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205章 这男人,太可怕了

第205章 这男人,太可怕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唐时口吻风淡云轻,俊脸也很平静,顿了一会儿,就再度提醒着她,“好好剥,人家做出这些东西来也不容易,别浪费食物。”

    “……”以前可没看他这么珍惜别人的辛勤劳作。

    叶一心的脸色黑的难看,而唐时却转过身,直接朝着书房里走去,张阿姨皱紧了眉头,急切的说道:

    “先生今天是怎么了,您回来他应该高兴才对啊。”

    高兴?

    叶一心冷冷掀开唇,倍感到自嘲,高兴她没察觉到,倒是感觉到唐时已经想好了,无数个折磨自己的方式。

    这男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张阿姨也不好掺和什么,盯着那一地的糖炒栗子,重重的叹了口气,“叶小姐您自己也无法完成,我来帮您剥吧,速度还能快一点。”

    “不用了,唐时没说让你加入,就是让我自己剥,你来帮我,反倒还会因为我受到牵连。”

    叶一心去捡起了那个麻袋,从中取出了几袋子沉甸甸的糖炒栗子,心中不禁气恼,这男人的脑回路也太直了,也不至于买这一大麻袋子吧?

    一想到当时为了逃跑,随口就说想吃糖炒栗子,现在是恨不得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她没事说这些做什么?

    现在可倒好,白白给自己增加了这么多的工作量。

    气恼之下,叶一心沉着脸,倒还真把糖炒栗子当成了晚餐,一颗颗剥掉后,就塞进了的嘴巴里。

    张阿姨心疼她,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给她倒了一杯杯水,防止她被噎到。

    叶一心的食欲小,没一会儿就吃腻了,对糖炒栗子也没了兴趣,甚至连闻到那股味道,就会觉得恶心。

    一直剥到了深夜,地上堆满了栗子的壳,叶一心那娇嫩的手指立马就红了,关节在发疼,连带着手臂都跟着不受控制的颤抖。

    疼。

    那股锥心的疼痛,窜入到了她的四肢百骸,哪怕她是稍微扭动了一下手腕,就痛的龇牙咧嘴。

    张阿姨一直坐在她身旁,没肯走,见状,忍不住劝道,“叶小姐真的可以了,我帮您去跟先生说说,他肯定会心软,不会再让你剥的。”

    说完,她就站起身来,才刚走到门口,叶一心便出声呵斥她,“回来,不许去找他。”

    “可您这……”

    叶一心瞄向了那麻袋子,就剩下三分之一的糖炒栗子了,这个时候求饶,就真的太得不偿失。

    她咬着红唇,心中被激起了更强烈的斗志。

    “没事,我还能剥,他就是想看到我求饶,我就偏不!”

    她倔强的说道,索性将麻袋都抱了起来,‘哗啦啦’的将糖炒栗子全都倒在桌面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张阿姨不敢在出门,修长的手指攀住,急的在地上来回踱步。

    眼睁睁看着她用红肿的手指头继续的开始剥,房间那缕昏暗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更能看的清楚她额头处已布满了一层密集的汗渍。

    凌晨,一点多钟。

    唐时这边才刚结束了视频会议,关上了电脑。他才刚洗脱罪名,自然有一大堆事务等着他去处理。

    乔北今夜陪着他记笔录,也没有离开。

    但相比较起来,他的工作就轻松多了,闷得时候还能到客厅里溜达,唐时也没指责他不够敬业。

    “时哥,您快休息会儿。”

    乔北见唐时忙完,赶紧识趣的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他。

    唐时接过,闭着眼睛,喝点水润了润喉。

    “叶一心怎么样了,第一天到家,她睡得还习惯吗?”

    他的嗓音依旧低沉,可讲了那么多小时的话,肯定是哑了些,但却多了些磁性。

    “我刚才去看她时,发现叶一心她……还在那里剥栗子呢,好像就没休息过。”

    闻言,唐时猛地掀开了眼,眼底里满满都是惊撼,怎么会……旋即,他将手中的水杯‘砰’的一声摔在桌子上,大步冲出了书房。

    短短十几步的距离。

    果然,叶一心的房间里还亮着灯,他推门进入,一股子糖炒栗子的味道传入了他的鼻子当中。

    房间里的气氛竟是难得的和谐,张阿姨正拿着扫帚清扫地上的栗子壳,旁边的纸箱子里装满了被剥干净的栗子肉。

    而叶一心则趴在桌面上,脑袋枕着胳膊,陷入了昏睡当中。

    唐时走进房间,张阿姨看到了他,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恭敬打招呼,继续扫着地。

    唐时也不介意,看着叶一心的睡脸,她紧皱着眉头,略显着不安,一时,就失神的呢喃,“这些……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剥的?”

    “是,叶小姐不让我动手,说您吩咐的意思让你自己完成。”

    张阿姨声音刻意加重,她这么老实的一个人,也为了叶一心跟他赌气,“不信的话,您就检查下纸箱子,她全都剥完了,一粒不剩,这下子您可满意了吧?”

    您满意了吧……

    听着她的话,唐时抿紧了薄唇,心里的疼难以言喻,哪还有半点高兴的情绪?

    他承认,他是恨叶一心的每次不打一声招呼的逃离,不说抱歉就罢了,一见面就与他针锋相对。

    所以,才会赌气说罚她剥栗子,但他没把话说死,以为她就算不求自己,也会求救张阿姨来帮她剥。

    可怎么没想到,这个一根筋的丫头竟然自己徒手剥完成。

    张阿姨倏然红了眼,思量了片刻,还是提醒道:

    “先生,我知道我言微,但我替叶小姐感到委屈。

    我不知道您到底是怎么想的,叶小姐能回来,您不是应该很高兴吗?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您看看她的手为了剥栗子都肿成了什么样子!”

    闻言,唐时赶紧将她的手翻了出来,果真,那一双堪比手模的纤纤玉指,此时肿的似胡萝卜,还有几道被栗子壳刮上的刮痕,血液都已经干涸了。

    “拿医药箱,快!”

    他沉声吩咐,瞳孔骤然紧缩,再也掩藏不住对叶一心汹涌的感情。

    张阿姨见势,赶紧去捧了医药箱过来,帮着唐时涂药,拆绷带。唐时亲自来给她涂,动作很刻意的轻柔小心。

    叶一心是真的累了,连带着他们闹出了这么大动静,她都依旧睡得很熟,也感知不到任何疼痛。

    反倒是唐时,给她涂药,看着那血迹斑驳的伤口,比自己受伤还要疼,无尽的懊悔如同藤蔓般汹涌的在他体内蔓延,紧紧包裹住了他的心脏。

    叶一心啊。

    这是你惩罚他的方式吗?那你……成功了。

    上完了药,唐时又将叶一心抱到了床上,帮她脱掉了鞋袜,体贴的帮她掖好了被子,随后又坐在她床边,静静的守着他,也不急着走。

    张阿姨将栗子壳都收拾完毕,看着这一幕,心不禁一软,深叹息:

    “先生,原谅我最后在多嘴劝您一句,您对叶小姐好一点吧。”

    唐时鹰眸暗沉,也没因她的无礼而生气,沉声叮嘱道,“别告诉她,是我给她上的药。”

    他怕叶一心会生气,不在接受他的任何帮助。

    “好。”张阿姨只能点头,说完,就转身离开。

    她刚把门给关上,唐时就伏下了健硕的身躯,从背后将叶一心搂在了怀中,额头紧贴着她的脖子,贪婪的允吸她发间的味道。

    这一刹那,只觉得整个心腔都被填圆满了。

    叶一心啊,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要怎样你才能对我放下戒备,恢复到从前呢?

    偌大的别墅,也因她的归来而不显得空旷,这个他日日夜夜惦记的女人,也终于回到了他的怀抱。

    若时间能停止,他真希望就永远停在这里。

    ……

    次日。

    叶一心清醒过来,身侧早已经没了唐时的身影,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房间里熟悉的摆设,尤其是在看到阳台时,有一瞬恍惚。

    仿佛唐时就坐在那椅子上,正捧着一本书看着,暖暖的阳光倾撒在他的身上,给他渡上了一层神圣的光泽。

    然后,他就被自己惊扰到,也不会生气,歪着头,对自己温柔的笑,“一心,早安。”

    声音犹如一首美妙的大提琴,醇厚且有磁性。

    一想到这里,叶一心整个人都柔软了下来,她沉浸入幻想中,浅笑了一声,开口低喃,“早啊。”

    “叩叩!”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张阿姨的声音响起,“叶小姐您醒了啊,快快洗脸吃早餐吧。”

    她的话将叶一心从回忆中拉了回来,眯着眼睛,用力的摇了摇头,在定睛一看,阳台的椅子上哪有唐时半个身影?

    低落感席卷上了心头。

    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身上都是唐时的气息,好像他在自己身边环抱住自己一样。

    接着,她低头一看,自己那受伤的手指头已经被包扎好了,那结打的极其工整,像极了唐时的所作所为。

    她的心脏蓦然一跳,试探性的询问着张阿姨:

    “我睡着时,唐时昨天晚上来过了吗?”

    “没……没有啊。”

    阿姨惦记着昨晚唐时警告自己的话,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昨晚是我帮您收拾好栗子壳就走了。”

    “那这包扎……”

    “也是我做的。”张阿姨将头埋得很低。

    原来如此……

    残酷的现实如同一把锋利的刀片,狠狠的割着她的心脏。叶一心手指紧抓着被单,垂下了头,深深调整着呼吸。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