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204章 我想结束了

第204章 我想结束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听着她的话,唐时俊脸阴沉如乌云密布,心里凉到了透底,他现在在叶一心的心中跟暴君有什么区别?

    关起来折磨报仇?

    可真可笑,这丰富的想象力不去写小说,真是浪费她这个人才了。

    “唐时,我求你放过我吧。”叶一心从他怀中挣脱开,似察觉到他的怒气,故而放柔了声音,求饶道:

    “大家都是成年人,就当那天晚上是露水情缘不好吗?而且我还帮你解决了杀人事件,洗脱了罪名。我不敢说偿还,但多少能抵之前的债吧。”

    露水情缘?

    她竟把那一晚上的美好,用这么敷衍的四个字打发了。

    说到最后,叶一心的声音又变得有些无力,顿了好一会儿,她才继续说道,“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好累,我想结束了。”

    ”不行!”

    唐时低吼出声来,彻底被激恼。

    结束?凭什么!

    这两个字甚至一说出口,就令他而感到害怕!

    紧接着,他一把捏着叶一心的下颌,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怒极反笑:

    “你以为你自己活在童话故事里,可以随便更换设定?我告诉你,感情从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不是你想分手就能分手!”

    他已经因为误会失去叶一心一次了,不能在让她逃离自己,C市啊,她可真会选择地方,那里离这边距离非常远。

    若真今天真的让她上了飞机,他寻找起来,可就费劲了。

    叶一心有些害怕,还想在说些什么话,可下一秒,她就被唐时打横抱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来不及多加反抗,整个人就被塞上了车,叶一心‘唔唔’叫出声,她试着去逃离。

    结果,唐时却更快一步的落座,挡住了她一切逃离的可能性,旋即‘啪’的关上了车门。

    乔北看着了这一幕,惊得下巴都掉在了地上,感慨道:

    “我去了的,时哥你们这是又在什么游戏啊,看起来好劲爆?”

    “开车回别墅。”唐时沉声命令。

    “别,我不要回去。”叶一心对乔北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恳求着他,“姐平日里对你薄吧,还有舒荨,她最听我的话,回头我可以给你牵媒。”

    一提到‘叶舒荨’乔北便笑逐颜开,屁颠屁颠的跟她聊,“姐,你可真有的眼光,我对舒荨的好可真是没二话。”

    “叶一心,你现在都拿你的宝贝妹妹做利用品,我可真是小看了你的本事。”

    唐时冰冷锋利的字眼,无情的重砸了下来。

    “喂,你会不会说话,这怎么能是利用呢,是成人之美。”叶一心不服气的辩驳,她又不是不了解妹妹的心思,她对乔北是喜欢的。

    “是吗?那你妹妹估计可不这么想。”唐时的鹰眸带着掌控一切的气场,接着,掏出手机来递给了她,“这可是你妹妹亲自发给我的。”

    叶一心看完后,捏紧了拳头,重砸了沙发上,小脸紧皱成了一团包子状,气恼的怒哼了声。

    这个臭丫头,竟然敢用装睡来骗她。

    千防万防,没想到最后是栽在自己妹妹的手上,这一次,怕是真的逃不掉了。

    而唐时看着她那极其低落的情绪,半眯了眼,心阵阵的发疼,他是猛兽么,叶一心就这么想逃离?

    一起来气的,他伏下腰来,修长的手指紧捏着她的下颌,很想质问她,为什么跑,为什么当初池婉儿拿裸照逼她,不跟自己说,反倒要分手。

    他们的感情在她眼中就那么脆弱吗?

    可就在他薄唇翁动,话要呼之欲出时,叶一心抱出了所有的勇气,冷冷的与他谈判:

    “唐时,你的势力大,我肯定是没办法跟你反抗,但你要记住,就算我跟你回家,我也不会乖乖的任由你来折磨,严重的话,我就报警。”

    说到这里,她就不禁好笑出声来,“反正,我们俩也不是没在警察局待过。”

    像是把他当成了陌生人,她的脸上满满都是疏离之色,尤其是那精致的眉眼,透着一股子冷漠,深深的刺伤了唐时的眼。

    “叶一心,你可知你在说什么?”唐时咬重了音节,手指上的力度加重,将叶一心的脸捏的变形,勒出一道道青痕,可她依旧不喊半声痛。

    “如果你不能做到,我绝对不肯屈服。”叶一心口吻坚决,这是她最后的尊严了。

    她爱唐时,哪怕要了性命,或许也甘之若饴的给。

    但她绝对不会允许他对践踏折磨。

    哪怕是最后痛到眼含着珍珠泪,但那看着他的眼神依旧倔强,大有一种鱼死网破的架势。

    鱼死网破……

    唐时被这四个字给吓到了,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他跟叶一心的感情。

    乔北看着后面的自相残杀,唇角抽搐,那叫一个不忍看啊。冒着性命之灾的危险,开口打破僵局:

    “时哥啊,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回去了?”

    “废话!”唐时手掌拍着车后背,满满都是怒火,冷声低斥,“难道还要我提醒你,谁才是你真正的主人吗?”

    “不,不用了,我这就开。”

    乔北脊梁一阵阵发凉,赶紧发动了引擎,将车子给开走。

    这会儿,他倒是真的很佩服叶一心了,接下来她还要跟唐时相处那么久,已唐时的腹黑程度,还不得把她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一路上无言。

    大约开了将近半个多小时,伴随着一道刹车鸣声,他们才打破了这僵凝的气氛。

    下车时,叶一心的腿有些麻,唐时下意识想要去搀扶,却被她用力给推开,赌气道,“不劳烦唐总您的贵手了,我自己能走。”

    “你最好能一直这么有骨气。”

    唐时冷声回应,但看着叶一心那一瘸一拐往前走的背影,还是对乔北使了个眼神,让他跟上护着叶一心。

    回到了别墅里,张阿姨早在等候,见到她,激动的喊,“叶小姐,您可终于回来了。”

    对张阿姨,她一直是怀抱着敬意。脸色缓和,走过去抱住了她,“张阿姨我好想你啊。”

    张阿姨拍着她的肩,哽咽道,“傻丫头,阿姨也想你,听说你吃了不少苦,我这个心啊都快要痛死了。”

    “也没你们想的那么惨啦,您看我不是毫发无伤的站在这里。”叶一心松开她,不想气氛弄的这么伤感,笑着在地上转了个圈。

    张阿姨被她逗得笑出声来,拉着她的手,喜爱的不肯撒,“你的那些行李都被先生派人,早早都给运回来了,我已经都给你收拾好了,厨房炖着养身的乌鸡汤,我先带你回房间看看,在下来吃点东西。”

    一切都安排的那么妥当。

    虽在唐时那里遭受到冷漠,但张阿姨的关心,令她在这个别墅里找回了些温暖。

    回了房间后,叶一心看着那熟悉不变的装置,眸光失怔。

    张阿姨连忙解释,“叶小姐您走后啊,先生他每天都让我打扫,还特意叮嘱别让我破坏您用过的每一件东西呢。”

    闻言,叶一心面上流露出强烈的怀念,上次她跟唐时同房也是在这房间里,但那是只顾着逃跑,都还未曾仔细看看。

    想到这里,她迈开了脚步,在房间走了一圈,手指轻抚着每一样曾用过的物件,这种失而复得的激动感,险些令她绷不住泪腺。

    她又回来了。

    只是,这一次她能在这里住多久呢?

    “叶小姐,以后您有的是时间慢慢看,乌鸡汤好了,现在您跟我去餐厅吃。”张阿姨搂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抚。

    叶一心轻点着头,才刚转过身来,唐时便冷冷的低斥道,“逃跑的人还有资格喝乌鸡汤?”

    只见,他去换了一身蓝色家居服,衣领的扣子零散系着,精瘦有质的胸膛大敞着。他修长的身躯靠着门框,眼神却很漠然。

    一见到他,叶一心就捏紧了拳头,笑脸收敛。

    “这……”

    张阿姨尴尬的东张西望,什么情况?他以为唐时把叶一心接回家,是和好了,可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并不对头,怎么针锋相对的像敌人一样?

    想着,她忍不住劝说道:

    “先生啊,叶小姐她都累了一天,您不会想让她晚上不进食吧?”

    “别着急,晚餐我已经给她准备好了。”

    唐时对身后使了一个眼色,乔北就‘呼哧呼哧’扛着一个大麻袋过来,一解开绳子,好家伙,可全都是糖炒栗子。

    “上次你不是还说很长时间都没有吃到它了,我就为了你排了长长的队买下了这些,可你没吃就逃走了。

    现在它们就是你今晚的食物。”

    唐时冷冷的解释,而叶一心被他气的脸色发白,出声指责,“你这太过分了,这么多的糖炒栗子我根本就吃不完。”

    “谁说让你吃完,吃不了就把它们都剥光,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总能做得到吧。”

    简单?

    叶一心呼吸加重,这位大少爷可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啊,这么多袋子糖炒栗子扒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她咬紧了牙关,用力跺脚,结结巴巴的控诉,“你……你这属于公报私仇,唐时你这个小人!”

    “我又没让你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不过是个剥个糖炒栗子,而且还是你自己要求吃的,怎么能算在违法范围内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