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86章 真的不是在做梦

第186章 真的不是在做梦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落下话后,他就转身离开。

    池婉儿看着他,气愤的跺脚,但美眸又浮现出更多的阴冷,有什么了不起,她跟唐朗之间对付他,可不单单只有这一个计划,早晚要将他从唐总位置上挤下去。

    唐时回到了办公室,乔北早已在那里等候,高大的身躯靠着门框,摆弄手机不知跟谁发消息,哼着小曲心情极好。

    听到了脚步,他赶紧转过头,看着唐时满脸都是欣喜之色:

    “恭喜时哥,大获全胜。”

    “这算不上什么。”唐时绕过他走进办公室里,修长的手指紧捏着领带,低声提醒,“后续还有更难打的仗。”

    “在难打那唐朗也不是您的对手,您还怕他不成?”

    乔北紧跟着他身后,喜滋滋的交代着,“您刚才是没看见唐朗的那个表情,整张脸都绿了,得好好感谢彼得那小子,把那一整排的电脑全都黑了,那些老家伙估计要气死了。”

    唐时却并未发表意见,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热水,回想起池婉儿刚才在楼梯口的异样,就开口问,“上次让你调查池婉儿和唐朗的关系,进展的如何?”

    “您不说我倒还真差点忘了。”乔北正色起来,一字一顿的应答,“我派了下属小张去观察,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果真不一般,好多次午休时勾肩搭背,下班了就一同回到唐朗家里,说不是热恋都没人信。”

    “而且啊,在调查杀人事件时,我从监控上发现池婉儿来了好几次娱乐所,您说次项目与她无关,她来做什么?所以我很怀疑,是她在背后替唐朗操刀。”

    闻言,唐时端起了杯子,手指紧握住了杯身,眼色渐渐阴冷下去,“他手段倒是很高超。”

    这个唐朗,怕自己做事败露,就讨好池婉儿让她变成自己女朋友,一是找个替罪羊,二是贪图池家的财产背景。

    而池婉儿已被玩弄于股掌之中,却还认为自己遇到了真爱。

    唐时聪明的领悟到,但自作孽不可活,也没多余的心思可怜她,只命令着乔北,“继续盯着他们二人,尤其是池婉儿,或许案件被破的关键所在,也会在于她。”

    “您就放心吧。”乔北认真应下。

    旋即,他想起刚才唐时从会议室追出去,那么的义无反顾,就不禁好奇的开口问,“时哥,您刚才是察觉到叶一心在公司附近吧,找到她了吗?”

    他坐在办公椅子上,这才淡淡的“嗯”了声,乔北笑颜逐开,故意调侃道,“久别重逢的戏码肯定会很浪漫吧,叶一有没有扑到你的怀中,哭着大喊要跟你复合?”

    “没有。”唐时喉咙微动,嗓音暗哑的发出声来,“我让她走了,她对我也是彻底失望了,以后复合也不会大。”

    闻言,乔北的笑脸僵住,他喃喃的问,“时哥,您该不会还恨着叶一心吧,其实我觉得她弥补的挺真诚,对您也不像是没了爱,不然您找个机会,问问她与你分手的真实原因?”

    他都能想到的事,唐时又岂没考虑过?

    只是这次他微扯开唇角,笑容带着几分自嘲,“唐朗还在动荡不安,不难保证他被逼急了以后,会拿叶一心来威胁我,不如就让她离开我,起码还会过得安稳一些。”

    原来,这才是他让叶一心死心的目地。

    乔北轻张了张唇,还想在劝说,可看着他态度决然,又硬是给咽了下去。

    感情这种事,只有自己才能想得通,反而他要是说多了,才会引得唐时心烦。

    ……

    就这样,一连安稳的过去了好几天。

    杀人事件还在调查,有宋官员在其中的镇压着,死者的家属也不敢再轻举妄动,消停了些。

    而叶一心自打听到唐时在车库里说的那一通话,就再也没有去发过传单,也刻意避开了全部的消息,把杂志社的工作都步入了正轨,学着慢慢淡忘。

    但忘记一个人岂是那些容易,只有珠珠知道,多少个深夜里,叶一心会忽然从床上爬起来,到阳台上深呼吸着气,坐一会儿,盯着手机里的相册,就偷偷的抹着眼泪。

    何时,这场单恋的厮杀,能够放她一条生路?

    眼瞅着,就要这样与他毫无交集的走下去时,忽而,却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医生在那头欣喜的与她汇报:

    “叶小姐恭喜您,您的妹妹醒了!”

    舒荨醒了……

    听完,叶一心瞳孔紧缩,激动的音节都在颤抖,“好,我这就过去。”挂了电话,就赶紧打了一辆车来到了医院。

    此时,叶舒荨的病床前就只守着张阿姨,原本躺在病床上的睡美人,这会儿正坐在病床上,张着嘴,吃着张阿姨喂给她的清粥。

    清晨的阳光倾洒在她的肩头上,柔美的不真实,叶一心用力眨了几下眼,才沙哑的喊出声,“舒荨。”

    而叶舒荨在听到她的呼唤,也抬起头来,看着她,激动的眼眶泛红,积蓄出了泪水,“姐。”

    这久违的称呼,令叶一心双腿差点都软掉!

    旋即,她大步走上前,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哽咽着喊,“舒荨,你终于醒了,这一时刻,我们真的等了好久好久。”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叶一心伸出手来,抚摸着她的后背,心疼的呢喃,“姐,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姐没事。”

    叶一心松开了她,双手轻捧起了她的小脸,依旧是那么清秀可人,一双美眸清澈如水,她低笑出声来,“我受的苦再多,也比不过你的,瞧你这脸色都白成了什么样子了,回头要多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

    “我啊,觉得能这么依偎在你的怀中,就满足了。”叶舒荨看着她,眉眼极具了深情,“姐,感觉你这次真的变化好大,一定吃过不少苦吧,有什么心事你都可以慢慢跟我说。”

    她的话,令叶一心的鼻子不禁再次酸涩,手掌轻抚着她的后背,“好,你先好好疗养,我们有的时间说。”她家舒荨啊,永远是最了解她的那个人。

    就在这时,病房门再次推开,一道男音紧跟着响起:

    “舒荨,听说你醒了,哪呢?”

    叶舒荨的眸光望向了门口,看到乔北时,眼睛笑成了一条缝隙,“咳咳,连我都找不到了,看来在我生病期间,你也没来看我几次嘛。”

    这一大早上,乔北一得到消息就赶过来,还穿着那一身蓝色丝绸睡衣,也没洗,头发也蓬松,但在眸光聚集在叶舒荨身上时,那轻挑的眼眸难得正经,泛着一点点红。

    “不是在做梦,你……你特么真给老子醒了?”

    “谁知道呢,不然你打自己一巴掌试试?”叶舒荨故意逗她。

    哪成想,乔北还真当了真,直接伸出手一巴掌打在了脸上,那‘啪’的一声脆响,很震耳,听着都觉得疼。

    唯独他自己像傻子那般,笑出声来,“真的不是在做梦,你真的醒了。”那样鲜活的坐在他面前。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一个人在寂寥的黑夜里,对一个浑然未知的人一遍遍的读童话故事。

    “你,快滚过来!”叶舒荨黑着脸吩咐。

    乔北平常也是挺有个性一个男人,可这时,乖得像个小白兔,走到她的床前,“好嘞,皇太后您有事吩咐,小的什么都愿意去做。”

    随着他的话,叶舒荨是又哭又笑,手掌轻抚上了他那红肿巴掌印的脸蛋,嗓音包含了心疼,“疼不疼啊?”

    乔北满不在乎的低笑,“不疼,你再打我几巴掌都不疼。”

    “打你,我还嫌手疼呢。”叶舒荨撅着小嘴,灵动可爱极了。

    乔北被她牵动了心弦,眼色温柔的似能滴出水。他阅女人无数,可这会儿,竟像个青涩大男孩,手脚无措,半天才憋出话来:

    “我……我能抱抱你吗?”

    叶舒荨也被他弄的不好意思,“你想抱那就……”

    后面‘抱’字还未说出口,乔北便再也压制不住自己,一把将叶舒荨搂进了怀中,力度紧紧的,恨不得将她跟自己骨血融为一体。

    叶舒荨略显无措,小手轻拍着他的肩膀,不难掩高兴之色,见叶一心和张阿姨都在笑着看她,长睫微垂,苍白的脸浮现出红晕。

    叶一心没去阻止,但眼色却暗下,有些担忧。

    眼前这佳男靓女的画面的确是很感人,而且当自打叶舒荨生病以来,乔北对她的辛苦照顾,她也都知道。

    可乔北之前也是混迹花丛的男人,若真有以后,他能对舒荨忠一吗?经历姜城这一事后,她这个当姐姐的,不得不提高警惕。

    正想着,就见门外有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响起,叶一心下意识侧过头,朝着声音望去,就看见一道高大的黑影停住,她的瞳孔紧缩。

    紧接着,就听乔斯医生正恭敬的汇报,“唐总,经过了我们一番专业治疗,病人已完全清醒过来,而且身体内的各项指标也都恢复正常,只需后续疗养。”

    “好,这段时间辛苦了。”低沉磁性的男音响起。

    叶舒荨惊喜的瞪大了眼,她歪着头,浑然不知的询问,“是唐总吧,对了姐,你怎么没等他一起来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