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第539章 丢出去喂殷武王哦

第539章 丢出去喂殷武王哦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上次迎冬礼上,孟娬那身被染上大片狗血的衣裳洗不干净便扔了,但是当时她披的那件披风却是别人借的,不能随便扔了。

    好在溅上的血迹少,烟儿便拿去洗洗看。

    洗来的披风晾了两日,干了以后,烟儿送到孟娬手上来,愁兮兮道:“洗的时候我已经洗得看不出血迹了,可没想到晾干后还能看见点印子。这怎么拿去还给那位明小姐啊?”

    孟娬看了看,见确实有血迹留下的印子,道:“算了,先不还了。照着这个料子和颜色,再做一件出来,等有机会再拿去还她吧。”

    天气一日较一日寒起来,花园里的腊梅隐隐沁出了一丝香意。

    殷珩今日回来时,天都黑了。

    不过前庭中园都点着灯,一进家门,便有一股温馨之感,他都已经记不清以前的冷冷清清是多久以前了。

    管家笑呵呵上前道:“王爷回来了,王妃正在花园里一边逗小王爷、小小姐一边等王爷呢。”

    他走过穿堂,还没见到人,便先听到了人声。

    有人笑,有人闹,不论他回来得早还是晚,总有人守着灯火等他回家吃饭睡觉。

    这花园里灯火点缀在树下,影影绰绰,光线明亮又不失柔和,孟娬觉得这比在行宫时皇后组织夜游要有趣多了。

    她可以一边玩娇娇壮壮一边等殷珩回来。

    这两只刚到花园时还很新鲜,因为之前鲜少在夜里出来逛过。

    可等那新鲜劲儿一过,他俩就又不情不愿了,开始哼哼唧唧表示抗拒。

    好想回屋,好想吃奶。

    好想吃饱了就睡,简直没有比那更幸福的事啦!

    但是孟娬态度很坚决:“在你们爹回来之前,没有奶吃!”

    娇娇眨巴着眼,开始瘪嘴。

    夏氏怀里抱着壮壮,见状忙道:“阿娬,你快哄哄她,一会儿两个都闹起来,恐怕招架不住!”

    孟娬道:“这有什么招架不住的,他们爹可不就是这样凶的,还不是服服帖帖的。”

    于是,在娇娇要哭要哭的时候,孟娬很自信地又补充了一句:“要是哭,明天也没得吃!”

    下一刻,娇娇壮壮汪地就哭了起来,完全不受孟娬的威胁恐吓。

    夏氏和嬷嬷连番来哄。

    孟娬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道:“怎么他们爹都唬得住,我就唬不住呢?是因为我不够凶吗?”

    夏氏看她一眼,道:“是你太凶了!”

    当殷珩正走到花园时,站在一簇腊梅树下,抬眼看见不远处的孟娬他们,便恰好撞见了这一幕。

    孟娬不信邪,想着殷珩对于小孩而言的威慑和恐惧也不是盖的,就又恐吓道:“再哭,再哭就把你们丢出去喂殷武王哦。”

    殷珩捏了捏眉心:“……”

    孟娬继续凶凶地道:“你们要是不听话,让殷武王知道了,他还会偷偷到你们房里来,把你们连人带床的全吃了!”

    结果两只哭得更带劲了。

    夏氏哆道:“瞎说什么,殷武王可不就是他们爹,哪有用亲爹去吓亲儿女的,虎毒还不食子呢!看你把他们吓的!”

    夏氏连孟娬怀里的那只也给她抱走了,孟娬不禁扭头问崇仪:“在宫里时,十三皇子不是说他不听话时,萧妃就这样吓他的吗?怎么到我这儿就不灵了?”

    崇仪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道:“好像不曾听十三皇子说王爷会连人带床地吃。”

    孟娬道:“难道是我太夸张了?”

    这时,身后一道低沉的嗓音缓声响起:“我吃得下那床吗?”

    孟娬一吓,回过头去,便看见殷珩英长挺拔地站在她身后。

    因为他从树下来,空气里也仿佛晕开一股被他携来的若有若无的梅香。

    清清寒寒的,笼罩在他周围。

    她霎时眉开眼笑,道:“相公回来了呀,怎么走路都没声儿呢?”

    殷珩半低着眸子看她,挑眉道:“走路有声儿都把人吓跑了,我还怎么吃人?”

    孟娬脸上的神采笑意全都是因为他,她弯起来的眼睛,让殷珩仿若看见了盛夏时夜空里的星星。

    她道:“唉,我开玩笑呢。相公饿了吧,我给你留了饭,回去吃饭啦。”

    原本还闹腾的娇娇壮壮见他回来,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嬷嬷笑道:“这是知道爹爹回来了呢。”

    两只抻着小胳膊小腿儿,仿佛想要爹爹抱抱。

    殷珩过来看了看他们,接手把两只一齐抱了一会儿。

    姐弟两个哭得泪眼婆娑的,这会儿眼神如水中月一般,朦胧却又清澈,巴巴地把殷珩望着,这下是服服帖帖一点都不闹了。

    夏氏便催促孟娬道:“你快带他回去吃饭,肯定早饿了。”

    殷珩又把孩子交回给夏氏和嬷嬷。夏氏道:“孩子我们一会儿给送回去。”

    这个时候孩子没去凑热闹,连崇仪和烟儿都很有眼力见儿地和夏氏他们一起远远落在后面。

    殷珩牵着孟娬的手,带着她便往主院走。

    大家看着两人并肩而行的背影,殷珩高些,孟娬矮些,但怎么看怎么舒服,不由都相视一笑。

    听孟娬开口说道:“娇娇壮壮也是要回咱们院子的,你不是一次能抱他俩么,怎的不一起抱回去算了?”

    殷珩道:“我抱了他们,还怎么牵你?”

    孟娬笑道:“我是不会走路还是怎的?”

    怎想话音儿一落,殷珩略略一弯身,有力的手臂从她腰间一穿,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直接阔步往前走。

    那裙角在他的臂弯里轻轻拂画,仿若应了一场恰好的花前月下。

    屋檐下的火炉上烧着水,正冒着氤氲热气。

    殷珩回房更衣时,孟娬便在炉前取了热水,与凉水兑温,端进去放在木架子上。

    他从屏风后出来,习惯性地去架子旁净手,发现水是温温的,旁边也备好了干净的巾子。

    嬷嬷很快送了饭菜来,这些是一直在锅里温好的,孟娬正背着他,在桌旁摆饭菜,道:“相公,洗完手就过来吃饭啊。”

    殷珩看了看嬷嬷送来的两副碗筷,又看了看孟娬,道:“你晚上没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