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大清首富: 第一百一十二章开战否

第一百一十二章开战否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大清首富最新章节        下一章

    马氏忽然道:“吴承鉴这么可恶,叶有鱼到底是怎么谈的!这个小蹄子,一定是她作怪了,把她叫来,先把她的皮给扒了!”

    她说着就让人去叫叶有鱼,马氏在盛怒之中,还存着一个心眼,要趁着叶大林火大,把自己的心头刺眼中钉顺带着给除了。

    不多久,叶有鱼便来到了书房。她看看就知道形势不好,有些不想进去,门外叶好彩已经叫道:“娘!三妹来了。”一边叫一边幸灾乐祸地拿眼睛瞥她。

    叶有鱼心里一紧,更知道书房之内定无好事!却听马氏在里头道:“来了么?给我进来!”叶有鱼无奈,只得进门,一进去看到书房里的情景,心中大惊。

    马氏怪声怪气地道:“我的好姑娘,咱们叶家的好三小姐,如今宜和行的昊官看上你了,准备八抬大轿抬你过门,恭喜了,恭喜了!”

    吴承鉴要娶三姑娘的消息在宅子里传的极快,所以叶有鱼也听说了,然而她并不相信,觉得下人们应该是误传误信了,因为这和自己与昊官的约定不符合,多半是吴家那边说要纳妾,传着传着就传成正娶了。

    “太太这话,有鱼不明白。”叶有鱼道:“想那昊官如今是什么位势,有鱼又是什么身份,他怎么会看得上女儿。”

    “哎哟,这还矫情上了。”马氏道:“那么你当天在白鹅潭究竟跟昊官是怎么说的,不如一字一句地摆出来,让我们仔细参详一下,如何?”

    叶有鱼道:“当日昊官在船上说过的话,有鱼早跟阿爹说了。”

    “说了?”马氏道:“你那说了,却相当于没说。昊官在你船上呆了多久,以为我们不知道?那么长的时间,就算喝一巡茶才憋出一句话,那也有几十句了,怎么可能就那么几句?他昊官是什么人?会在那里闷坐那么久?哼,分明是你心里有鬼,所以不敢把真话说出来,要编出一套假话又怕被我们识破其中漏洞,所以干脆推说没几句话。”

    叶大林听了这话,感觉有理,一双眼睛刀一样逼过来。

    叶有鱼吓得退了一步,叶大林只道她是心虚,又想吴承鉴无端端的竟然要娶她,这更惹人嫌疑了,当下发怒道:“你个赔钱货,果然是你卖了叶家是不是!”

    他猛地冲了过去,对着叶有鱼又是一记窝心脚,好巧不巧,正好踢在上一次的位置上。叶有鱼旧伤其实还没好得十足十,再吃这一脚,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叶忠大吃一惊,赶紧拦住道:“老爷,留力息怒,可别伤了三姑娘的性命!”

    叶有鱼趴在地上,浑身发抖,她的确向吴承鉴透露了一些消息,但那笔代价,正好卡在叶大林勉强能接受、吴承鉴大体能出气的底线上,若是吴、叶的恩怨能够就此了结,于双方都是一桩好事,因此在她心里并不觉得自己是卖了叶家,而是既能让自己跳出火坑,又能调和吴叶恩怨的一条路。

    然而吃了这一脚,原本就冰冷的心又灰寒了几分。她只觉得满嘴的腥味,便知道自己呕血了,她毕竟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女,经事不多,许多事情都是从书里看来的,只记得许多书里都写道女孩家呕血那都是命不长久者,比如《石头记》里那个林姑娘,也不知道自己连挨了这两脚,往后还活得长不?再想到人家林姑娘呕血是天生不足,自己呕血却是被亲生父亲给踢出来的,一瞬间只恨不得自己就这般死了算了。

    然而轻生的念头只是一闪,徐氏娇弱无力的身影又浮现了出来,叶有鱼心想:“我还不能就这样死了,不然阿娘怎么办?”

    想到了徐氏,叶有鱼才勉力将各种痛苦都压下来,喘息好好一会,哇哇把口里的积血吐干净了,才抬头望着叶大林说:“阿爹,到底是怎么了,你便是要杀了女儿,咳咳……女儿也不怨恨,但阿爹你至少要让女儿死个明白。”

    叶大林看她被自己踢得吐血,怒火也稍稍出了些,对叶忠努嘴:“给她看!”

    叶忠就把自己拼好了的信要交给了叶有鱼。

    叶有鱼撑了撑身子要坐起来,一动胸口就吃痛,整个人又趴下了,当此之时,书房之内就没一个来心疼她的,只有叶忠有些担心地说:“三姑娘,你还可以吧?”

    叶有鱼微微点头,闭眼睛,只觉得周围静的可怕,而自己也孤独得可怕。自有生以来,除了母亲其实又何曾有人把自己当回事过?然而越是如此,母亲于她便越显重要了。

    她轻轻呼吸了一下,这才睁开眼睛,叶忠干脆把信放在了地上,叶有鱼便半俯身看了起来。

    这信她是越读越是诧异,信看落款是吴国英的亲笔,口吻是吴国英对叶大林说的话,大意是要给吴承鉴延娶一门媳妇,觉得叶家的三姑娘很不错云云,看到这里,叶有鱼只觉得一阵晕眩:怎么变成娶妻了?不是纳妾!是娶妻!而且是吴国英的亲笔,那就不是误传了。可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惊惶,好半晌才回复过来,再往下看,吴国英笔锋一转,便说起他们福建人嫁娶的风俗,嫁妆必须丰厚云云——这当然只是个由头,福建那边嫁女儿就算嫁妆再丰厚,也没有新郎家点明了要哪些嫁妆的道理,所以吴国英这么说只是拿来做话引子,重点是下面的那张清单了。

    前面七八条,都是自己当初念给吴承鉴听的,可到了后面却多出了几项——加上了这几项,那吴家就不仅是要出气了,甚至不只是要叶家放血,而是要剔叶家的肉、拆叶家的骨、抽叶家的筋、吸叶家的髓——这就怪不得叶大林的反应会这么大了。

    可是这不符合自己和吴承鉴的约定啊,无论是纳妾变娶妻还是增加的条款,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变化?

    马氏见她沉默,冷冷道:“看这么久,看完了没有!是不是想不出什么搪塞的话了?”

    叶有鱼虽然这时候还没完全想明白这封信背后的古怪,却知马氏再不容她细想了,便开口说道:“阿爹,其实你不用这么生气啊,既然吴家老爷开出了条件,那这就是一桩生意,做生意……咳,咳……”

    她咳了几下,又咳出了些许血腥,都喷在了那封信上面,调整了一下呼吸,才继续说:“做生意,没有一口价的,总得讨价还价不是?咳……这张清单是漫天要价,但我们可以落地还钱啊。对吧,阿爹。”

    这句话,可是把叶大林给点了一点。

    财产是叶大林的逆鳞,于他来说比命还要紧!

    更何况吴国英的清单里列出的,又是他叶家生意的命脉所在,加上当下的形势和吴承鉴的手腕,吴家的确有将叶家逼到如此地步的可能,所以他一时就急火攻心,就如一把火将火山给点爆了,怒火爆发之下理智全无。

    但这时被叶有鱼一说,忽然又觉得此言有理。

    吴国英列出的这张清单,无论怎么看都实在太过了,叶家怎么都不可能答应的——如果这真是吴家的底线,那就不是和谈,也不是议亲,而是直接踩上门挑衅了。

    马氏见叶大林意动,赶紧厉声道:“会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吴家还有什么诚意可言,谈?再怎么谈,还能谈出什么花儿来!”

    叶有鱼忍着胸口的剧痛和口里的血腥,说道:“不谈,那按照太太的意思,是打算跟吴家开战么?”

    马氏叫道:“开战就开战!就拼个鱼死网破,也不能这么便宜了吴家!”

    她在那里叫嚣着,叶大林这边却是胸口一堵。虽然他在猜测吴家可能有些什么隐忧,但那毕竟只是他的猜测,目前还未坐实,就算坐实了,对吴家来说也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反而就近期来说,吴承鉴在西关的权势可以说是如日中天,他不但吞了半个谢家,压制了蔡家,还变相送了两份厚礼给了潘家、卢家,可以说如今十三行里头,潘卢都正欠着吴家一份新鲜热辣的人情,而下四家的潘易梁马都已经在观望,尤其是原本依附蔡谢的潘易两家,都传出要转投吴家的风声了,如果这时候吴、叶开战,以眼下吴叶两家的声势对比以及西关豪门跟红顶白的习性,胜败可想而知。甚至可以说,满西关不知多少人指望吴承鉴顺手把叶家也给灭了呢!

    灭了一个谢家,就吃得不知多少人打嗝了,再干掉一个叶家,还不把大家喂个脑满肠肥?

    想到这个,叶大林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刚才的失态,不只是因为气,还是因为怕啊。

    叶有鱼的这句话实在戳中了他的要害:在当下他是怎么都不敢跟吴家正面开战的,真的杠上,他毫无胜算,而一旦落败,谢家的前车,就是他的榜样!

    “当家的?当家的!”马氏看到的神色,就知道已经动摇了。

    叶大林喝道:“你给我住口!”他瞄了叶有鱼一眼,说道:“若依你说,该怎么谈?”

    叶有鱼道:“他们福建人不是说重嫁妆吗?但我们安徽老家那边却重聘礼。既然吴家要拿姻亲来谈生意,那我们也就跟他们谈。他们要多少的嫁妆,我们就要多少的聘礼。阿爹,你说是吗?”

    叶大林听到这里,转了怒气,脸色恢复了平静,竟是连点了两下头。一瞥眼看见叶有鱼吐的到处都是的鲜血,微微生出一丝歉意——然而也仅此而已,问道:“你没事吧?”

    叶有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咳了两声,说:“谢谢阿爹关心,女儿……咳,女儿没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