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158章 只是单纯地想弄死他

第158章 只是单纯地想弄死他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下一章

    在她愣神之际,殷珩便拿过她的手指,含在嘴里吮了吮。孟娬手指才后知后觉传来湿痒的刺痛。

    孟娬有些心神不宁道:“阿珩,我突然想回去了。”

    殷珩道:“好。”

    两人路过清芳斋,孟娬道:“你等等,我给娘买点点心带回去。”

    街上台子那边,酒会还在继续,只不过站在台上拼酒的人已经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有的摇摇晃晃,但坚持着屹立不倒。

    孟娬和殷珩从街口穿了进去,走在回家的小巷里。

    巷中和街上的喧哗比起来,显得非常的幽静。

    孟娬还在想,今晚她和阿珩算是回来得很早的,估计夏氏都没料到吧。她也不想让夏氏守着给他俩开门守到很晚。

    然而,当走到家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孟娬便发现院门松敞了一些。果真她轻轻一推,门并没闩着,而是虚掩着的。

    家里传来一些响动,还伴随有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以及夏氏惊恐至极的啜泣声。

    孟娬当即夺门而入,便朝夏氏的房间冲了进去。

    夏氏房间里的灯已经熄灭了,房里一片凌乱,椅凳倒成一片,茶器也碎了一地。绣篮里的针线全部散落出来,稀稀拉拉到处都是。

    光线阴暗,看不清孟娬脸上的表情。她抓起桌角的从绣篮里落出来的一把剪刀,直接朝那角落走去,高高举起剪刀,再狠狠落下,扎进了正粗喘着的男人后背上。

    顿时响起一道惨叫声。

    夏氏蜷缩在角落里,终于崩溃,紧紧抱着自己无助地哭出来。

    孟娬弯身就拎着男人的衣领,把他从房间里拖出来。一路磕磕碰碰,撞到桌椅上发出咚咚响。

    那男人后背被刺穿,自己反手伸到背上,忍着巨大的疼痛,硬是把剪刀拔了出来,沾得满手鲜血。他酒完全醒了,对孟娬痛恨至极,便抓着剪刀又往她拎着自己衣领的手臂上扎去。

    殷珩一根木闩精准地飞投过来,把他手上的剪刀打落在地。

    孟娬听到那利器落地的声音,回过头来看。

    回廊微弱的灯火映衬着她那张脸,脸上溅开点点血迹,显得妖冶而阴冷非凡。

    男人浑身发寒,瑟瑟颤抖,张口就想解释:“我还没……”

    孟娬一把将他丢在院子里,一声不吭地捡起地上的剪刀,踩着他的腿,在他的惊叫声和剧烈的挣扎中,再次把剪刀扎下,手法之利落干脆,狠狠扎进了他的两腿之间。

    “啊啊啊——”痛到扭曲的极致惨叫声倏地爆出,打破了这冷清空寂的后巷。

    孟娬再捡起地上殷珩方才投过了的木闩,一下又一下往这男人的头上砸去,砸得他头破血流。

    谁也没想到,在这本该欢闹的夜里,会发生这样一件事。

    殷珩神色微变,道:“阿娬,先冷静一点。”

    孟娬声音幽冷如毒蛇,道:“我现在很冷静,我只是单纯地想弄死他。”

    可是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殷珩耳力极好,听见外面有重重脚步声正往这里来!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且脚步声的紧密程度,根本就不是临时起意来凑热闹的普通人!

    再这样放任下去,孟娬只会遭了他们的算计!

    殷珩快速到孟娬身边来,抓住她的手一举夺过木闩,挥袖就将她拂开,肃声道:“回房去,立刻。”

    可这时脚步声已经到外面了,明亮的火光把漆黑的夜色镀亮。

    地上的男人当即嚎啕大叫起来,“杀人了!要杀人了!救命啊——”

    话音儿一落,外面的人破门而入。他们举着火把,身上穿的俨然是官府里官差的公服。

    男人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朝他们爬去,边指着孟娬,惊悚道:“大人救命,大人救命,这个疯子,她要杀我——”

    官差看向孟娬,冷声喝道:“大胆刁民,竟敢目无王法,杀人行凶!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于是几名官差当即上前来拿孟娬。孟娬站着未动,沉着的一双眼里,阴冷嗜杀,盯着地上的男人,道:“他擅闯我家门,欺辱我母亲,不该杀吗?”

    官差道:“秉公执法那是官府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刁民善作主张!”

    孟娬幽幽道:“那是不是要把他也抓起来?”

    官差头目示意,另两个官差就去把这男人押了起来。男人满头鲜血,断断续续地叫苦不迭:“大人冤枉,我冤枉啊——”

    殷珩把孟娬护在身后,道:“官爷,凶器在我之手,与她何干。”

    官差道:“那就两个一起带走!”

    孟娬不等官差碰到殷珩,便拉着他的轮椅反往后一掩,道:“他坐在轮椅上连弯腰下去都困难,怎么行凶?何况他一身白衣,连一丝血迹都没沾上。”孟娬瞥了那男人一眼,又幽幽道,“只抓我一个,我跟你们走。”

    孟娬很快意识到,这些官差有备而来,绝不会空手而归。可她也一样,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她才能飞快地做决断,与其她和殷珩都被抓走,还不如抓她一个,她也好见机行事做了结。

    孟娬的一记眼神,看得在押的男人心头一阵胆寒。

    他突然有种感觉,她完全是因为自己要被带去衙门,她才肯跟着一起去,她不会就此罢手,一旦被她逮着机会,她必然还要对付自己。

    男人自己安慰自己,不怕,进了官府,谁也不能为所欲为。

    “阿娬。”殷珩扼住了孟娬的手腕,不赞同地低唤她一声。那手上的力道,分明不容她就这么离开。

    孟娬回他道:“阿珩,你必须留下,你和我走了,我娘怎么办?”

    殷珩握着她的手一顿。

    她回头看着他,很勉强地轻轻扯了扯嘴角;她笑不出来,她也笑得很难看,但她不想让阿珩为她担心。她道:“别怕,这次我醒着呢。”

    她知道他担心什么,他怕会像上次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抓走,她受苦的时候他却无能为力。

    但这次不一样了,这次她是无比清醒的,那就没有再任人宰割的份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