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极品偷香村医: 第二十一章长本事了

第二十一章长本事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极品偷香村医最新章节        下一章

    陈德田仰天一笑,把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真爽。

    “你...你说什么!”王烈冲上前,一把手揪起陈德田的衣领,“你再说一遍。”

    “诶,动手了,王烈打人了,大家都看到了吧,邪祟附体,王烈性格大转变,王烈被邪灵附体了!王烈打人了!”陈德田似田鸡叫般疯狂嘶吼,一手食指还指着王烈鼻子,不敢打下去。

    好家伙,王烈的本事,谁不知道啊。那么能打,轻轻松松就把自己带来的人给打跑了,要是自己动手了,还不得卸胳膊卸腿的躺医院个把月。

    “快说,你哪里找到的地契!还有,我爹,我爹怎么样了?陈德田!我警告你,你要是对我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你祖坟我都给你挖了!”王烈气的手在颤抖,他只有一个爹,他只有一个亲人啊!

    “你松开,你松开我!”陈德田挣扎道。

    王烈双眸血丝蔓延,犹如蜘蛛丝一般布满了整个眼球。

    他的呼吸在颤抖,他的声音在颤抖,他全身都在不自觉地的发抖。

    不过,千万不要以为王烈这是害怕了。他是在担心自己的爹,他是在努力的克制自己,尽量不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要不然他会怎么对待陈德田,他会怎么做还真不好说。

    “王烈,你松开我,松开!”陈德田眼见挣扎无用,连忙劝慰,“你爹没事,你爹他没事!”

    开玩笑,王烈他爹,陈德田敢动吗?

    他还不想这么早就去见耶稣,见上帝。

    王烈没有松开手,他不相信陈德田说的话。

    韩春杏握住王烈的手腕,将他紧紧握住的拳头慢慢松了开来,她知道王烈已经气在了心头,已经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俗话说,女人如水,女人就是治疗男人怒火最好的良药。

    “王烈,你放心,有姐在,再说,你看陈德田,他要是真动了王二耿,还敢站你面前怂的跟驴似的吗?”韩春杏安抚道。

    一听这话,王烈悬在心上的石头彻底掉落下来。

    “地契,你擅自闯入我家找地契,谁允许的?还有是谁批准的!”王烈眼露冰冷。

    “这...”怒头上的王烈还真不好惹,陈德田言辞支吾。

    “是我!”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众人扭头一望。

    “我擦,是村长,村长怎么来了!”

    “你们看,除了村长,村长后面好像还站了一个人,是...是县长!”

    “牛啊,我说陈德田怎么这么有底气了,连王烈都不怕,原来是后面有人了。”

    “啧啧啧,王烈算是惨淡了,悲剧了。

    韩春杏怕了,村长和县长都来了,王烈一人肯定对付不了,连忙道:“王烈,这可咋办?”

    “姐,别怕。”王烈摇头一笑。

    “嗯?村长和县长来了,你都不怕,王烈,你可有点本事啊。不过,呵,就你这一碗破汤,你能征服的了谁啊。”陈德田呵呵一笑。

    “说完了吗?一头猪叫还真难听。”王烈面色一黑。

    “王烈!我去你姥姥的!”陈德田面色一寒,这个王烈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就冲着她刚刚一句猪叫,很明显,这是精神上的伤害,是人身攻击。

    “村长啊,县长啊,你们看,王烈他人身攻击,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陈德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哀求道,好像要把心窝子都给掏出来似的。

    “王烈,你作为上岗村的一名,村中的一员竟然敢对同村的人造成人身攻击,你可知道,你这是要坐牢的!还不快道歉!小心赔偿。”村长面色一寒。

    “赔偿就不用了,我陈德田人好心好,只要王烈肯道歉,我就能原谅他。”陈德田委屈巴巴道。

    既得到了王烈的屋,又装的一手好人,这演技不得个奥斯卡还真有些对不起他了。

    一面是村长,一面是县长,不少人啧啧叹气。

    王烈算是踢到了真正的铁板,跟谁作对,也不要跟陈德田作对。

    谢淑芳等人拍手叫好,这一幕她们等了很久。

    这老娘们不是很会调男人的心吗?

    这王烈不是很牛批吗?

    跳啊,你两倒是跳啊。

    “拿了我家的地契,得了我家的屋,还敲诈我,你是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吧?”王烈朝着陈德田步步走去。

    “村长,村长,王烈要动手了!”陈德田叫唤道。

    “王烈,有什么事当面直说,你要是敢这么步步紧逼,小心你完蛋!”村长站了出来,怒声呵斥。

    当然,小红包不收,有违天理,拿人钱财,总得为别人做些什么。

    “陈德田不行,村长你也不行!”王烈虎眸一瞪,威武之气瞬是爆发。

    “那我呢!”轻轻拍了拍村长的肩膀,县长走了出来,冷冷一笑。

    “哇擦,是县长,县长也站出来了。”

    “一首凉凉已经开始循环。”

    村民们叹息起来,到底是王烈一人,怎么可能斗的过他们。

    莫大仙此时站了出来,韩春杏那小腰扭的,扭的他怪痒痒。要是再不说些什么,恐怕今晚个韩春杏就不在他的床上了。

    “陈德田不行,村长也不行,就连你县长,我也不怕!你们私自进入民宅,还抢了我的地契,这是抢劫,还有扰民,就不怕我把你们告了吗?”王烈沉声道。

    “告?哈哈哈,你告啊!告诉你,局内我有人,管你怎么告,到最后进去的就是你自己!”县长笑的肚子疼,这个王烈,说话还真是好玩。

    村长啧啧叹气,“王烈啊,你还很年轻,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去吧,滚回家收拾收拾东西,拾掇拾掇,然后离开这里,爱上哪上哪!”

    “我不会走的,地契不在手,我不会走!”

    王烈走到陈德田的身旁,一把手揪住了陈德田的衣领,慢慢提了起来。

    别看王烈臂腕略细,但举起一个小胖子还是轻而易举的。

    “王烈,你想要干什么?”村长大惊。

    “王烈,县长面前,你都敢放弃,你想进牢子吗?”县长愣住了。

    疯了,王烈这是疯了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