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瑜生为你而不凡: 第五十三章 大结局

第五十三章 大结局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瑜生为你而不凡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从那以后,她就一直学着倩影的样子,她似乎成为了她的影子。她怎样打扮怎样说话,谢敏都会照着学。可是影子终究是影子,倩影拿到好文凭进入了上市企业成为了白领,在高高的楼层之上在干净明亮的办公室内。可是她依然只能在黑暗的小巷子里在酒吧舞厅里陪人买醉。

    倩影是孤儿院里所有人的羡慕对象,是院长的骄傲。作为如同亲生姐妹的谢敏也开始觉醒到自己不想再那样下去了……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并没有比倩影输多少,论外貌还是身材,她一直都是孤儿院里最标志的美人。只要稍加打扮一下,没有人能看得出来她的过去。

    几年后,谢敏进了专门的礼仪学院改变了自身的气质,也改了名。靠着美色结实了一些富家子弟,也有不少有钱人想要娶她为妻,但是她都拒绝了。直到米子杰的出现,她了解到米子杰的一些背景,得知他不仅自身是个大企业家,他的儿子更加了不得,当时的米美虽然还未上市,但是维克多年少有为,米美已经被很多机构评选为最被看好的一家企业。

    就是这个人了。当时的谢敏靠着直觉,认定了她的未来。

    在那几年,她和倩影的关系其实还很好,两个人只是各自在自己认为的人生道路上互相努力着。可是什么时候开始,似乎变成了一种较劲。她不想输给倩影,或许倩影也是这么想着。

    打算成为米家夫人的时候,她便一直在抹去自己的过去。过去的那些人事物都不可以被知道,可只有倩影,是她最后一个舍弃的。她告诉倩影,自己出国了。

    明明是离得很远的城市,明明自己隐藏得很好,可为什么倩影会知道呢?

    让她完全想不到的是,柳倩影居然是米子武的情人,她一直就活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这不可能是巧合,柳倩影是怎样的人,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她可以怜悯人,可以施舍别人。但是她是一个绝不会让身边的人比她活得更好的恶毒女人,谢敏的所有手段也不过是学着她的样子。即使她再怎样成为人上人,她骨子里还是恶毒的。

    柳倩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打算扳倒她的呢?

    几天后,米子武在逃往国外的路途中被警方抓获,而他也终于坦白交代了,自己杀害哥哥米子杰的事实。

    米子武很早就知道维克多患病的事情,只是他一直替维克多隐瞒病情,只是因为他不能让警方知道在维克多的分身去见安瑜的时候,他偷偷地回到米宅。

    晚宴的那天晚上,米子武得知了倩影失踪的事情,知道自己被骗了。一穷二白还可能遭受牢狱之灾,令他突然想到一个铤而走险的方法。他穿着维克多的衣服,偷偷潜到米宅,原本打算偷一些钱再跑路。进去的时候,他一下子看到保险箱,当时脑子一热就想撬开保险箱。可就在这时,哥哥突然出现在房间里,他并不知道米子杰当时刚喝下后母准备的安眠药,米子杰觉得有些难受,看到他的时候是想要向他求助。

    由于害怕被哥哥发现自己偷盗,情急之下掐了他的喉咙。哥哥再次晕过去,慌张之中他认为哥哥死了,只好让哥哥变成上吊自杀的假象,然后慌忙从后花园逃走。而缇娜因为一心怀疑维克多,所以才把穿着维克多衣服的叔叔米子武的背影认错成哥哥。

    不久之后,柳倩影也归案自首了。她的内心其实非常矛盾,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她有时候也会受不了良心的折磨,只是骨子里生出来的邪恶又一直让她无法收手。只有当她得知谢英梅终于落网,她才能感到释然。正如谢英梅所想的,柳倩影勾引米子武,完全是出于报复的心理。给米子杰还有警方写匿名信也都是基于此。她和谢敏一同在孤儿院长大,而她付出了那么多年的努力,付出比一般人更刻苦的学习才换来的光明人生。却抵不过谢敏只是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她的心理完全崩溃了,再也无法回到当初认识那个大学生时,突然产生的单纯向往感。报复性的心理一步步使她沦陷得越来越深,也彻底把米子武的人生也一起毁了。

    维克多在接受治疗的前一天晚上,打开了那份一直藏在谢英梅的梳妆镜后,父亲的真正遗书。

    遗书里写了他的所有忏悔,以及对于过去伤害他们母子的悔恨。最后他写下了一句话,“我的所有资产都在只有你才知道的那个地方。我的孩子,我知道你还记得那年的夏天,我们一家三口度过的那个美好的日子。原谅爸爸,原谅爸爸。”维克多能够想象出来,也许当米子杰写下这份悔恨遗书时,或许他真的是从内心感到悔恨吧。但是伤害真的可以通过言语抚平吗?

    从倩影那里追回被叔叔转移的六千万财产,已经足够让米美度过寒冬。他从一开始或者他的内心从来没有一刻想过要米子杰的财产。他多么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缇娜没有生病,后母没有被抓,叔叔没有一直在欺骗他,米子杰也还令人讨厌的活着……

    为什么人们要这样互相伤害呢。

    维克多眼眶湿润着,却不是因为爸爸的这份遗书,只是他突然理解米凡的梦想。“我的梦想是开着冰淇淋车到处去卖冰淇淋,和爸爸妈妈一起……”这的确是他小时候的梦想。

    结局

    在维克多去医院接受治疗以后,安瑜便离开了米宅,她没有告诉维克多,是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告别。

    安瑜收拾着行李,看着那些漫画书,那些画册,那是她的梦想。可是现在她真的需要重新休整一下,见到了米宅的这些事情后,她突然特别想念家乡的父母。以前因为父母不支持自己画画,她瞒着他们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坚持着梦想。她没有觉得自己失败了,相反的,她因为自己的梦想学到了很多,也见识了很多。有时候,或许梦想并不需要一个结果。只是在其中的时候,努力,坚持,向往……以这些充盈着自己的世界。

    安瑜坐着长途汽车回到了熟悉的那个海边小镇。看着沙滩上孩子们在玩耍,她想起了小时候也和两个男孩子这样欢快地一起玩。当时她还很小,记忆也不太清晰,只是她记得好像有个小男孩总是特别照顾她。

    回到家里后,安瑜向父母坦白了自己在大城市并非如他们所想的做着稳定的工作,而是一直在画画。原本以为会被父母臭骂一顿,已经低着头做好挨批的心理准备。然而爸爸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让她去吃饭。

    妈妈准备了很丰富的大餐,就好像过节一样。

    吃过晚饭后,爸爸突然问她,“你的画真的获奖了吗?拿出来让我看看。”

    安瑜有些意外,但还是赶紧把自己获奖的画拿给爸爸看,爸爸看了好一会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毕竟那是漫画啊。但是爸爸走的时候却把画带走了,之后一直挂在他的书房里。

    回到家里之后,安瑜常去海边散步,一方面她想要梳理下今后该做些什么,一方面她也忍不住总会想到米凡。不知道他接受治疗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米凡会不会完全消失了。他们之间的那些记忆,是不是永远只有她一个人记得。

    安瑜慢慢走到了悬崖边上,小时候她最喜欢这个悬崖礁。风吹拂着,海浪拍打着礁石卷起层层叠叠的白色泡沫。海风带着一丝净化心灵的海盐味道。

    日落时,海豚越过海面。波光粼粼的海面,晚霞的光芒,所有的色彩都构成了一副天堂级别的美景。不像是人间所有,大自然的美丽,在每个人心里都是不一样的感受。而她想要画画的初衷,也是她想把眼底的和心底里看到的结合在一起,融合在画作里。让更多人去体验到生活里除了繁琐和现实,还有她所体验到的那种仿佛穿越了时空超越了这个世界直抵心灵的那份美好的感受。

    假如真的有神明,创造人类的初衷一定不是让他们困于迷茫和每日为了生计和未来奔波。作为一个可以体会到这个世界无形之中的美好和美丽的其中一员,有时候只是一个午后,一片落在窗帘的阳光,都会令她沉迷其中。那些光线的虚虚实实,那些流转波动,色彩的变化,都会让她仿佛醒着却活在了乌托邦世界。

    安瑜正在感受着海风的温柔抚摸,这时候身后却有个人惊讶地说道,“安瑜?”

    她回过头,看到是穿着黑色风衣站在礁石上的维克多。

    安瑜张了张口,虽然一直想着这张脸,但是真正看到的时候,却觉得有些不真实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维克多走了上来,他的表情比安瑜更吃惊。

    “我,我住在这边……”安瑜愣了一下,她最开始产生的念头是维克多是来找她的,但是他这么问又让她觉得维克多并不知道她住在这里。

    “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维克多的表情看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他一直想到米子杰的那封信,记忆里的那个地方,这是他们一家三口曾经最喜欢的地方。小时候他也是住在这里的,当时还有袁肖霖和那个小女孩……小女孩?维克多看着安瑜那张脸,在夕阳之下,仿佛看见了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维克多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

    “你突然笑什么,你还没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安瑜挽起被风吹乱的头发。

    维克多摇了摇头,“这里是我小时候常来的地方。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些过去的事情,想要回来看看,没想到会遇见你……”

    “是这样啊。”安瑜说不清楚自己的内心是不是突然有些失望,或许维克多身体里的那个米凡真的消失了吧,所以只有她还在想着这种可能性。安瑜重新将目光投向了天空。

    “云真漂亮。”维克多也看着天空说道。

    “是啊。大自然赋予人类多么美丽的景象,可是社会运作却一直在剥夺掉个人能够享受此等待遇的权利,将与世界亲近的片刻变成了奢侈。”安瑜不由得感慨道,“不过也许是因为我经历的还太少,又或许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吧。”安瑜自嘲地笑着。“但是这些就是我看着天空时真实的想法。”

    她说这些的时候,维克多一直没有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还记得我们的梦想吗?”维克多突然在她身边说道。

    安瑜回过头来,有点疑惑地看着他,维克多的脸上出现了米凡的笑容。

    “米凡?”安瑜捂住了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戴维医生的治疗起效了,我并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所有事情。”维克多将手放在口袋里说道,“你也许会怪我没有来找你,但是……我真的还无法保证我的病会不会再复发,我可能会伤害到你。”他转向安瑜,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你可以给我一些时间吗?让我的病情再稳定一些……”

    安瑜抱住了他,泪光在眼眶里打着转,只能拼命地点着头。原来她一直都放不下啊。

    完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