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97章 你去哪儿求证?

第197章 你去哪儿求证?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都别说了,我看这两个人都是狼狈为奸,可怜的是我们这些观众,被他们香水的爱情故事给蒙骗了,还我钱!”

    而叶一心处境极其难堪,她现在根本就不敢去上班,不然杂志社的门口绝对会堵上一堆的媒体们。

    杨姐还试图帮她澄清,结果报刊才刚一上市,便被打击的销售量直跌,连累着杂志社的口碑也遭到了很大响。

    叶一心被吓坏了,赶紧制止了她的这个行为,也不敢做出任何回应,想着让舆论的热度慢慢被压下去。

    珠珠得知后,这下子可把她给气坏了,猜到她肯定是得罪到了什么人,直骂她傻,还想着帮唐时澄清,到头来自己才是被骂的最惨的那一个。

    还骂唐时就是个负心汉,都到这个关头了,连一声不敢吭。

    而叶一心反倒是在意的少一些,本来她就是想一心奔着唐时好,她多挨一点骂,唐时就会少一点被指责。

    而且那些人顶多就是在网上动动手指头,并未造成实际伤害,叶一心克制不去看,就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只是这么一被骂,叶一心也不能外出采访,空闲下来的时间就多了,也能腾出功夫来给叶舒荨做她爱喝的汤。

    好在,宿舍没被曝光。她做完食物后,就裹着大衣,戴上帽子和口罩包装的严严实实,轻而易举的溜了出去。

    她很幸运,一路上,也并无人跟踪。

    来到医院后,叶舒荨独自一个人身处在病房中,正站在窗户前,翻着手里的手机,嘴里不停的骂道,“太过分了,这帮喷子们怎么能骂出这么难听的话来,老娘问候你全家好吗?”

    “让我来看看是谁又惹我们家大小姐生气了?”叶一心看着妹妹那愤怒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

    只有在这时,她才能清晰的感觉到,叶舒荨是鲜活,跟以前一样爱憎分明。

    “姐?”

    叶舒荨回头看她,眼底里满满都是惊愕,“你怎么会……在这个关头上过来?”

    “我给你送鸡汤喝啊,刚炖好的,还热乎着呢。”叶一心走进病房,将保温锅放下,打开了盖子,香味弥漫了整个病房。

    这个冷冰冰的空间里,多了许些人情味。

    叶一心小心翼翼的将鸡汤盛了出来,知道她不喜欢吃鸡皮,就用勺子把鸡皮给拨了下来。

    叶舒荨看着很温暖,从背后抱住了她,蹭了蹭她的脖颈处,心疼道:

    “姐,你别装了,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网络上那些骂人的话我都看见了,我都来气,更别提你了。”

    “其实,我也都承受习惯了,没事的,你别担心。”

    叶一心无谓的笑了笑,拉着她坐下,把鸡汤递给了她,“你这病还没有好痊愈呢,就别跟着操心了,赶紧喝点汤,看看还是不是你喜欢的味道。”

    “可姐你也不能一直被那些媒体们泼脏水啊,他们编造的那些报道实在是太过分了。”

    叶舒荨都替她着急,想了想,就要去掏手机,“我这就给乔北打电话,让他劝唐时来帮你澄清。”

    “别。”

    叶一心赶紧拦住了她,唇色有些发白,“其实当初是我带着詹森去跟他说的分手,媒体他们写的也没错。”

    你……我还不了解你,不是为了唐时你能说吗?”叶舒荨轻而易举就猜透了她的心思,气呼呼的将脑袋移到了另一边。

    这个傻女人,就会把苦楚咽在心底里。

    “行了,现在计较这些也没用,不如帮我想想解决办法。”叶一心宠溺的摸着她的头。

    “还用想,就两个,要么你跟唐时公开复合了。”

    “这个……恐怕不行。”叶一心拒绝,先不说她这边,唐时目前这么恨她,估计也不会配合。

    “还有一个,就是调查出杀人事件的真正凶手,用来分散这个绯闻的注意力。”叶舒荨吃了口鸡汤,鲜美的味道令她心中的焦躁缓和了些。

    而叶一心却陷入了沉思,微张红唇,轻声呢喃,“调查出凶手……”

    “不过这招希望也渺小,连警察都毫无头绪的事,你去哪求证?”

    “未必,凡事都有可能。”她忽然说出来的话,差点让叶舒荨把口中的鸡汤喷了出来。

    她瞪大了眼,为她的执着感到惊诧,连忙按着她的胳膊,急切的拦住:

    “叶一心……你又想做什么,别自不量力啊,现在媒体大众那边就盯着你了,你要是在出去做发传单那种傻事,我保证你会被他们一口一吐沫淹死……”

    “同样的办法不能用第二次,这个我懂,我是真的有证据。”

    叶一心说着,就从大衣口袋里摸索出了扣子,脸色郑重,与她汇报,“这个是我在娱乐所的案发现场找到的。”

    “当时我并未当回事,就一直放在口袋里揣着,现在却觉得,或许对案件会很大的帮助。”

    闻言,叶舒荨仔细想了想,震惊的微张红唇,“你怀疑那假木材掉落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是的。”

    叶一心的眼色极其坚定。

    叶舒荨也因她的话好奇了起来,接过了那颗纽扣,放在眼前观看,惊讶道,“呦,这纽扣看材质应该很贵,而且是个年轻男人才会用的。”

    “没有实地调查清楚之前,凡事都不能轻易下定论,还得好好调查。”

    “可这机率也太渺小了吧,谁干完坏事不逃跑了呢?”

    “有一个人或许知道,娱乐场里那个看了多年门的王大伯。”叶一心说出来的话,每个字都很有力。

    从一开始,她就觉得王大伯很奇怪,事发那几天他肯定在现场,而且能出没在施工场地的有钱人很少,每张面孔他应该都能记得。

    看着叶舒荨能这么理智的分析出案件疑点,叶舒荨自然是为她开心,但作为妹妹也不得不担心她的安危。

    于是,她将鸡汤碗放下,紧握着叶一心的手,认真的劝道,“姐,我们把纽扣的事情告诉给唐时和警方好不好?你就别去参加了,我怕你一出头就被人盯上。”

    “放心,我到时候会包裹的严实一点,也会刻意避开人群的。”

    叶一心拍着妹妹的手背,表示安抚,口吻却极其坚定:

    “但你了解我,我必须得去,不然换成别人我不放心,若真能把这个案子给了解了,我也就不欠他什么了。”

    待到一切风波都平静下来。

    她就会离开这个城市,离唐时远远地,什么爱与恨啊,什么亏欠啊,也都可以结束了。

    看着她倔强的表情,叶舒荨重叹息,被心事紧压着,她甚至连手里鸡汤的味道都品不出来了。

    亲眼看着叶舒荨喝完了鸡汤,叶一心便再次包裹严实后就离开,打了一辆车,直接奔向了事发娱乐场地。

    而叶舒荨站在窗口处,亲眼看着叶一心离开,在病房里踱步,心脏不自禁的跳动的极其快,各种不安都涌了上来。

    毕竟叶一心再强大也就只是女人,若真发生了什么搏斗,她一定是落下风的那一个!

    直到乔北下午来看她,察觉她的异样才问出声来,叶舒荨绷不住,将事情都跟他交代了出来。

    不出意外,乔北也被叶一心的做法震撼到,脸色极其难看,认真的低斥,“真是胡闹,为什么不交给我和时哥处理,她一个正处舆论尖上的女人这么做太危险了。”

    听到他的话,叶舒荨就更加害怕了,脸上布满了泪水,哽咽道,“当时根本来不及想这么多啊,你想想办法,我不想她受伤。”

    “眼下只有将这件事情告诉给时哥了,毕竟叶一心也是他的女人,所以让他来拿主意最好。”乔北说着就掏出了手机。

    叶舒荨正处于慌乱,哭的也失去了理智,来不及多想阻止,只剩下点头让他去做。

    唐时那边一得到消息,就‘噌’的一声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将手头上繁忙的工作一扔掉,便开车去找叶一心。

    而此时,叶一心早已经到达了事发娱乐所上,出现了杀人事件后,整个工程就不能在继续下去了,原本搭建的设备都被拆了一半多。

    而娱乐所里见到最多的是工人们,警察只有三三两两个,一脸的慵懒,见到她也不过是瞥了她一眼,就放她进去了。

    这种态度令叶一心有些来气,难怪案件一直被拖到现在也没个回声,敢情警察根本就不作为。

    叶一心独自走了进去,一地的灰尘扬起,她的鞋袜和裤子上面,都被溅上了灰尘,被呛得连连直咳嗽。

    她没来得及换鞋子,小高跟,才刚一踩进去,就深陷进了泥土当中。

    她艰难的走到了王大伯的看门所,站在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他愉悦的笑声,“好孩子,爸不饿,你快吃,正张身体的时候,你才应该多吃一点。”

    “爸,你能不能别跟我争了,好不容易才想着来看你一次,你若在这样,我以后就再也不来了。”里面又响起了一道不耐烦的男音,很年轻,带着一点点稚嫩。

    “好,我吃,儿子你别生气,都是爸的错。”王大伯轻哄着他,口吻极其小心翼翼。

    听完后,叶一心就伸出手来敲门,正好没锁,她就推门进入。

    窄小的屋内,搁置一张电脑桌子,椅子,一台老式款的电视机,对应是一张小床,虽简单但却收拾的干净。

    而王大伯披着一片军绿色大衣,干燥裂缝的手捧着饭盒,看着她的到来,浑浊的眼睛里充斥着惊讶。

    而他儿子正坐在高椅子上,一米七多的个子,紧身牛仔裤,白色高领毛衣,外套是一件蓝白交织颜色的大衣,身上配饰不少,是个很潮的二十岁小伙子。

    “王大伯,不好意思,叨扰您了。”

    叶一心率先和善的开口。

    明明再也常不过的问候,王大伯的眼神却暗沉下来,他的儿子更是奇怪,赶紧用高领挡住了半张小脸,低着头,似乎想要把自己变成透明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