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长工家的小农妻: 第170章教子

第170章教子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长工家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170章

    孙兴旺到屋子门口,先往里头张望了一下,果然并没有看到刘娇杏的身影,但屋子里头堆着的有麦草,看那形态似乎有人半躺在那里。他心头大喜,真没想到刘富成还能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

    “美人,我来了!”孙兴旺叫了一声,忙不迭地迈过了门槛,却没想脚下一虚,踩了个空,掉进了坑里。想那拴子人小时间又仓促,能将那坑挖多深?

    不过是因为孙兴旺半点提防之心都没,所以一跌进去就把脚给扭到了,他意识到自己中了陷阱,却没办法立即把脚抽出来跑掉。

    正费力将将把身体挪到坑外,孙兴旺忽听得外头传过来纷沓的脚步声和嘈杂的人声,亮光也随之映入眼帘,“刚才谁说的要大家到这里来?”

    “不清楚哎。我家小子跑进屋子里来说的,他说是一个大人讲的,只因那大人脸被帽子遮了,看不真切。”

    “这儿屋子都快塌了,有甚好看的!”

    “有人说了,总归来看看就知原因了。”

    ……

    听到这里话,孙兴旺脸变得煞白。之前他跟刘富成说好的,要叫人来看,就是让大家知道他跟刘娇杏成了好事,任是谁反对都没用,否则刘娇杏就嫁不出去。

    可现在他这个狼狈样子,叫人看了去,在旁人眼里竟是半点威信都没有了。

    正想着这些,孙兴旺的脸就被照进来的火气映亮了,有人惊呼:“里头有人!”

    “哎,是孙兴旺?”

    “孙兴旺你怎么在这里?!”有人认出来了他,惊讶地问道。

    “孙兴旺你这是怎么了?”

    孙兴旺鼻子都快被气歪了——他怎么在这里?他这是怎么了?他也想找个人问问哩!“问个甚!你眼睛瞎了吗?还不快把我扶回去!我的脚……走不成路了。”他冲着离自己比较近的一个年轻后生嚷道。那人跟孙兴旺家关系不错,也没计较孙兴旺的态度,赶紧把孙兴旺拉出来扶着往外走。

    大家也不是傻的。心道这乌漆马黑的天,像孙兴旺这样的人不在家里搂着相好的困觉,反而往外头来——外头若是没甚好处的话,他肯来吗?而这坑的土看着也是新的,很有可能他着了别人的道。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恐怕也只有孙兴旺这个当事人最清楚了,也难怪他的脸那么黑了。

    大家暗暗猜测着,当成一场笑话看。孙兴旺脸黑成锅底,人群里最后赶来的刘富成也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了——明明自己走的时候都安排好了一切。可现在这坑是谁挖的?刘娇杏呢?

    躲在暗处的始作甬者拴子咧着嘴笑得要仰倒,他倒没想那么多,什么把枯木枝弄到麦草下头、挖坑都是他下意识的行为,看见孙兴旺的狼狈样子,他用拳头堵住嘴笑得咕咕响。

    刘娇杏躲在暗处将这一切看得真真切切,她暗自心惊,多亏了拴子啊,否则她就掉进孙兴旺这个坑里了。不,是他哥跟孙兴旺联合挖的坑里。想到这里,她脸色“唰”地变成惨白,如果陷害来自身边最亲近的人,那她还能去相信谁?

    娇杏回到自己的家,在前院大门口堵到了脸色同样复杂的刘富成。她颤抖着嘴唇,“你……竟然想出那么下作的招数?!”

    “不,”刘富成本来还心存侥幸,以为刘娇杏不知道这件事情,现在他还想跟她解释一番,“那孙兴旺一心爱慕你,你跟他成亲之后,过的是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

    刘富成正往下说着被“啪”一声打断了,他脸上火辣辣的,竟是挨了刘娇杏的一巴掌。

    “下作!我没你这样的哥哥!”刘娇杏轻蔑地白他一眼,转头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刘富成呆愣了半晌,摸了摸脸,他真不敢相信,自己这个性子如棉花般软绵的妹子还敢打人了?!

    前院出了这么一场画面。而后院里,田小满也拿着扫帚疙瘩在教育拴子。

    “这件事情是不是你做下的?”田小满气得脸都白煞煞的,拿着扫帚疙瘩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拴子没想到他行事这么周全,还是被娘发觉了,他梗着脖子不出声。

    田小满吃过饭刚收拾好碗筷,就听到院子外头有数人匆匆而行的脚步声,她因拴子出去未归家,心里有所挂念,倒是伸头张望了一下。见那些人中有拿着火把的,她左右手边无事情,便出门跟在那些人的后头去看热闹了。

    没想到她居然看见孙兴旺那副狼狈样子。之前因为他一面想娶刘娇杏一面跟别的妇人勾搭便对他心生厌恶,所以看见他这样倒也心生快意,就是不知是哪位英雄好汉设计了他。

    不关已事,田小满正要扭头回家时,突然看见那废弃屋子不起眼之处有把短锨看着忒眼熟,她心里头“咯噔”一下,快速回到了家里,正发现自家那把短锨不见了。

    刚才她还在给设计孙兴旺的英雄好汉偷竖大拇指,没想到却是自家小子,于是扫帚疙瘩拿到手上,只等拴子回来往他眼前扬去。

    “以前我给你读过孟子有句话,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观之。”田小满见拴子还跟自己犟上了,只有循循导之。

    “记得。先生也教过: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观之。”

    “那好,我且问你这句话的意思?”

    “就是说,君子要远离危险的地方。在危险还没出现之前就做好防备,以后就不会受到伤害。”

    “知而慎行说的是什么?”

    “知道这个道理后谨慎行事。”

    “那好,我就问你,你知而慎行了吗?”

    拴子愣住,他毕竟是个孩子,自以为做的是人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被田小满发现了,便把事情的原原本本都讲了一遍,末了还委屈道:“拴子只想给娇杏姑姑出口气。”

    田小满没想到刘富成这人的下限竟如此之低!然后她又感慨,拴子小小年纪考虑竟是如此缜密,其实若不是那把短锨,她也不会察觉这件事情竟系在拴子身上。“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被人发现的后果会危及自身?”

    “并不曾想到这个。”拴子老老实实地应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