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98章 杀了人才能救你

第198章 杀了人才能救你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又是你叶小姐,我都说了案发现场我一无所知,你为何还要频繁来找我老头子?”王大伯嗓音里带着怒意,面色极其不善。

    闻言,叶一心耐着性子,柔声劝他,“您别着急,我来找您没什么恶意,就想同您聊聊天。”

    “我跟你没什么可聊的。”王大伯挥着手,烦躁的驱赶着她。

    而叶一心却微挑了下眉头,轻扯着唇,“您话可千万别说的这么早,好歹我也是做记者的,沟通这方面我很有自信。”

    “做……做记者……”

    忽然,王大伯的儿子轻喃,看着她,眼底里多出了一抹惊慌。

    “嗯。”出于记者的敏感,叶一心不自觉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眼色柔和,低笑着问,“小弟弟,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事。”他撇过了头,故意躲着叶一心的眼神,腿肚子开始打抖。

    在心理学上讲,这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她不过是个小记者,与这个年轻小伙子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他看自己那么心虚做什么?

    于是,叶一心的脸色逐渐郑重,作为记者,但凡一点小可能都要放大无数倍,于是,她迈开步伐,想朝着他靠近些,。

    可这时,忘大伯这时伸手拦她,解释道:

    “这个是我儿子王亮,大一的学生,就今日放假来给我送饭的,与想知道的事没有任何关系,他怕生,叶小姐,你就别打扰他。”

    怕生?

    一心打量着王亮的行头,能在身上戴那么多配饰,明显是个张扬,且希望别人知道他存在感的人。

    王大伯明显是在撒谎!

    那他在儿子身上撒谎的目地又是为什么?

    “好,我也不过是想与他握个手而已,既然你们不喜欢,那我就不做了。”

    但她终于没表露出来,跟刚来时一样,对王大伯温柔笑了笑,“您看我来时也着急,也没给您买点水果什么,真的是很抱歉。”

    见她态度不像别的记者那般横冲鲁莽,王大伯脸色终是舒缓了些,对儿子使了个眼色,提醒道:

    “你还坐着做什么,赶紧起来,给你叶姐姐倒杯水。”

    “哦,好。”王亮赶紧起身,他刷了个老式的瓷杯,倒了水递放在她的面前,“给你喝。”

    “谢谢。”叶一心伸手接过,小拇指不小心轻扫到了他的手背,顿时王亮像惊弓之鸟那样,立马跑的远远地。

    叶一心尴尬的坐在椅子上。

    这个王亮,似乎很怕自己。

    张大伯立马就沉下脸,训斥道,“没出息的龟娃子,就算看人家漂亮害羞,你也不能这么跑,多没礼貌。”

    王亮缩了下肩膀,很害怕的样子,“是,爸,叶姐姐我错了。”

    叶一心却大度的笑了笑,“没事,我不介意。”

    “多跟人家学学,瞧瞧这记者的谈吐举止,你若是能赶得上这一半啊,我就算是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了!”王大伯重叹了口气,真的是在为儿子发愁。

    张亮低着头没说话,手指紧搅着衣服,情绪有些低落。

    这忽然对自己的夸赞,令叶一心有些应接不暇,看着张亮,她主动缓解气氛:

    “其实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和肩负的使命,您的儿子还小,您应该多鼓励他才对。”

    王大伯却听不进去,反倒一拍桌面,怒气冲冲的喊,“不能成材,不能赚大钱,就是个没用的人,哪有这么多借口。”

    叶一心对这老一辈子的思想很无语,而且闹僵关系本就不是她来时的目地,就没多加掺和。

    没一会儿,张亮就直接喊了声‘你们聊,我先走了。’板着一张脸,明显是生气了。

    他弯下腰来,去拿椅子上挂的书包。

    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叶一心就看见他的大衣袖口上破了一个洞,而另一只就还戴着袖扣,那形状——

    与叶一心捡到的那一个完全一模一样。

    当下,她仿佛被雷劈了那般,喉咙微动,眼里满是惊愕。

    她怀疑过凶手有很多人,可怎么也没想到,到头来嫌疑人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孩子。

    他看起来这么清澈明朗,这么有朝气,为什么会……

    一直到张亮的背影都离开了,叶一心还未曾反应过来,王大伯看着她,出声喊,“叶记者,你在看什么?”

    “没……没事。”

    叶一心像个没事人一样笑了笑,抬起眸来,端量着王大伯,才发现他也有些奇怪。

    他正点着一个烟袋,虽然表面上是故作平静了,但是那眼神闪躲,手不安的磨蹭着大衣角,倒像是在遮掩什么。

    这一对父子,非常奇怪!

    “叶姑娘,你也看到了这施工场地没多久就会被拆掉,到时候我也就不干了,也不想瞒你什么。”

    王大伯眸光惆怅,深深叹息,“你调查不出来凶手的,放弃吧,不过是白费力气。”

    他口口声声劝自己放弃。

    却不想着在临走之及,与自己沟通好事发的详细细节……

    叶一心半眯了眼,眼色极其凌厉,这让她脑海中的念头格外强烈,杀人事件与他们两个人有脱不了的关系!

    “王大伯您说得对。”叶一心笑出声来,一脸的纯善,眨了眨眼,“其实我今天也没想找到真相,就是涂个不甘心。”

    “可经过您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我一个女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既然从您这里问不出什么来,那我只能交给警方了。”

    她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故作惋惜。

    “你……你能这么想自然是很好。”王大伯激动的语无伦次,手中的烟袋在微发颤。

    叶一心背好了包,从椅子上起身,只要一想到他可能是杀人凶手,还想继续隐瞒,心中就很厌恶。

    甚至连笑脸都无法在附和,“那王大伯,我就先走了。”说完,她就转过身。

    王大伯摩挲着粗糙的手掌,隐隐中有些激动,“好嘞,叶一心我送你离开。”王大伯紧跟随着他,一直亲眼目送她走到门口,才肯回过神来。

    而叶一心走出了娱乐所后,加快了脚步,来到不远处打车处,果然在公交车站上找到了张亮!

    他戴着白色耳机,手插着口袋,眉头紧锁着,与周围的人群格格不入,像有极大的烦心事。

    很快,公交车就来了,张亮掏硬币上车。

    叶一心也赶紧到路边去打了一辆车,对司机命令道,“麻烦跟前面那辆公交车。”

    “好嘞!”司机应了一声,配合公交车的的速度。

    大概开了将近三站的距离,张亮就下了车,叶一心也结了账下车,紧紧的跟随着他,就见张亮走进了一家医院。

    而后,他按了电梯,怕打草惊蛇,叶一心就去爬楼梯,一共爬了整整七层楼,才看到张亮的身影。

    他站在最角落的病房门前,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场景,手指紧紧按着门框,不知在想什么。

    没一会儿,他的身侧就走来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拍着他的肩膀,柔声提醒道,“别害怕,进去看看吧。”

    在她的鼓舞下,张亮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病房门。

    中年妇女站在门外看了一会儿,怜悯的摇了摇头后,就转身离开。

    她刚走,叶一心就趁机小跑了过去,偷偷打量着里面的情景。

    病房里,一个满头白发,面色憔悴的女人正躺在床上昏迷着,她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嘴带着呼吸仪器。

    “妈,我来看您了!”张亮直接跪在了地上,捧住了女人的手臂,便开始无助的哭泣着。

    一个二十多岁大小伙子,哭的像个孩子,叶一心紧皱着眉,看着他眼底里流露出了许些不忍。

    放肆的将情绪都发泄了出来,张亮将眼泪擦干净,一双眼睛很红肿,接着,他又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把小梳子,给母亲梳着那满头白发。

    “妈,你以前最宝贝你的头发了,掉一根您都舍不得,可现在怎么那么乱啊,那个男人已经很久没来给您梳了吧。”

    张亮开口碎碎念,动作已很小心,但还是避免不了掉头发。

    掉一根,他就皱一下眉头,将那些碎头发都捡了起来,都装在了一个小布兜里保存。

    “梳完了,妈你可真漂亮。”张亮像完成了一件极大的攻事,眼底里满满都是欣喜之色。

    紧接着,他握着母亲的手,放在腮下蹭了蹭,再度哽咽道,“您儿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以后可以保护您了,池小姐打来的钱虽都用完了,但我还可以威胁她,在给您换来一笔医药费。”

    “我知道您若是知道这件事,知道我杀了人后一定想打死我,但我没办法啊,妈,我不这样做,根本就救不回您的性命。”

    张亮脸上都布满了泪水,眼神里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绝望。

    但过了一会儿,他又笑出声来,等待着许些侥幸,口吻是那样的笃定:

    “但是池小姐说了,她永远也不会把我供出来,等您身体稍微好一点的时候,我就带您离开这里。

    我们不带上爸爸,就我们母子二人,余生我会好好照顾好您,求求您,快醒过来吧……”

    张亮还在说一些其他话,可叶一心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她的娇躯紧靠着冰凉的墙壁,咬着唇,眼底里满是震撼。

    终究……案件的真相流露出水面了。

    是张亮在背后搞鬼,而驱使他的人就是那个‘池小姐’——池婉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