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极品偷香村医: 第一百七十一章徐晓三的嫂子

第一百七十一章徐晓三的嫂子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极品偷香村医最新章节        下一章

    作为一名老手,陈母决定主动出击。王烈好像感知到了什么,大量的村民们正朝着村长家赶去,而且一向许久未见的谢淑芬等人也在路上。王烈有些不想去,昨天被刘二狗一坑,差点没惹出大事,难不成村长偷欢之事被发现了?

    没可能,少妇只是被自己打了一下后脑勺,短时间的晕厥,为的就是防止被她看到自己的真面目。眩晕的过程只维持几十分钟,莫非在这几十分钟内,少妇把村长给咔擦了?

    想了想,想不出一个结果,王烈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前往去看一看,要是弄出了人命,他手机里的相片就成为了唯一的证据,到时候一交到警局,以他的舌头很难解释,哪怕是把刘二狗,把当晚之事全部说了出来,一般人也很难相信啊。

    更何况,在徐采洁的眼中,自己已经和巧爷,胡天明这些男人挂钩了。

    “王烈,你去哪里?”陈萱刚想拉住王烈,让他别去,却看到王烈已经在前往的路上。

    陈母叹息一声,这丫头,热闹倒是能够说的出口,关键时候又像个哑巴。不过这才是年轻的恋爱,自己要是推波助澜一下,说不定会起到反效果呢。

    到是王烈,自己的闺女在村内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小村花,刘二狗那些小混蛋们谁不惦记着,怎么王烈就是看不到自己闺女的美呢?

    “我去看一看。”王烈眉头皱起。

    陈萱点头莲步轻移,跟在王烈的身后。

    村民们将刘国兴的家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纷叨着。大概的意思是村长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床边还有一摊血迹,他老婆下楼找他时被他身旁的血迹吓了一跳,连忙七大嘴巴八犬脚的将刘国兴打醒,硬是询问了个遍。

    可刘国兴哪记得昨晚发生什么,记忆中只有被蚊子盯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躺在床上,再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连徐晓三的嫂子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面对媳妇,他很难解释。首先他没有穿衣服,其次为何不在楼上睡,却偏偏要在楼下睡,万千个理由都没有被他媳妇听在耳里。

    大吵大闹的夫妻两,三百回合下来后把周遭的村民们都给吱声了过来看热闹。

    “等一下,媳妇,别打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刘国兴苦苦哀求。

    “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刘妇拿起拖鞋拍就打在刘国兴身上,一打就是一个红印子。

    “真没有,真的没有。你这是要我说几遍呢?我对你的忠一天地可鉴啊,你相信我。”刘国兴握住媳妇的手,摇头否认。

    “好,你不说是吧,今天不打你个半死不活,我就跟你没完。”刘妇左右一看,只见地上有一块厚实的板砖,她连忙拿起来就要朝着刘国兴的头上去砸。

    按理说,别人的家事不应该有人插手,尤其是村长家,万一被卷进去了呢?可要是出了人命,上岗村名声毁是小,上了头条是大。几个老妇连忙劝架,硬是将刘妇给拉了过来,一旁安慰。几大男人将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刘国兴搀扶起来,叹息一声。

    男人呐,男人的事男人能不懂吗?就算在外要找,也得偷偷摸摸。不过,刘国兴也是厉害,在自己媳妇面前那硬气的很男人啊,换做别人,早招了。

    陈萱看到这一幕,眼神不由撇向王烈。幸好王烈不是这样的男人,她相信王烈是忠一的,是绝对的好男人。

    “你们问问他,问问他那床单上的血迹是怎么来的!”刘妇气的一把甩开板砖,“今天你不好好交代祸害了谁家的姑娘,你就别想进家门!”

    王烈尴尬了,内心有些虚。昨天晚上自己是唯一一个见证了全部过程的人,要是说出来村长必定悲催,可要是把照片公布出来,村长照样悲催,自己也很难解释。

    该死的刘二狗,偏偏在这个时候不见了。王烈想打人的心都有了,找个什么理由才能糊弄过去呢?王烈想了老半天,承包土地?规划分配?这恐怕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知道。”王烈刚要开口,一老太太率先出声。

    众人望去,是隔壁家的张阿婆,上岗村内扯犊子老年协会的会长。

    “张阿婆,你说。”刘妇深吸一口气,缓了缓心情。

    “昨天晚上,我见那窗户灯光开着,然后看到村长穿着一条短裤在房间内不知道干着什么,再然后又出现了一个人,在村长身上指指点点,那晚上周边漆黑的,看不清是男的是女的,我又不敢上前。可是,今早啊,你一说血迹,那完了,不会是哪家的姑娘遭殃了吧。”张阿婆一拍手道。

    完了...刘国兴都想一头撞死在地上。

    要是张阿婆不说话,或许他能解释的清,可张阿婆一叨扰,他哪里能解释。他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媳妇杀人般的眸光朝着自己投射而来,他感到自己的时日无多。

    还有徐晓三那嫂子还真不够仗义,自己倒好,人都不见了,八成天没亮就跑了。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要死大不了一起死!

    刘国兴一咬牙,反正横竖都要完蛋,说就说吧!他站起身,胸板挺的老直。刘妇一看,这还得了,这老东西还想反了天不成。

    她一手拧在了刘国兴的耳上,轻轻一用力,刘国兴杀猪声般的咆哮起来,“上次喜欢一个男的,还是王烈,口味重我就算了,这次怎么说!”

    “啥,村长喜欢王烈?”

    “哎呀妈呀,这可爆炸了,想不到村长竟然是一个同性恋。”

    “啧啧啧,你说该不会昨天晚上躺在村长床上是个男的吧。”

    “有可能,我以前上厕所的时候,那里还得过痔疮,还出过血。”

    “哇靠,你这么一说,老子菊花一紧,今后得远离村长了。”

    .......

    在场的男性村民们个个自危起来,看向村长的眼神有些害怕。

    有几个男子还自觉的后退几步,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人。几人回头一看,好家伙,撞到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