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229章 看不惯你,就想弄你

第229章 看不惯你,就想弄你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下一章

    布政使忙往后靠了靠,像看瘟神一样神情古怪道:“你站住,再上前来本官就治你的罪!”

    孟娬只好止步。

    布政使又头皮发紧道:“你收拾收拾,打哪儿来赶紧回哪儿去!”

    孟娬遗憾地叹口气,道:“好吧,我本来还觉得可以当回少夫人过把瘾呢。”

    云夫人看看孟娬离开的背影,又看看布政使,面色急切道:“就这么让她走了吗?那阿洋可怎么办……大人为何这般……”

    布政使这才把昨晚做的梦说给云夫人听。

    云夫人听后一阵惊疑不定。因为她昨晚没有任何知觉,可布政使却能讲述得十分清楚,恐怕不是无中生有。

    云夫人忽觉后背凉飕飕的。

    她瞧孟娬是极好的,可如果孟娬的命不好,反而要让她儿子折寿十年的话,那无论如何也不能娶进家门的。

    这厢,孟娬从布政使堂上一出来,阳光明媚,她眯着眼打后花园经过,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调调十分婉转轻快。

    她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只需回院里,叫上猴不归,便可以一起回家了。

    然半路上,恰好和来花园走走的孟蒹葭狭路相逢。

    彼时孟蒹葭看见了她,脸色变了变,调头就想往别的方向走。可她和孟娬正走在一条路上,眼下又没有别的岔路,正好孟娬也抬头看见了她。

    孟娬邪邪地挑起一边嘴角,朝她笑了笑。

    孟蒹葭心头发紧,转身便匆匆往回走。

    这里虽是旭家后宅,可前几次的事还犹如昨日,她到底也不敢和孟娬正面相撞。

    孟蒹葭急步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再回头看去时,已然不见了孟娬的身影,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也放慢了脚步。

    可当她经过下一个岔路口时,突然从旁边闪出一道影儿。孟娬便如鬼魅一般,青天白日地出现在孟蒹葭面前,嘴角带着笑,让孟蒹葭看得不寒而栗。

    孟娬道:“做了亏心事吗,不然你这么怕我做什么。”

    孟蒹葭强自镇定道:“我只是不想与你起争执罢了。”

    孟娬挑眉道:“你怎知你会跟我起争执?”

    孟蒹葭咬了咬唇,道:“因为不管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错的。可我从没有害人之心,是你不肯相信我,如此我只能对你避而远之。”

    孟娬好笑地看着她,道:“上次的鞭伤,还有布政使让人掌你的嘴,我看你好得挺利索的,这么快就又能活蹦乱跳了,皮又痒了?”

    孟蒹葭面有屈辱之色,但更多的是凄凄楚楚,无辜可怜。

    孟娬问道:“旭三的药,是你给他的?”

    孟蒹葭一惊,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孟娬一步一步走来,孟蒹葭不禁一步一步往后退,孟娬语气陡然生起一股肃寒之意,道:“你连一个傻子都不放过,你说你从没害人之心?”

    孟蒹葭惊慌地转头就跑。

    只是刚来得及迈开步子,忽裙角重重一顿,再听嘶啦一声,裙角破裂,孟蒹葭便重重地栽倒在地,面门直接磕在了地上。

    这一摔摔得结实,手肘膝盖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孟蒹葭痛叫出声,刚想抬头喊救命,孟娬就踩着她的后脑勺又一脚给摁在了地上去。

    孟蒹葭抽着冷气,痛苦道:“孟娬,这里是旭家!”

    她随身携带的丫鬟都看傻眼了,没想到孟娬会如此直接粗暴,一时震在了当场。

    等丫鬟反应过来想做些什么时,孟娬回头朝她看了一眼,那眼神如野兽一样不动声色,只要她敢轻举妄动,立马就会遭殃。

    孟娬嗤笑道:“那你喊人来啊,要是让布政使知道你给了旭三那么猛的药,还不知道够不够你死的。”

    最终孟蒹葭闷头哭泣,却始终没有大声叫人来,只无助地哭诉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给三公子下过药……”

    能在离开之前,让孟蒹葭犯在她手里,孟娬总算觉得这一趟没有白来。

    孟娬随口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就当我是纯粹地看不惯你,想弄你吧。”

    适时,旭三院里匆匆跑来一个丫鬟,半路上见到孟娬时是如获大赦,连忙道:“孟姑娘你赶紧去看看吧,三公子他不好了!”

    孟娬踩着孟蒹葭没松脚,随口道:“他又发疯了?”

    丫鬟道:“不是,他早上又吐了血,眼下发起了高烧,人也稀里糊涂的!”

    孟蒹葭是面朝下趴着的,丫鬟十分震惊孟娬踩着个人,暂且也看不清她的模样。可孟蒹葭好歹也是旭家里的半个主子,旭三的丫鬟总归是认得孟蒹葭的丫鬟啊,那丫鬟吓得跟个木头人似的在一旁呆呆傻傻地站着。

    孟娬这才抬了抬脚把她踢开,从她身边走过,径直与丫鬟回旭三院里了。

    院里的下人正着急,见到孟娬一回来,忙请她进去。

    孟娬甫一跨进门口,就看见旭三的床沿残留着斑驳血迹。他脸色通红,浑身大汗。

    孟娬皱着眉头,移步到他床边坐下,伸手诊了诊他的脉象,发现脉象再次行乱,十分不稳定。

    明明今早她醒来时才看过了,旭三的情况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了,怎会突然又复发?

    孟娬便问下人,今晨他可有吃过碰过什么东西。下人一应回答,什么都没吃什么也没碰,下人正要伺候他洗漱用早饭,他说不舒服,紧接着就这样了。

    孟娬摸了摸旭三的额头,触手滚烫。

    旭三感觉到冰冰凉的东西贴了上来,很是舒服,连忙抓住她的手,又贴着自己的脸颊。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床前坐着的人,眼神湿漉漉的,带着乞求,道:“你别走……”

    孟娬顿了顿,道:“我不走。”相处了一段时间,虽说他体征上是个成年人,但孟娬没办法把他当成一个完全的成年人,他想法单纯,多顺着他又有什么呢?

    旭三高兴地笑了,神神秘秘道:“我留了好东西给你。”

    孟娬直白地拒绝:“你还是留着吧,我不要。”她直觉他以为的好东西绝对不是什么正经意义上的好东西。

    结果旭三抽手就从被子底下拉出了一样东西递给孟娬。

    孟娬一看,脸就是一黑。

    那是一条裤衩,还是一条旭三穿过的裤衩。

    旭三道:“给你穿。”

    孟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