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长工家的小农妻: 444.第444章 米白县3

444.第444章 米白县3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长工家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444章

    这便是田小满知胡时进要去米白县求助时淡定的由来。她与宛娘一向交好,尤其是这些年以来,她居清远镇,宛娘居米白县,距离和时间让她们之间的友谊持续发酵。况且现在又是利益共同体。

    有这一层关系在,谁还能在米白县为难田小满?此时,她便在谢宅善面前询问这白合良的底细。却听谢宅善道:“白合良是南方人士。捐银子能来米白县当县丞,背后也是有人指点。经自己观察打探,白合良与安平州的郭知州关系密切。如果不是郭知州帮白合良经营,他来米白县当县丞的可能性很小。”

    田小满以前在安平州的雍王府里住过很长时间,她自是知道安平州知州郭秉义这个人,想了想,她问道:“郭知州与白合良关系为何密切?是世交?还是怎么个情况?”

    谢宅善摇摇头道:“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琢磨。据我私下里了解,郭知州家在北方,而白合良在南方,两家祖籍不同,论亲戚也是八竿子也打不着。不晓得这人是如何入了郭知州的眼。”

    田小满又问道:“不知白合良与清远镇的赵金贵又是如何认识的?”

    “以前我在清远镇时,从来没有听说赵金贵还认识这等人物。像赵金贵那种性子,但凡有风吹草动不嚷得满街尽知。再说白合良来这边不到两年。从这点可以推算出来,应该是白合良来米白县后认识赵金贵的。是了,有段时间只有有与清远镇相关的公干,白合良都抢着去,他应是在这个时候与赵金贵结识的。”谢宅善皱着眉头边想边说。

    咦?田小满怎么有种白合良主动结识赵金贵的感觉。谢宅善道:“我已听宛娘提起赵金贵一事儿,心里有数,你且放心。善有善报,恶也有恶报。”

    田小满谢过谢宅善。想那白合良毕竟是县丞,他即便有心要救赵金贵,办法无非是向谢宅善求情,或是找人去清远镇给何乡老带话,让他通融一二。谢宅善应该深谙此间门道,想必会有应对之法。

    与谢宅善告辞之后,田小满见要到放学时间,便与宛娘说:“我现在要去接瑾儿,正好拜见谢家。”

    宛娘笑道:“我那时看你忙,瑾儿又急着要去学堂,便自作主张带她去了。这会儿子你去看看也好,我陪着一道。”

    原来这次瑾儿与金哥儿一见面,发现金哥儿字写得好,又识许多字,道理说起来一串一串的,便心生佩服之情。金哥儿道这次是他与先生请了假,原是每日都要去念书的。瑾儿后来一听娘要送她去谢家读书,那里还有与她年龄相仿的小姑娘,知道宛娘疼她,便缠着宛娘竟是一刻也不能等的样子。宛娘只好如了她的愿。

    谢家与街中心隔了一条街,高门大户,庭院整洁。宛娘是知县夫人,谢家待她是极为热情。在田小满的要求下,宛娘只向谢家介绍田小满是县上田全旺已经出了嫁的女儿,此时带女儿回来看爹娘。听说谢家有请先生为家里小姐授课,所以把女儿送来念书。

    宛娘把瑾儿送来时,已经说过这些话。只不过那时田小满没空,现在专门上门来拜谢。出面接待她们的是谢家的长媳,岁数与她们相仿,容长脸面,面貌清秀,与田小满说话时也客客气气,礼数周全。

    她们三人寒暄了一会儿,就有下人来报,说是小姐们已经上完课。宛娘与田小满便起身告辞,出门刚好接上了瑾儿。宛娘与田小满在谢家门口分手。

    瑾儿在回家的路上很是兴奋,叽叽喳喳了一路。田小满由此知道,顾家小姐名叫顾文绣,对她相当友好,课间还拿了一种名叫酥果子的点心让她尝;讲课的先生让她起来背《三字经》,还夸她背得好……

    田小满忽然有种愧疚感。她知道现代好些父母望女成凤望子成龙,给小孩子们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以至于小孩子们都没有快乐的童年。当时她还庆幸瑾儿生在大良朝,自己和毛丫她们随意教她些什么就好,快乐成长最重要。

    没想到自家宝贝女儿属于自加压力型的。也不对哦,应该是智商高的那一类吧,完全没把学习当成苦差使。田小满看着有着胖胖小脸的女儿,说起课上讲的内容,眼睛笑成弯月牙,心里暗下决心——回清远镇后也得想办法给女儿寻个先生。

    瑾儿小朋友在米白县开始了快乐的念书生活。田小满从余婆婆那里,知道胡时进已经去找过白合良。据余婆婆说,胡时进出来时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

    田小满让马长河将胡时进跟紧点,最好从他口套出赵金贵与白合良是如何认识的。这马长河立马就去了客栈。胡时进正在屋子里打转,他一见马长河就连连道谢,说自己已经去找着了贵人,也就是白县丞。对于自己所求之事,白县丞已经应承要帮忙。眼下他已无事可做,就想搭运粮的车子回清远镇。

    马长河自是说搭车没问题,不过时间不一定,得去问过他大哥马长山才行。胡时进觉得马长河真是个大好人,仗义,对人热情。

    马长河听胡时进夸自己,嘴角抽了抽,拍他的肩道:“都是一个镇子上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用得上咱的,你尽管开口说话。你一路上心事重重,眼下总算事情已了,兄弟请你吃个饭,务必要赏光!”

    这可说到了胡时进心里。在来米白县的路上,他一会儿担心这个县丞摆架子不管赵金贵,这样自己就白跑这一趟了;一会儿又瞅到马长山的黑脸,他知道马长山他们和田小满有亲戚关系,生怕他们知道自己来此的目的。可以说他担惊受怕了一路,眼下可好了,一切顺利!

    走走走,出去喝一杯!胡时进一时心情大好,故作姿态客气了几句,就在马长河的力邀之下,甩手甩胳膊地跟着他出去喝酒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