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205章 你们俩当检点一点

第205章 你们俩当检点一点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下一章

    旭二爷开门见山道:“那个粮商是哪里人,现在人在何处?”

    孟蒹葭摇头道:“妾身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那粮商卖的米全是霉米,你说你不知道?”旭二爷火气一上来,手里一盏滚热的茶水连着茶杯一扬手就朝孟蒹葭掀了去。

    孟蒹葭连忙抬手就护住自己的脸,那滚烫的茶水顿时泼在孟蒹葭的手上,烫得她尖叫。

    孟蒹葭哭得悲惨不已,泪流满面道:“二爷,妾身真的不知道,妾身为了二爷甘愿以身犯险,偷偷把粮商的事告知给二爷,事后被大公子知道了,还遭了一顿毒打!二爷为什么就不相信妾身的忠心呢!”

    说着她就坐起身来,背对着旭二爷,也顾不上堂上还有这些男人,就哆嗦着解了自己的衣带,露出后背给旭二爷看。

    这个时候她要是再扭扭捏捏,真有可能被打死在这里的。

    她后背的伤势还没痊愈,留下一道道错落的伤痕,蜿蜒可怖,而且疤痕很深,可见下手的时候是半分都没有留情的。

    旭二爷倒没有料到,一时愣了愣。

    照旭明宥那个阴狠的性子,把她打成这样一点都不足为奇。

    旭二爷面色阴晴不定,他也开始有些不确定,到底是那个粮商奸诈狡猾、以次充好,还是孟蒹葭从中作梗。

    孟蒹葭回头,凄凄惨惨地望着旭二爷,红肿的脸颊和嘴角,淌过眼泪时如雨打海棠一般。她道:“现在二爷肯相信妾身是清白的了么?妾身绝无半分坑害二爷的心……”

    旭二爷沉着脸不出声,孟蒹葭将衣衫拉了起来,才一无所知地询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孟蒹葭得知那个粮商卖给旭二爷的米全是霉米过后,也十分生气并且自责,只是她也不知道粮商到底是何许人,她道:“那个粮商最初是和大公子接洽的,说不定大公子会知道……二爷如果还肯相信妾身的话,妾身回去一定帮二爷详加打探……”

    最后旭二爷放孟蒹葭回去了。

    孟蒹葭出门之时,旭二爷在身后道:“丑话说在前头,将来若是叫我发现你背叛我,你该知道后果。”

    孟蒹葭身子一颤,声音里也不自觉夹杂了些轻颤,道:“妾身知道的。”

    她回到马车里,终于才松了口气,不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在只是肿了,并没有留下伤口。

    同时她又不得不提心吊胆一把。

    这次蒙混过关了,要是下次旭二爷发现是她干的,又该怎么办呢?

    只要抓不到那个粮商,旭二爷手里攥着这大把的霉米,也只有自认倒霉。他不可能把这些霉米直接拿到市场上去卖,否则前几天阿娬记的霉米事件才查出是有人教唆,要是让人发现他的粮仓里有霉米,那可就有嘴说不清了。

    最后他让人把霉变得不严重的大米挑出来,去了霉色,磨成了米面,和其他的面粉混合在一起,成色看起来就有了很大的改善,然后再拿去卖。

    孟蒹葭说要帮他打探那个粮商的消息,然后就再也没消息了。

    城外的庄稼地里陆陆续续收成以后,渐渐农民百姓们需要购买农药的情况就少了,加上城里也有别家钻研出了这农药里的成分,所以波尔多药液的销量不比之前。

    得空的时候,孟娬便和殷珩一起商量,下一个赚钱营生的法子。

    彼时,殷珩坐在廊下,长椅上放着的是一些笔墨,他让猴不归去把家里的灯笼都取下来。灯笼纸用过一段时间后已经老旧了,殷珩重新糊了灯笼纸,再往上面添几笔墨彩,看起来便是另一种韵味。

    孟娬在旁边帮忙糊纸,时不时看一看殷珩笔下的景致。

    他有画杨柳,有画松柏,每一副寥寥几笔的风景总能在他手上变得栩栩如生。

    猴不归也凑过来望两眼。看见殷珩往灯笼纸上描绘出来的猴影儿,高兴得手舞足蹈。

    殷珩放下笔,随手拿着那只灯笼,吹了吹上面的墨迹,道:“想好要干什么了么。”

    孟娬一直追随着他的动作,觉得他认真起来实在太有杀伤力,自己已经不知糊错了第几张灯笼纸。殷珩这么问的时候,她的眼神还停留在他好看得过分的洁白手指上。

    微风拂来,他指间仿若夹杂着点点墨香,钻进孟娬的鼻子里,十分清淡好闻。

    殷珩看了看孟娬,她方才后知后觉地回了回神,道:“我还没想好。”她拿着一只翻新好的灯笼在手里来回看,随口又道,“不如去卖灯笼好了。”

    殷珩道:“卖画呢?”

    孟娬一顿,抬头看着殷珩,渐渐那双眼睛变得十分明亮,如坠星辰。她笑了起来,眼眸微弯,道:“阿珩,你的意思是,你作画拿去卖吗?”

    殷珩道:“嗯。”

    孟娬蹭地站起来,一合掌喜滋滋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阿珩你作画作得这么好,一定会有人买的!”

    殷珩微微笑道:“但愿吧。”

    他这挑唇一笑,唇角隐隐上扬,如广袤天空里一抹风清云华,温润无暇。

    孟娬从不吝对殷珩的赞美,道:“阿珩,你这样真好看。”

    殷珩抬眼看她,眼神若浅若深。恰逢一缕风悄然游走在廊下,吹乱了孟娬耳边的发丝。他朝她伸手,低声道:“过来一些。”

    孟娬依言弯身过去,他替她理了理耳发。

    猴不归看看孟娬,又看看殷珩,突然在孟娬背后推了一把。孟娬猝不及防,被猴不归给推进了殷珩怀里。殷珩顺手将她搂住。

    孟娬一回头,就看见猴不归站在长椅上,一边拍着手掌,一边喔喔喔地叫着起哄。

    夏氏听到猴不归的声音,也从厨房探出头来看,结果看见孟娬和殷珩抱在一起,当即沉了沉脸,道:“光天化日之下,不成体统!”

    孟娬抗议道:“是不归推的我!”

    夏氏道:“要不是看见你和王行总不避讳它,它懂个什么?你们俩当检点一点,莫要教坏了小孩子。不归快过来。”

    不归笑嘻嘻地窜到夏氏身边去,进厨房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