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87章 你来帮帮我好不好

第187章 你来帮帮我好不好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叶舒荨此话一落,大家的脸色就各种变化莫测,谁都没在说一句话。

    “这都是怎么了?”叶舒荨看着他们,不禁笑出声来,“感觉我这次醒过来,你们一个个都心事重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姐。”她看着叶一心,眼底里的笑意渐渐收敛,嗓音忽然极其郑重,“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唐总闹了别扭?”

    随着这话,叶一心的娇躯不禁微抖,艰难的轻扯唇,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何止啊。

    他连看自己一眼都嫌弃恶心呢。

    这时,门外‘叩叩’的脚步声朝着病房处逼近,叶一心骤然大惊,脸色白的可怕,耳边再次回想在车库里他对自己说的话,一句句,那么的残忍伤人!

    脑子中只有一个直觉,她必须得赶紧离开,不能与唐时见面。

    她只剩下最后一丝尊严了,不能在任由他在践踏了。

    于是,她的眸光落在了一旁的窗户处,眼底里满满都是坚决。

    “舒荨,你好好的疗养,姐下次再来看你,再来好好跟你解释。”叶一心匆匆的与她拥抱了下,旋即,就从柜子里翻出了两个被单打上了死结,系上了窗户上,这才打开了窗户,长腿跨了出去。

    “啊,姐你小心!”叶舒荨被她的动作吓到,捂着胸口,差点刚醒来就又要被吓晕。

    “卧槽,这可是三楼啊,当自己是蝙蝠侠演大片,真不想要命了啊。”乔北连声感慨,而叶一心的手紧攥着床单,很快,人就已经滑下去,不见了踪影。

    而此时,唐时也‘砰’的一声推开门进来,正好听到乔北的话,当下额头青筋猛地一跳,赶紧来到了窗户处。

    而叶一心已经爬到了一楼,她估计是想更快些,脚踩着一楼的窗台,借势用力一瞪,便跳下了楼。

    但由于身体力量失衡,她摔倒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衣服上脏的全是泥土,也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就一瘸一拐的往外跑。

    唐时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俊脸阴沉如乌云密布,他白皙修长的手掌攥紧了一旁的床单,死死地,似乎把它当成了叶一心来捏,眼底里迸发许些恨意。

    她就为了逃离自己。

    不惜冒着危险,从三楼跳下去。

    这个女人的狠毒程度,他算是彻底开了眼。

    “时哥,您别难过,也别去怨叶一心。”乔北不知不觉走到了他的身后,轻拍着他的肩膀,深深叹息,“这次是您先把她推开的,换成是我,我也会逃的。”

    是您先把她推开的……

    唐时像被人从背后给了道重击,眼色有些失滞,薄唇紧紧的抿住,内心里翻滚着汹涌海浪。

    “唐总,您能来看我,我可真是受宠若惊。”

    床上的叶舒荨开了口,声音虽恭敬,但带着清冷。

    唐时收敛了下情绪,走到了她的床边,看着她,眼底里的冷意收敛了许些,“你身体恢复的如何了?”

    “不错,听说是您请的乔斯团队来给我治疗,不然我也不会醒的这么快,我真的是很感激。”叶舒荨每个字眼都故意加重,话中却像带了根刺,听着极其不舒服。

    唐时眉心微蹙,“你对我不用这么客气……”

    “那不然呢,我现在还能有资格叫您一声姐夫吗?”

    她的问话令唐时再也说不出来话,叶舒荨忽而就笑出声来,透着浓浓的讥讽,“果然你是跟我姐分手了,她竟然还想瞒着我,苦楚都写在脸上,只有她一个人才觉得自己的演技不错。”

    “不管怎样,你的治疗都不会受到影响,若有什么需要,就尽管开口。”

    唐时刻意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令叶舒荨心凉了半截,也莫名有些烦躁,赌着口气回应:

    “不用了,谢谢唐总裁的的好意,我想我姐姐会对我负责,哪怕是给不起条件,她也会用尽全力为我去争取。”

    唐时眼色暗了暗,冷冷的回答,“是啊,她也的确有那么傻。”

    “你……”叶舒荨见不到他脸上有半点愧疚,怒火蔓延上了心头,“你走吧,以后也不用来看我,我可不想我姐下次来看我的时候,还要去跳楼躲你。”

    “我可以不来,但你出院后还得继续住在别墅,由张阿姨照看。”

    叶舒荨看着他霸道的姿态,心有些不甘,正要去反驳,就听见他再次淡淡的开口:

    “叶一心现在正住在宿舍,就算她有余力去照顾你,你后续的疗养也需要一大笔费用,她那点工资还要分一大半部分给韩瑾言用,如果你不想给她添加负担的话,依旧可以选择不接受我的帮助。”

    说完,他就微微颔首,道了声‘你好好考虑清’就转身离开,依旧是那么绅士有礼貌,可浑身都笼罩着一层疏离感。

    张阿姨先送他离开。

    病房里空下来,叶舒荨冷哼了声,小脸被气的红扑扑,乔北被夹在中间很为难,左右看了一圈后,先留下来安抚着她,“舒荨,你的身子刚好点,就别动怒了,免得在伤了身体。”

    “不用你来管。”叶舒荨连带着怒火都发泄在他身上,用脚踹他,“你跟着唐时混,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跟他一起走吧。”

    “这不行,我跟时哥就是两种人,你怎么能有这种偏见啊。”乔北急的赶紧解释。

    见她撇过头,依旧赌气的样子,乔北也很是无奈,感慨了声,“舒荨啊,你一直活在庇护中,还睡了这么久,你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有些爱真的不是言语能说的清。”

    反正,唐时和叶一心是他看过,最虐的一对了。

    叶舒荨不死心,看着他的眼眸里盛满了可怜,摇着他的胳膊,低声祈求,“那你就告诉我我姐为什么跟唐总分手,虽然那段时间我是得了自闭症,可脑子却很清醒,我知道我姐那么爱唐时,她不会轻而易举说分手的。”

    乔北按不住她的祈求,心一软,就把事情的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听完后,叶舒荨心头极具震撼,她没想到,自己昏迷的时候发生了这么多事。

    她撑着下巴,眉头紧锁,“这两人不是在瞎作吗?一个以为离开会让对方过得更好,其实有什么困难不能说出来一起面对呢?另一个以为放手会让对方平安,若真爱,就挺出胸膛去保护啊!”

    不然怎么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

    乔北深叹息,他扭开了张阿姨给她做的粥盖,趁着还有热乎气,倒在了碗中,喂到了她的唇边,安抚她,“好了,这些都是时哥跟你姐的私事,我们外人就别跟着瞎管了。”

    “可如果连我们都不管了,他们就真的会错过,就这两个榆木疙瘩,就凭他们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解除误会。”

    说着,叶舒荨就拉着乔北的手,满眼真诚,“你来帮帮我好不好,我们使点小计谋,把他们撮合重新在一起。”

    “我不行,我可不敢算计时哥。”

    乔北连连摇手,他知道叶舒荨鬼点子有多少,可万一真越界,他不就完蛋了?

    “你不用担心,若真出事我全权担任责任。”叶舒荨举手保证,口吻带着撒娇,“我可就信任你一个人,如果你不帮我,那我就真的无依无靠,我会很难过的。”

    说着,她还就轻垂下长睫毛,嘟着小嘴,乔北见着那叫个心疼,立马就百依百顺,“好,你说怎样就怎样,但这前提是你得好好配合治疗,让身体恢复过来。”

    “拉钩。”

    叶舒荨笑的纯真,伸出了小拇指来,乔北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同样伸出手与她勾住。

    殊不知,这一个看起来极小的约定,却都赌出了两人的一生,从此以后,命运的红绳将两人紧紧的捆绑住。

    ……

    毕竟是从那整整一楼跳下来的,叶一心怎么可能不受伤,但擦伤倒是没事,最重的是右脚被崴了,但她不敢在医院里检查,打了辆车回宿舍,先是用冰敷,然后给珠珠打电话让她下班帮买药。

    期间,不仅没有半分好,反而整个右脚踝越肿越高,痛到她坐立不安,为了缓解疼痛,她将头轻靠在椅背上,深呼吸,看着那伤口,竟笑出声来,带着许些自嘲。

    真不敢想象,她最爱,曾经做梦都想去拥抱的男人,竟变成了她现在避而不及的魔鬼。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他们?

    “叩叩!”没一会儿,房门就被敲响,杨姐探来脑袋看她,“一心,我能进来吗?”

    “当然可以。”叶一心连忙收敛情绪,她手撑着桌面站起身来,可受伤的脚刚落地,就疼的脸色泛白,又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行了,你都伤成这样了,就别随便乱动了。”杨姐赶紧上前搀着她坐好,从携带的小袋子里掏出了几盒药膏,“这个是专治跌打损伤的,据说挺好用,来坐下,我帮你上药。”

    见状,叶一心很是诧异,“我受伤……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姐眼底里浮现了抹心虚,但因低着头,令人看不见情绪,回应道,“是珠珠告诉我的,她临时有个很紧急的采访,让我来照顾你。”

    “这样啊。”叶一心没多加怀疑什么,她拿起了药膏,看了一眼上面的牌子后,瞳孔猛地紧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