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147章 杀鸡儆猴

第147章 杀鸡儆猴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下一章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里表演的可不正是熟脸孔,一个个全是从穗乡里出去的乡霸!她眼神搜寻过去,终于看见了孟娬的身影,就是化成灰她都认得!

    还有王行,一袭白衣,依旧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周遭的喧哗欢呼仿佛丝毫影响不到他,他身在俗世,却不染尘埃,依然有临仙之姿。

    孟蒹葭怎么也没想到,孟娬和王行居然沦落到街头卖艺了。这种时候,她应该上前去,打赏他们几个铜板,也不愧是相识一场。

    但最后孟蒹葭忍住了。

    逞一时之快,只会给自己找来祸患。

    她放下帘子,让车夫换路。

    ————————————

    孟娬那边的乡霸们风风火火地卖艺时,百姓们都去围观叫好了,而这边的耍猴卖艺则冷冷清清。

    同样是上次那个卖艺人,也同样是那只活蹦乱跳的猴儿,之前还没有胸口碎大石的时候,每天能挣百来个铜板;而现在,猴儿使出浑身解数,也只能挣十来二十几个铜板。

    卖艺人十分恼火,稍不顺心,就把猴儿打得跳脚嘶叫。

    先前他也去胸口碎大石那边看了两眼,看看究竟是哪些人在抢他生意。不想看见孟娬和殷珩时有些眼熟,继而很快就想了起来,这可不就是当初看他耍猴却不给钱、还阻止他教训自己的畜生的那两人吗?

    没想到他们转头也干起了这行!这是摆明了故意抢他生意!

    卖艺人不由更加愤恨,却一直苦于找不到办法砸对方的场子。

    有一次卖艺人教唆自己的猴儿去那边场上作乱。

    彼时乡霸胸口上铺着三块大石,操锤的人是殷珩。大家都非常想看殷珩砸锤,正呼声阵阵时,突然从人群里窜出一只猴儿来,直朝殷珩飞快地跑去,还往他肩上推了一把。

    这一来,殷珩手上力道失衡,就很容易砸出事故。

    然,殷珩一锤落下去时,尽管被绊了一下,却依然稳稳沉沉,碎掉三块大石,而乡霸也毫发无损。

    群众不由更是喝彩连连。

    而那只猴儿惹得众怒,大家都建议赶紧抓住它。猴儿面对周围全是人,一时东张西望,十分惊慌无措的样子。

    孟娬忙过来抚了抚殷珩肩背上被猴儿抓出的几道折痕,问道:“阿珩,它抓伤你了吗?”

    殷珩道:“没有。”

    猴儿只是推他,并没有抓他。

    孟娬便回头看着它,当然也还记得它,道:“算了,让它走吧。”

    猴儿对着她挠头咧嘴的,它不会表达,但孟娬却感觉它看见自己好似很开心的样子。

    正逢一道尖利的口哨声自人群外响起,猴儿得了指令就又飞快地蹿了出去,一下子就没影儿了。

    孟娬不难猜到,定是那猴儿主人眼红这边的热闹,所以派了它来使坏。

    结果猴儿使坏未果,被猴儿主人拎回去后,又是毒打一顿。

    ————————————

    旭家药铺是城里最大的药铺。城里稍富裕一点的人家,看病吃药都会到这里来。

    因而药铺的生意一直都是别家无法比拟的。

    可这家药铺却是在旭家尚未分家之前就设立的老字号,不是单属于旭家主家的,两个旁支分家每年都会从药铺经营里抽取红利。

    只是旭家家主一倒,旭沉芳被赶走,现在这家药铺就顺理成章地由旭明宥在打理经营。

    今日药铺里照常迎来送往。

    上午时,陆陆续续有好几个人进药铺买药,掌柜的一面笑脸相迎,问买什么药,一面不着痕迹地将来人打量。

    见买药人衣着丝毫不寒酸,开口又是来买贵重药材的,掌柜的便将贵重药材摆出来,价格只管往高了虚报。

    对方看样子不太懂行,压了两句但没把价格压下来,最后还是买走了。

    掌柜的亲自把人送出门口,这才折身回来叫账房过账。今天一天的营收比得上平时好几天的。

    哪想,还不过半个时辰,旭二爷和旭三爷就脸色阴沉地带着人亲自到药铺里来了。

    掌柜的见状心里一咯噔,连忙陪着笑脸迎了上去,问:“哎唷,二爷三爷怎的亲自过来了?”

    他回头便使了个眼色,嘴上叫店里的伙计看茶。伙计一进后院就匆匆从后门跑出去通风报信了。

    二爷三爷直接让掌柜把账本拿出来,他们是来查账的。

    掌柜的又去把药铺的账本送到眼前来。

    听掌柜的说药铺的药材出入都是及时记录在账的,就在他们来之前,还刚刚记上了几笔。

    然而二爷三爷一翻,勃然大怒,一拍桌立刻命人把掌柜的和铺子里的所有伙计押起来。

    原来旭二爷和旭三爷在来之前都收到了一个消息,消息说旭家药铺做虚账假账,他们所收到的红利,远远不抵药铺实际的盈利。

    二爷三爷并不知真假,但也不能放任不管。消息要是真的,那他们还不知旭明宥究竟私吞了多少!

    于是两人一合计,便找了些个面生的人到药铺里来买药。再用买药的价格到药铺里来一对账本,两者相差了一大截,顿时就知道猫腻了。

    旭家家主已经很久没有亲自打理旭家药铺,之前旭明宥打理过一阵,旭沉芳也打理过一阵。旭沉芳还因为药铺亏损得厉害而被赶出了旭家去,二爷三爷上个季度甚至都没有红利拿。

    但是现在他们知道,药铺并不是因为亏损,而是故意有人在弄虚作假,私吞盈利。

    二爷三爷都是生意人,彼此心知肚明,一个小小的掌柜和这些账房伙计,根本没有胆量那么做,必然是背后有人授意。

    至于这个人是谁,都不用大家明说。

    这时药铺外面已经陆陆续续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二爷三爷正好就着这个机会,把药铺的掌柜伙计全部打出来,并对百姓们扬声道,旭家药铺一直以来以救死扶伤为本分,可是这些人以虚高的价格把药卖给城中百姓,今天他们正是来清理蛀虫的。

    百姓们连连叫好。

    掌柜和伙计被按在地上打板子,惨叫声此起彼伏。

    忽而,掌柜的和旁边的伙计的眼前,跃入了一袭绯衣。

    两人痛得冷汗淋漓,缓缓仰头去看,见是旭沉芳正抚扇而立,他黑眸懒散玩味,而面上永远是那副风流不羁的笑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