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灼世风临: 第一百二十一章、重回奉阳(五)

第一百二十一章、重回奉阳(五)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灼世风临最新章节        下一章

    当袁正洪看见所有亲卫军都向内城门方向集合的时候,他心中已经猜测到外城门被攻破。他停下急匆匆的脚步,将刚刚盖上君上玺印的谈判文书随手扔掉。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他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文书,一弯弧度浮上嘴角。

    袁正洪更加快步地向内城门跑去。

    内城门外,刀兵之声已是铺天盖地,双方军队纠缠在一起,像两只闻到血腥的猛兽,相互扑咬着。

    幕朝轩一直紧盯着内城门,希望梁均诺能改变心意。但大门巍然不动,幕朝轩暴跳如雷,咆哮道:“杀啊!最后一道城门,功业近在眼前,大家奋勇杀敌!”

    所有人受到鼓舞,高高举起战刀,砍向亲卫军的头颅。亲卫军一向以军中精锐自居,自然不甘轻易成为对方的刀下之鬼。心中的战意熊熊烧起,也奋勇地拼杀。一时间,两军僵持在内城门前。

    梁均诺此时就在内城门后面,耳朵里充斥着双方军士的怒吼与哀嚎。梁均诺紧握着手中的战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从小他就在祖父的身边长大,每次看到祖父一身威严的盔甲,回到家中时,他就会好奇地在将祖父的盔甲摸遍。祖父每次都会笑着说:“诺儿从小就对战甲充满好奇,长大后必是一名驰骋疆场的名将。”

    梁均诺清晰地记得,他还很小的时候,祖父拿着一把木剑走过来蹲下身子,问自己:“诺儿可否要习武!”

    梁均诺激动地点点头,接过那柄木剑,便开始胡乱地挥舞起来。

    祖父语重心长地说:“诺儿,习武者终以护国报君为目的。习武之人不可以武力欺压无辜,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随后祖父低下声音说道:“我们家在冰原时就是主君的护卫,主君虽然在中原建国,但仍委以重任,与我们保持冰原上的情谊,我们家男儿切记凡是都要以青国和主君为重。”

    梁均诺直到后来才渐渐明白祖父是什么意思。

    祖父是个严肃的人,对梁均诺要求很严格。他一直以祖父为榜样,立志做一名像祖父一样的威武的将军。

    有祖父悉心教导,梁均诺迅速成长。无论是功法、箭术还是马术都超过同龄人。当时青景侯灼熙见梁家少年如此优秀,又有梁家的背景,便想封梁均诺为副将。可梁均诺的祖父执意要让梁均诺去军队里,作为一名普通士兵历练。

    直到梁均诺的祖父去世,梁均诺的父亲心疼儿子,多方疏通,梁均诺很短的时间被升为了百夫长。灼昂调兵抗击涴国大军时,灼昂选中了梁均诺。

    梁均诺心中一直回响着祖父护国报君的嘱咐。但自己跪在灼昂跟前,说着誓死追随的场景也是历历在目。

    想着这些,梁均诺头疼得就要裂开。

    突然身后传来匆匆脚步声,梁均诺转过头,看见袁正洪跑了过来。

    “袁主司,你是来?”

    听着门外传来的阵阵喊杀声,袁正洪说道:“梁统领,为何不顺应民心,还青国上下以太平。”

    梁均诺皱头眉起,“袁主司是想让均诺做背信弃义的小人?”

    “梁统领,君上刚刚在位不足一年,青国百姓便被剥削的痛苦不堪,旧朝老臣更是被屠戮殆尽。武安阁诛杀朝臣百姓,毫不手软。梁统领可曾想过,若君上在位五年、十年,那青国会怎么样?”袁正洪苦心劝说。

    梁均诺想起灼昂所做的种种,心痛不已。他虽然是武将,见惯了战场上血流成河,但心底还是善良的人。他反对灼昂以谋反得到君位,更是对灼昂得了君位,将弟弟斩草除根反感不已。看着灼昂滥杀无辜,那个跨马执刀的将军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冷血无情的冷漠君主。他因为几次直言相劝,而被停职在家。

    “梁统领若是不打开城门,任凭君上这样为害青国,多年之后梁统领有何面目去见自己的祖父、父亲!”此时袁正洪凛然站在自己跟前,“他们跟随武侯东征西讨,浴血奋战,以命相搏,才建立起今天这样强大的青国,你忍心看着庞大的青国轰然倒塌?”

    眼前的老臣双手背后,突然挺拔无比,梁均诺感到一阵心虚。

    梁均诺咬咬牙,双手握住打开城门的机括,却没有任何动作。此时门外喊杀声

    “住手!亲卫军住手,梁统领有令,恭迎君上入城!”袁正洪第一个跑出城门,跪在一片倒伏的尸体前。

    只见灼滦的盔甲已被覆盖上层层干涸的血污,他凝重的表情瞬间放松。幕朝轩见内城门已经打开,亲卫军已经停止了动作。他扬天大笑道:“哈朗!均诺不愧是你的孙子!”

    灼滦从人群里走出,来到袁正洪面前,伸出手将他扶起,“快请起!”

    “臣人事司主司袁正洪,翘首以盼,终于盼来君上回来。”说罢从怀里拿出一道文书,“恭迎君上入城,这是老臣早就为君上拟好的登位诏书。”

    灼滦接过那卷沉甸甸的锦帛,扶起了袁正洪。

    “还请袁主司去召集群臣,在承恩殿等候。”幕朝轩上前向袁正洪长揖施礼道:“世子登位之事,还请袁主司操劳!”

    “武威大将军一路护送君上回到奉阳,居功至伟。老臣可承受不起大将军的谬赞。为君上操劳,是我等老臣应尽之事。”袁正洪堆起笑脸,一脸谄媚。

    “君上,若没其他事,臣这就去召集群臣。”

    灼滦有些发呆,他一时间还适应不了这个至高无上的称呼。他回过神,恭敬地长揖道:“有劳袁主司!”

    此时梁均诺一声不吭地愣在那,幕朝轩将手摁在他的肩膀上,“均诺以国家大义为重,你的祖父在九泉之下,也会开心的。”

    梁均诺嘴角抽动,想要说什么,却始终都没说出话来。

    这时一群内侍官争相跑来,跪在离城门很远的地方,大声呼道:“君上一路车马劳顿,内臣恭迎伺候!”

    此时幕朝轩对着那群内侍官大喊道:“灼昂在哪?”

    为首的内侍官一脸媚笑说道:“暴徒此时正在顺静苑!”

    灼滦被惊了个冷战,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