里所有的景象。

    只见,叶一心正背对着他,这才注意到,不过短短几日,她的背影就又消瘦了些,难怪刚才抱她那么硌得慌。她又站了一会儿,疑似用手摸了一抹眼泪,才迈开脚步离开。

    脚步极沉,浑身上下都笼罩着悲伤无助的气息。

    唐时凝望着她,眼睛一瞬也不舍得眨,只有在自我独处时,他才敢正大光明的看着她,才敢把眼底里的痛意散发出来。

    楼梯口没灯光,高大的身躯被黑影笼罩。伸出手来从口袋里摸索出了一支烟,用打火机点燃,发颤的手夹着,烟头的一缕火光,照应着他的寂寥的俊脸。

    没人知道。

    当对叶一心说出‘不爱了’这三个字,他心里又何尝好受,那痛楚丝毫不亚于她。

    但他又能怎么办呢?

    烟抽到了一半,忽而,他听到电梯降下来,一道女音也响了起来,“朗,你别走这么快,稍等我一会儿嘛!”

    声音听着很耳熟,这令唐时收敛了下情绪,转过了身,朝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瞧见,唐朗已从会议室走了出来,他身后竟还跟着池婉儿,一双美眸正盯着唐朗的背影,满是担忧。

    “啊,时哥哥!”池婉儿在看到他后,着实大吃了一惊。

    没想到,会在这里与唐时面对面碰见时,她吓得浑身一哆嗦,慌张的掩藏起了情绪。

    唐时凝望着她,眼色逐渐变得锋利,“我记得你之前跟唐朗并没有太大的交情,什么时候走的这么近?”

    “啊,是……是啊。”池婉儿的声音略显语无伦次,“因为……毕竟是同在一个公司啊,彼此之间肯定有工作接触,我之前帮唐副总做过几个案子。”

    而唐时听完,只觉得很好笑,当他是傻子?

    ‘朗’这昵称都叫了,而且刚才那视线明显是看爱人才会拥有的。

    池婉儿越发心慌,她生怕会被唐时会看出破绽,赶紧走上前,拉着他的手轻摇晃:

    “时哥哥你千万别多想,我还是你这边的,我跟唐副总之间是清白的。”

    而唐时却嫌恶的挣脱开了她的手,池婉儿在他心中的分量已经到了就算搞事,也不值得他浪费半点口舌在说话。

    他走到唐朗的面前,对视上他那嫉恨的表情,忽而,低笑了一声,“说句真心话,我觉得以你的脑子真的适合当唐总,但没办法,事不遂愿。”

    他的话,再次将唐朗的尊严狠狠践踏。

    “唐时,你给我闭上嘴,少在我面前的炫耀。”唐朗咬牙切齿的冲他低吼道,“不过是一次会议失败,这说明不了什么,一切都还未结束,等着”

    说完,他便怒气冲天的大步离开。

    池婉儿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底里盛满了担忧,脚步往前迈着,可碍于唐时在身边,又不敢真的离开。

    唐时冷冷提醒着她,“想追就去追。”

    “时哥哥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池婉儿尴尬的笑出声来,“我是您的属下,一切只跟随您,唐副总的地位怎么能跟你比。”

    “随你便,那也不要跟着我。”

    他嫌恶心,就没见过池婉儿这么虚伪又愚蠢的女人,都已经漏了陷,却还假惺惺的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