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92章 这么劲爆?

第192章 这么劲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他领教了唐时的手段,心下更加确定,早晚有一天他要变得比他更厉害。

    而叶一心,他琥珀色的眼眸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暗笑了一声,他还是不会放弃!

    大丈夫能屈能伸,想完,他就带着手下人离开。

    他一走,酒吧里安静了下来,早躲在厨房里的服务员们才敢探出身体,收拾着地上的残局。

    乔北亲眼看着的唐时对付江淮时那霸气的模样,那看着他的眼底里,满满都是崇拜。

    太帅了。

    他要是女人,早就缠着嫁给他了!

    越想越激动,他赶紧把今晚英雄救美事件以微信的方式,都一一陈诉给了叶舒荨。

    这么精彩的故事,当然要给最爱的人分享啊!

    而此时叶一心正陷入窒息般的痛苦中,江淮那三杯酒把她灌的失去理智,浑身麻木发胀,连动一下胳膊都觉得难。

    她根本听不到唐时到底跟江淮说了什么,也不知是怎么才将他打发走,但却知道谁自己已经脱离危险了。

    她微扯唇,嗓音干燥,“谢谢唐时,还愿意不计前嫌的帮我解围。”

    “别误会,你没什么不同,换成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唐时声线极其冷漠。

    叶一心侧过头来,笑的有些苦涩,哪怕是在酒醉时,他也不愿意说谎话骗她。

    看她那狼狈的模样,唐时终究不忍心扔她一个人,出声问,“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至于睡在酒吧里。

    “帮……帮我打电话给珠珠,让她来接我回去就行,麻烦你了。”叶一心也说的客套,不过才几句话,就已大喘了粗气。

    她身上毫无半点的力气,眼花缭乱,甚至连字幕都看不清楚。

    只能将最后那一点希望都寄托在唐时身上。

    唐时从她的口袋里翻出了手机,找到了珠珠的通讯栏上,拨打了过去,可等了半天,那头却传来了女人公式化的声音:

    “抱歉,您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她不接。”唐时皱着眉提醒,但却并未等到叶一心的回答,他抬起头来望去,只见她已闭上了眼,陷入了昏迷中。

    她的手指紧攥着他的西装外套,紧咬着唇,就算睡觉都显得很不安。

    唐时往前走了几步,蹲下了身体,晃了她几下,“叶一心,醒醒,你还能撑吗?”

    毫无半点回应。

    一旁的乔北不禁抽搐着唇角,“时哥,她似乎醉过去,你不会叫醒她的。”

    唐时没在多言,他缓缓蹲下了身体,盯了叶一心好一会儿,眼色渐渐温柔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将她碎头发别到了耳后。

    如果,她能一直这么乖,有多好?

    紧接着,他伸出手来,将盖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好好掖,直到密不透风,他才将她打横抱了起来,走出了酒吧。

    乔北去取车,开回来时,他主动帮着打开了后门。

    唐时将叶一心轻放在了后座上,动作小心翼翼,犹如呵护珍宝,他在坐了进去,让叶一心的脑袋枕在自己大腿上,给她寻求一个更舒服的睡眠姿势。

    乔北看到这一幕,再次惋惜的叹息。

    唐时在碰到叶一心时,不管是生气,嫉妒,还是温柔的情绪,都像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不像他独自时,就像个不停歇的工作机器。

    而且他能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叶一心,明显是她还有爱,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忍着自己,次次伤害她呢?

    乔北回到驾驶座上,在开动之前,他还是问了声,“时哥,我们要把叶一心送到宿舍里去吗?”

    唐时神色微顿,“回别墅吧。”

    这么晚了,正常人都已经入眠了,就算是送回去了,能会有人能好好照顾这个醉鬼吗?

    “是!”

    乔北点头,心里还是挺为他们高兴的,正好叶舒荨发来消息询问他们的状况,鬼使神差之下,就将他们把叶一心带回别墅的事告诉给了她。

    不成想,他这一个小小的举动,竟造成了一场极大的轰动。

    回到了别墅后,唐时就直接抱着叶一心上了二楼卧室,打开了灯,里面的布置什么都没有变。

    张阿姨还定期来打扫,依旧干净的一尘不染。

    他将叶一心抱在了床上,她被惊醒了过来,看着他,眼神很惺忪。

    对视上她的眼睛,唐时的心跳不自禁漏掉了一拍,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他解释道:

    “你喝醉了,珠珠不接你的电话,只能先把你带回来……”

    “我好热,好难受。”

    叶一心却完全没将他的话听进去,扯着那单薄的裙子,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润。

    几个混合酒的后劲果然很大,她浑身就仿佛要被烧了起来。

    在她的一番胡乱作为之下,白皙的皮肤整个都暴露了出来,唐时不过轻轻一瞥,呼吸就不禁加重,口干舌燥。

    他赶紧扯过了被子将她给包裹住,该死,这女人是嫌在酒吧里还没诱惑够吗?

    “不,不要,求你放开我。”叶一心不老实的扭捏着身体。

    “你老实点,别考验我的自制力,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厉害!”他厉声提醒,紧紧按住了叶一心!

    “乔北。”紧接着,他提高了嗓音低喊。

    很快,乔北就爬上楼来,看到这香艳的一幕,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我了勒个去,这么劲爆!

    他喉咙微动,怕怕道,“时哥,我是不是打扰了您的好事?”

    “少废话,去买醒酒药,速度快点。”他烦躁的吩咐,眼睛如弯月下的狼般凶。

    乔北被吓得只剩下了点头,“是,我这就去。”

    他离开后,叶一心整张小脸已经被憋得通红,铆足了所有的力气,才将他连带着被子给掀开,微张了红唇,舒服的呻吟出声。

    唐时立马下身就有了反应,甚至于不敢多看她一眼,解开了衣领几颗扣子松口气。

    紧接着,他强压住身体里的那股欲望,去浴室里打了一盆冷水,现如今,只能先用物理来帮叶一心降降温。

    可没过多久,忽而,就听到外面响起了呕吐声。

    唐时额头处的青筋猛地一跳,这女人,又在搞什么?

    于是,他赶紧扯下了毛巾,端着冷水盆就走了出去,脚步是他鲜少有过的匆忙,一出门,就看见叶一心正捧着垃圾桶大吐特吐。

    很快,整个房间里都游荡着一股刺鼻的酒味,唐时极度不适的皱眉。

    可叶一心却在吐过后,舒服的打了一个嗝,手捧着垃圾桶,再次眯上了眼,那衣服上以及唇角都还沾染着秽物。

    “……”

    太脏了!

    一向有洁癖的唐时站在原地,有一种想将她给丢出去的冲动。

    “叶一心,我是上辈子欠你钱吧,这辈子老天爷才把你派到我身边来,没见过比你更能折磨人的女人!”

    他暗自咬牙,每个字都说的很用力。

    但他还是调整了下情绪,缓步走了过去,抱着她的腰腹,逼她跟垃圾桶分开,然后,用水打湿了毛巾,给她擦着身体上的污垢。

    好不容易才擦干净,唐时松了口气,可那胃里堵堵的难受,扭开了一旁的矿泉水,刚想喝下,脑中就想起了叶一心黏稠的呕吐物,面露出艰难之色来。

    下一秒,将水瓶一把丢进了垃圾桶。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接下来好几天,他都不能好好吃饭了。

    他刚想到沙发上坐下休息会儿,但屁股都还未落下,叶一心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手捂着胸口,面色苍白。

    唐时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他连忙伸出手指向了卫生间,可叶心哪顾忌上他,再次捧着垃圾桶吐了起来。

    当下,唐时手抚着额头,无奈到了极点,一向沉稳的人,如今却难得露出了暴躁的情绪。

    对一个有严重洁癖的人而言,这里的每一秒钟对他而言都是一种折磨,整个身体里都翻江倒海的难受。

    “乔北!”他咬牙念着,该死,怎么买个醒酒药这么久还不回来?

    “时哥,我来了!”

    刚买完药进门的乔北,连口气都还未来得及喘,一听到唐时的呼唤,脚底抹油似的跑上楼。

    结果,才刚走到楼梯口,他却笔直的与一个柔软的身躯撞在了一块,药洒了一地。

    还以为是张阿姨,他一边捡着药,一边低声道歉,“哎呦,张阿姨把您吵醒了,可真对不起哈,没撞坏您的老骨头吧?”

    “你说谁老呢,本姑娘一个黄花大闺女,你长不长眼睛啊。”耳边响起了清悦的女音。

    的乔北手上动作猛地一顿,他抬起头来,看到来人时,瞳孔紧缩,震惊的喊,“舒荨?你什么时候跑出院了?”

    “就你给我发完消息以后啊。”叶舒荨活动了下筋骨,舒服的呻吟,“一直以来都是你们瞎担心,我的身子骨早就好了,非要把我关在医院里,可快要憋死我了。”

    “可乔布斯那边还没松口呢。”

    乔北看着他眸光盛满了担忧,声音不由提高,“不行,你还是要跟我回医院……”

    嘘!”

    叶舒荨赶紧将他拉到了客厅里,左右张望了一圈后,才低着声音提醒道,“你喊什么喊,万一把我姐和唐总给惊扰了,我精心设计的计谋可不就全泡汤了?”

    计谋?

    乔北瞪大了眼,“小姑奶奶啊,你又做什么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