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203章 这是哪个土味段子吗

第203章 这是哪个土味段子吗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我早就知道唐时不会是杀人凶手,上次发了一条替他澄清的微博,结果差点没喷死,网友们,我劝你们善良。”

    “我先认错,我也喷过唐时了,现在诚挚道歉。”

    “没想到一个才二十岁少年心肠就这么歹毒,望警方能给我们一个具体过程,这事后肯定有的别的原因。”

    “……”

    没错,这背后的指使人池婉儿,目前还并没有被刑事拘留。

    因为在王亮的供词当中,说她们只是电话沟通,至于打款的名字也是一个英文名字,根本无法确切指认是池婉儿。

    所以还需要后续更详细的调查。

    唐朗得知到这件事情后,整个人都气炸,他一把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砸在了地上。

    “该死的唐时,走着瞧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他说着,就抓起了桌子上的瓷杯,狠狠一捏,便四分五裂,尖锐的杯渣刺进了他的掌心中,流出了大片的血液。

    可他却仿佛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连皱一下眉头都没有,呼吸粗重,眼里布满了腥风血雨的侵夺欲和杀意。

    他再也等不下去。

    现在的情势对他越来越不利,他不能在坐以待毙,在玩这些小把戏了,必须拿出最后的底牌,将唐时给赶出唐氏集团。

    游戏……才刚刚开始。

    至于那两个死者的家属们,在得知真相后,又是一番崩溃大哭,但人死不能复生,他们也只能注定被卷入,成了商战的牺牲品。

    唐时虽洗脱了罪名,但他也并没有置之不理,让乔北给死者进行了厚葬,并且给他们一大笔抚恤费,后半生都能安顿好了。

    这一功德再次传了出去,那些辱骂唐时的罪名全都被推翻,成功洗了一波好评,‘念心’香水销售量由跌再次涨了回来。

    而那些与唐时解除合约的老总们,都纷纷傻了眼,那叫一个懊悔莫及,想重新与唐时合作。

    可乔北却潇洒的回他们,“我们时哥说了,他这一生不会与两种人合作,傻子和狗。”

    而他们就是其中的‘狗’,从来没遭受此侮辱的他们,被训斥的脸色青一道白一道。

    但偏偏又一声不敢吭,谁让他们好死不死,得罪的那个人是唐时呢?

    就算到鬼门关,他们都还可以挣扎一下,但是在唐时的面前,他们基本上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当天晚上唐时在处理这些事务,刚端起了桌面上的水杯,想喝口水休息会儿时,就接受到了叶舒荨的短信:

    姐夫,我怀疑我姐要离开这座城市,他在我床头上塞了一把钱,而且不留半点音讯,这不是她平日里的性子。

    若要看到,速度联系上她!

    看完后,唐时未来得及回应,掏出了手机给叶一心打电话,可那头却不肯接他的电话。

    他心里不好的预感再次加深,拨到了杨姐的那一电话栏中,给她打了过去,她倒是接的很快。

    “唐总?”

    容不得她在多加说话,唐时就直接询问:

    “叶一心呢?”

    杨姐吞吞吐吐,“什么一心,她在公司好好上班……”

    唐时俊脸极沉,一下子就揭穿了她的谎言,冷冷的开口威胁着她,“你别忘了你收的是谁的钱,我让你好好照顾叶一心,你就把人给我照顾丢了?”

    杨姐被他的反应吓到了,连忙交代:

    “对……对不起唐总,这是一心的意愿,我拦不住她,至于您给我的钱我一分都没动,都可以还给您。”

    “我现在不想要钱,你只需要告诉我,她几点的飞机,要去哪里?”

    实在是挨不住唐时的气压,无可奈何之下,杨姐只能在心底里对叶一心道了一声‘对不起’后,将她的航班信息都跟唐时说了出来。

    但最关键的是,她看得出来叶一心也并不想离开唐时,他若能追回来和好,倒也是件好事。

    挂了电话后,唐时立马就让乔北查了一下今晚到C市的飞机场次,最早的那一班也是在二十分钟才起飞的。

    幸好,一切都来得及。

    ……

    叶一心临走之前,去医院看望了叶舒荨,本想跟她说点话,可她却睡着了,也没舍得叫醒,将身上的大半部分的钱,都掏出来留给了她。

    接着,她就放心的拖着行李箱来到了机场。

    站在机场门外,看着那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叶一心的思绪复杂,手指紧捏着行李箱。

    直到现在离开的时候,她才认真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原来,这座城市竟然这么的美。

    到了C市,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了。

    看了好一会儿,见飞机起飞的时间到了,叶一心赶紧拖着行李到检票口,结果,那检票员看了一眼她的证件后,沉声询问,“你叫叶一心?”

    “是啊。”叶一心点头,“怎么了,证件上应该都没什么问题吧?”

    检票员一把将她证件扣下,面色严厉,“你不可以上飞机,有人举报你有藏违法的物品,先到保安所里接受调查。”

    什么?!

    叶一心徒然的瞪大了眼,她这次走的算很低调,除了杨姐外没人知道,而杨姐又不可能会举报她,所以那又会是谁?

    “您是不是看错了啊,我可是合法民众啊,我不可能藏毒品的,不信的话我打开行李箱您检查下?”

    叶一心慌张的解释,赶紧拖出了箱子要打开。

    “你做什么呢,让开,别挡着后面的人做事啊。”检票员说着,就叫来了保镖,直接连人带行李将她打包给带走。

    “不是,你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叶一心羞恼的低喊,可周围的人聚集的越来越多,纷纷朝着她侧眸望来,不想闹得太过于难看,她只能咬牙隐忍下来。

    很快,她便已经被送到保安室。

    保镖们也不对她进行什么拷问,没收了她的证件和行李后,就走了出去,

    叶一心抬眼看着那钟表,眼睁睁看着飞机开走的时间到了,她气的咬紧了牙关,这算什么事啊!

    等到检查完,还她一个清白后,她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们机场到底是怎么做事的,自己作为一个十大良好人民,平时连杀个鸡都不敢,凭什么就被关在这里?

    可等了半天,小屋内也没有半个人来,眼瞅着天色越来越黑,她紧攥着衣角,不安的的东张西望。

    她这被关的太莫名其妙了。

    就像是有人在其中特意指示那般,令她的心中不免而感到惶恐。

    她的脑海中就像放美国大片,想到了很多恐怖袭击的画面,她扒着窗户,想着先找一个缝隙逃跑再说。

    “咔嚓——”

    可就再这时,房门被推开,身后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响起,逐渐逼近了她。

    有人来了?她一回头,看到来人时,整个人如被雷劈了那般,傻了眼。

    怎么会是唐时?

    “叶一心,才分开不过才一天功夫,你就不认识我了?”

    唐时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手来,直接扯着她的衣领,拽到了椅子上坐好,讥讽的勾唇:

    “跑什么?我那里还有一麻袋子的糖炒栗子等着你回去吃呢。”

    “……”

    一心面无死灰,暗戳戳的咬牙,杨姐,肯定是她泄的密,太过分了,她竟然没抗住淫威出卖自己!

    叶一心也激动的质问,“所以你为了特意堵我,才胡乱编了一个藏有违法的物品,来举报我?”

    唐时淡淡瞥了她一眼,回答,“不算是胡编,你的确藏了个物品是不能带上飞机的。”

    “什么?我临走时行李箱是检查过的。”难不成他会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行李不成?

    “这个东西你就是不能带。”唐时却回答的义正言辞。

    “好啊,你倒是说出个东西来。”

    叶一心情急之下站起身来,随手抓着桌子上的杯子,恶狠狠的瞪着他,“你害得我白白损失了机票,如果你不能让我信服,我就打你。”

    话落,唐时猛地拽住了她的手腕,往怀中一拉,眯眼看她,“叶一心你倒是真心狠啊,机票的钱能有我的心重要?”

    叶一心一时未曾缓神,“你这是什么意思?”

    “违禁物是我的心,它藏在你那里,你想就这么带走,没那么简单。”唐时口吻霸道。

    “……”这是哪个土味段子吗?怎么那么令人羞耻啊!

    可叶一心的脸色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看着他,眉眼上浮现出了惊讶,“唐时,你这算表白吗?”

    唐时很无奈的勾唇,说出这些话时,他心里何尝不也同样紧张,修长的手指轻刮着她的鼻尖:

    “小骗子,我的话都说的那么明显了,你的脑子是木头做的吗?”

    他刮鼻子的动作,令叶一心有些失神,很久他没对自己做了,每次他一这样,叶一心就觉得自己被他捧在心尖上宠。

    可不该是这样。

    他明明前几天还这么讨厌自己,忽然又来这一出,不得不让她怀疑,是不是故意说好话哄骗自己,把自己带到家里报复?

    一想到这里,她就浑身发冷,警惕的询问:

    “唐时,你就不要再撞了,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这话令唐时很不适,只觉得明明隔得这么近的距离,却好像被她推出去很远。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能对你有什么算盘?”唐时反驳着她。

    我是没什么利用价值,但作为一个玩伴足够了。”叶一心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毕竟我在你面前如蚂蚁好捏,你想折磨我报仇,很容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