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091章 当然是打死她了

第091章 当然是打死她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下一章

    乡民们上前动手时,孟大夫妇上前阻拦。

    叶氏道:“你们凭什么说是蒹葭做的!你们亲眼看见了吗?”

    孟蒹葭脸色惨白,惊惧地簌簌哭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大家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还问过絮絮药去哪儿了,絮絮说她也不知道……”

    乡民便道:“去把孟絮絮也叫出来!”

    孟絮絮在房间里再也躲不下去,叶氏与贺氏拦不住,被几个乡妇挤进门,强行把孟絮絮给拽了出来。

    这时的孟絮絮哆哆嗦嗦,害怕至极,满脸的恐慌之色,明显的不对劲。

    孟蒹葭梨花带雨地道:“絮絮,你快告诉他们,老鼠药都到哪里去了?”

    这话一出口,便是无形之中把所有的怀疑和压力全往孟絮絮身上推。

    孟絮絮只一个劲地颤声道:“不是我……不是我……”

    她这一看就是过度心虚。

    这时突然有乡民出声指证道:“哦,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刚好路过去地里干活,看见孟絮絮去过井边。”

    那乡民道:“当时孟娬的娘也在井边打水,结果孟娬娘打完水回去,听说是熬了解暑茶喝了以后就不好了!肯定就是她干的,除了她还会有谁!”

    乡里闹得沸沸扬扬,扭着绑着孟絮絮要送去发落,孟大夫妇和贺氏一路追着,起初是叫骂不止,到后来又哭又喊,动静着实大。

    外面的嘈杂和愤慨的人声,衬得孟娬家里,十分宁静。

    孟娬正在屋里喂夏氏吃粥。

    中午是旭沉芳操的锅勺,殷珩在院里尝了一口他煮的菜羹,点评道:“有点咸。”

    旭沉芳自己也吃着,道:“有本事别吃。”

    殷珩吃得心安理得,道:“我建议你下次可以少放点盐。”

    旭沉芳挑挑眉,“你还不如建议你自己别那么多事。”

    那喧哗声就打家门前经过,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充耳不闻,似全然不受半分影响。

    后有一个乡民来敲门,旭沉芳过去开门,乡民说道:“下午就要处决投毒凶手孟絮絮了,你们要去看吗?”

    旭沉芳挑唇微笑,道:“找到了真凶就好,下午我们自是要去看的。有劳你特地来告诉我们。”

    他的招牌微笑,没几个人能抵抗得了的。即便来通知他们的是个乡汉,也不禁被旭沉芳的笑容晃得有些飘飘然。

    孟娬从夏氏屋里出来时,正好就看见乡民腼腆地笑笑,然后跑远了。

    随后旭沉芳递了一碗菜羹给孟娬。三人一起蹲在屋檐下吃菜羹。

    孟娬问:“刚刚他来干什么?”问的是那个乡民。

    旭沉芳顾着吸汤,殷珩漫不经心道:“说是投毒的凶手抓到了。”

    孟娬从碗里抬起脑袋,眯了眯眼:“哦,然后呢?”

    旭沉芳道:“然后请我们下午去观看处决仪式。”

    孟娬道:“我还没去找她算账,她就先玩火自焚了?”

    旭沉芳亦微眯着眼,道:“这可能就是你说的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皆是天意。”

    孟娬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殷珩,道:“是吗。”

    殷珩放了碗筷,拭了拭嘴角,道:“下午阿娬要去看看吗?”

    孟娬道:“我要是不去看看,不是辜负了这份天意么。”她想了想,又回头看向两人,道,“既然大家都是喝一口井里的水中毒的,乡民们的中毒之症都很浅,歇两天就没事了,根本不会有危险,而我娘和旭沉芳却是险些丧命,对此巨大悬殊,天意怎么看?”

    她家的这两人和乡民们根本不是同等条件下中的毒。她能注意到这一点,总有其他人迟早也能注意到这一点。

    旭沉芳拿筷子头轻轻敲了一下孟娬的额头,那指节素白如玉,分外好看。他笑意浅浅道:“天意岂是我等凡人所能随意揣测的。”

    半下午的时候,日头依旧很大。

    穗乡里注定不平静。

    孟絮絮被绑在木柱子上,晒了一个中午,怏怏无力,哭得嗓子都哑了。

    乡民们纷纷聚在这里,商议怎么处决她。

    敢给全乡的人下毒简直心肠歹毒、罪大恶极,因而有建议把她沉塘的,也有乡民觉得这样太便宜她了,建议火烧的,大热天的被活活烧死,那样才解恨。

    孟絮絮恐惧到了极点,因为不管乡民们怎么讨论,都没有一个人建议放过她的。

    后来,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孟大夫妇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烧死,扑上前去救孟絮絮,被乡民们七手八脚地拉住。

    孟絮絮又开始哭,眼泪哭干了,发出绝望的嘶喊。

    叶氏挣扎道:“放开我!她还是个孩子啊!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

    “她投毒行凶、害人性命,还只是个孩子吗?是谁告诉你,孩子就可以为所欲为,铸成大错以后就不用受到惩罚了?”

    冷静的声音从人群的背后传来。

    大家纷纷让开,只见孟娬正缓缓走来。

    孟娬冷嗜地看向孟大一家,道:“子不教,父母之过,如果你们真认为她还只是个孩子,那就该由当父母地上去承其罪过,受其代价。”

    叶氏怒极,又哭嚎道:“是谁教你在此大放厥词的!那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

    她想朝孟娬扑过来撕了她,可惜不如愿,被乡民们拦住。

    孟娬笑了笑,道:“我可要不起这个想害死我全家的妹妹。”

    便有乡民出声道:“孟娬,这次就属你家的人中毒最严重,你说说看,该怎么处置孟絮絮。”

    孟娬移目看向被绑的孟絮絮,那眼神漆黑无波,嗜人的寒意幽幽腾起。继而她缓缓勾唇,露出一抹邪佞又天真的笑,道:“当然是打死她了。”

    孟絮絮瞪大了双眼,那一瞬间仿佛被人彻底宣判了死刑。

    孟大一家犹在那破口大骂,拼命想阻拦。

    乡民拿了粗棍子,要是他们再敢上前,就连着一块儿打,这才消停了。

    紧接着,孟絮絮就被押着摁在了地上,乡民抡起棍子,就往她的腰背和臀上打去。

    这一棍下去,孟絮絮惨叫一声,终于被剧痛给拉回了现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