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390章 而今才算是真正地活着

第390章 而今才算是真正地活着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下一章

    孟娬眉心一跳,立马抓住夏氏的手。

    崇仪在门外也惊了惊,完全没料到夏氏会这么做,同样也来不及阻止。继而她又很快地反应过来,知道这样是最好的。

    尖锐的疼痛使得夏氏清醒了许多,她抬起头来对孟娬笑笑,道:“这屋里的血总得要有个合理的解释,娘流点血没什么,但你有孩子呢却不能有任何损伤的。”

    “娘……”孟娬低唤一声,不再有任何言语。

    她知道,夏氏变了,变得更坚强无畏了。

    以往的夏氏遇到这种事一定会手足无措的,可是而今她从容冷静到让人刮目相看。

    如今再遇到这种事,她的反应再不是无颜苟活、无助自闭了。

    她必须要坚强,她还有女儿要保护。她不能连累她的女儿也受到伤害。

    夏氏手里更用力,血顺着瓷片溅下来,她却面带笑意地与孟娬道:“阿娬,方才我只要想到我与孟云霄做过夫妻,我就觉得无比恶心。但是后来我又想了想,这大概都是我必须得经历的,不然我就没有你了啊。”

    孟娬眼角发酸,道:“好了好了,够了娘,松手,快松手。”

    要不是孟娬来扳夏氏的手指,夏氏都忘了要松手。

    她怕瓷片伤着孟娬,还是很配合地松了松手。

    瓷片从她手里脱落,“咚”的一声,发出清脆的响声。

    唐氏带着人风风火火进院里来时,穿过走廊,就看见孟云霄的书房房门大开着。

    在唐氏怒气冲冲地进来时,并没有如她所意想的那般看见夏氏和孟云霄不堪的画面,而是满屋子的狼藉,地上的血迹刺眼,空气里也泛开一股血腥味。

    唐氏看见夏氏坐在椅子上,微微低着头,几缕发丝垂下来,若有若无地遮着了她的脸。那血正是从她的手上渗出来的,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孟娬面无表情地帮夏氏止血包扎。

    唐氏心中充满了疑虑,神情几经变幻,质问夏氏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老爷的书房里?”

    夏氏语声轻细道:“你问我,我又问谁去?家婆今日叫我过来,说是孟云霄想和我说说阿娬的事,怎知我过来以后,就被家婆灌下一壶掺了迷药的茶水,到现在还头晕呢。若不是我伤了这手,只怕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

    眼下孟云霄不在这里也好,省得她说什么都没人相信。

    这种事,照贺氏那等低劣的品性,唐氏完全相信她是能够做得出的。

    唐氏憋着火,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夏氏抬起头,睨着她,冷冷地轻笑道:“为什么这么做你想不到吗?无非就是见不得你好过,又想抱孙子,要我跟孟云霄多生几个。”

    怒气又爬上了唐氏精致的面容。

    夏氏道:“今日遭了道儿,我唯有割伤手保持清醒。孟云霄那种男人,白送给我我都恶心,你若喜欢你就拿去。”

    唐氏大抵不信她就这么放得下,又不容她如此贬低自己的丈夫,言色不善道:“我凭什么相信你,难道不是你自己见勾引不成,反倒诬赖到别人头上吗?!”

    夏氏指向地上的碎瓷残渣道:“这些你可以拿回去验一验,看看里面是不是有迷药。”

    孟娬淡淡补充道:“再去那老太婆院里搜一搜,说不定还能搜到点用剩余的。”

    最终唐氏捉奸没捉到,夏氏又说是被贺氏给骗来的,现在孟娬要带夏氏走,她也不好阻拦。

    唐氏吩咐下人道:“去给夏夫人请个大夫来。”

    孟娬道:“不用了。与其有这闲工夫,不如先搞清楚事情,还我娘一个清白才是。”

    孟娬带着夏氏和崇仪一走出院子,便与崇仪道:“去叫人放点迷药在那老太婆的房间里。”

    就算贺氏房里没有用剩下的迷药,也得给她找出点来。

    这厢孟娬扶夏氏回院里,洗干净了血迹,重新给她上药。

    那厢唐氏就派了人去贺氏的院子里搜。

    如果真要确认事情都是贺氏干的,那夏氏也是受害者,唐氏就只会把矛头对准贺氏。

    孟娬上好药后,给夏氏一圈圈缠上绷带,轻声问:“娘,还怕吗?”

    夏氏一直平静地看着院子里的阳光,树影一动,那阳光就跟着跳跃。

    她回过神来,看着孟娬,坦然道:“以前我看中名节至上,我能守住我自己,但我无法阻止别的恶人恶鬼要来毁了我。现在想来,别人的恶真的不是我的错,我无非就是一条命,但我万不甘顺从地屈死在他们手上,那样与助纣为虐有何区别?”

    她摸摸孟娬的头,又道:“有甚可怕的。我只是突然觉得,以前大抵真是白活了,而今才算是真正地活着。”

    孟娬亦看着夏氏,道:“我真为你高兴。”

    孟絮絮和贺氏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均是为今日的事感到沾沾自喜。

    孟絮絮可是亲眼看见唐氏急匆匆地回来,不带歇口气,又带着人往书房去了。要是让唐氏抓个现行,那这一招祸水东引可不就恰到好处,能让唐氏和孟娬两败俱伤。

    她既憎恨孟娬,又讨厌唐氏极其两个女儿的目中无人,这一来,一箭双雕正合她意。

    而贺氏只要一想到唐氏捉奸定是气得够呛,她心里就分外舒坦。让那两个贱人去撕,她也能从旁看看好戏。

    然而,祖孙两个均是没想到,唐氏大张旗鼓地进去了,却又偃旗息鼓,迟迟不见闹出更大的动静。

    随后又听说孟娬和夏氏顺利地回去了。

    贺氏和孟絮絮正纳闷,接着唐氏就带人来贺氏的房里搜,果真搜到了一包迷药药粉。

    贺氏自己也很懵,她不是把弄来的迷药全都倒进壶里了么,怎么还会有?

    唐氏可不会给她解释的机会,现在证据确凿,这回贺氏是真真触到了她的逆鳞。

    打主意打到她头上来了,竟敢把她的丈夫往别的女人怀里推,唐氏怎还能容忍这老太婆。把这老太婆继续供在家里,迟早得给孟云霄多找几个狐狸精回来。

    于是唐氏趁孟云霄眼下不在,就着人去报了官,让官府带着人来把作奸犯科的贺氏直接给抓走,弄进了牢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