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影师: 第67章 他们叫我,刀鬼

第67章 他们叫我,刀鬼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影师最新章节        下一章

    温清桐发觉到屋里多了个人存在的时候,那人离她已经很近了。

    她心脏很难受,因为跳得有点快,健康时对此不会有多少不适,但今日不比它时。

    但她知道那个人一边走近一边在观察着她,所以一动也不敢动。

    那人身上带着股若隐若现的气味,这气味十分特别,特别到让人不自禁地呼吸紧绷。

    药草混合着腐烂的味道,此人闻起来仿佛是个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东西。

    这种感觉让人本能地想逃,可是温清桐身体不能动。

    即便能动,两条腿也走不了。

    所以她只能故作冷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察觉,久久保持着两眼紧盯天花板的姿态。

    那上面现在已没再传出任何声音,但这不代表刚才那声巨响没有发生过,隐隐似乎还能听见门外走廊靠近楼梯的方向,有人匆匆走动的声音。

    但一切被人刻意掩饰着,掩饰得很好。

    刚想到这儿,忽地扑面吹来一股灼热的腥风。

    紧跟着,她面前无声无息地多出了一张脸。

    “墨……的女人……”

    那张脸由上而下直勾勾俯瞰着温清桐,嘴里咕哝着模糊的话,粗糙手指从她额头滑过。

    指尖皮肤好像带着倒钩,刺得她额头迅速涌出一片细密的血珠。

    但温清桐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只睁大双眼看着上方这张脸。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险些惊叫出声,所幸被她死死给忍住了。

    这是一场骤然而至的惊吓。

    就在她清楚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具尸体。

    但紧跟着,却更为骇然地意识到,这的确是具尸体。

    温清桐很肯定这一点。

    因为她出生的地方,以及后来东奔西走过的每个地方,让她见过不少死人。

    死人的脸跟活人差别是很大的,那种魂魄早已从身体里消失的感觉,难以形容,但见到了一眼就能区分。何况,这死人的脸都已经开始腐烂了。

    人死后总是从身体上水分最多,最柔软的部分开始腐烂。

    此人脸颊,嘴唇,以及眼睛,都出现了腐烂的迹象。

    最明显的莫过于他的眼球。

    跟那些死去很久的尸体一样,那对眼球随着尸体水分的流失,深深凹陷在眼眶里,而与内眼睑相连处,已烂出空洞,内里渗着腥臭的汁液。

    可是明明腐烂了,这对眼球却仍在随着这死人‘目光’而移动。

    温清桐能清晰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

    这种糟糕透顶的感觉,让她在骇然和费解中头痛欲裂。

    她不明白,为什么分明是个死人,却能够走动,还能够用他已经腐烂了的眼睛看到东西……

    思绪混乱中,忽地目光从那死人的脸上落到他身上,温清桐的呼吸再度一窒。

    这人上半身是赤裸着的。

    可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因为他皮肤的颜色非常特别。

    就仿佛穿着件十分单薄、色泽不一的内衣似的,东一块白西一块黄,夹杂着浮肿的青紫,那是‘一件’由各种伤疤和缝合的针脚所交织而成的‘衣服’。

    而那些大大小小的针脚,从它们出现的每一个地方来看,并不像是为了用来缝合伤疤,更像是为了把那些不同颜色的皮肤组合到一起。

    什么样的情况下,需要这么做?

    突然脑子里一闪而过一个人,温清桐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她想到的那个人是林盈。

    那个从头到脚,都是被高超的医术和技术,一块块切割,再一针针缝合起来的女人。

    眼前此人给她的感觉,像极了那个女人。

    唯一不同的是,严沉月为林盈做缝合的技术实在太精湛,身体每一部分的组合,也都是精挑细选,所以,林盈身上每一道伤痕都被隐蔽得很好,连皮肤都没有一点色差。

    那样一种堪称杰作的手术,让温清桐在面对眼前此人的时候,惊恐得几乎没法呼吸。

    是怪物啊。

    无论手术精湛还是粗陋,这样一种人,都是被活生生制造出来的怪物啊!

    可是为什么这种风月场所会有这样的怪物,又是谁把他制造了出来,此时此刻他站在这儿,又将会发生些什么……

    种种更为可怕的念头在温清桐疼痛的大脑中瞬息而过的刹那,突然脖子一紧,她猝不及防地被那怪物以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道,径直从床上提了起来。

    那瞬间她几乎一下子闭过气去。

    所幸对方手里留了点分寸,让她在一阵窒息后,迅速缓了过来。

    用尽全身力量勉强够到那只紧扣着自己脖子的手时,温清桐听见房门吱嘎一声轻响,往里被人推开。

    紧跟着,便见一道如影子般漆黑瘦削的身影,随着从走道内呼啸卷入的冷风从外头缓步踱了进来。

    与此同时,温清桐脖子再度一紧。

    那怪物提着她,如同提着一条毫无分量的死鱼,朝着来者用力一晃,“让我……见……严沉月……”

    他说话极为费力,是以,或许根本没有听清他说了些什么,那黑衣人依旧不紧不慢往里走入。

    直至见到温清桐因窒息而双手脱力下垂,他才戛然止步。

    微抬起头,目光透过脸上那层漆黑面纱,他看向这身形比他高大得多的怪物:“您这是在做什么?”

    如蛇吐信般的话音,带着明知故问的冷然,令怪物突地一阵暴躁。

    手刚要再次用力,顾及到手里那女孩已经不堪一击的孱弱,他终究克制了下来:“让严沉月……过来!我要见他……”

    “为什么。”

    “你们许诺过……让他……动手,可是你们的承诺……是……个屁!”

    “但您如愿以偿了不是么?”

    “放屁!”

    一声怒吼,温清桐的身子随着那怪物的举动微微一晃。

    牵扯着她胸前伤口一阵剧痛,瞬间两眼发黑,噗地吐出口血来。

    黑衣人见状,沉默片刻,随后道:“您最好不要伤到她。她死了,对您对我,都没什么好处。”

    “那就去……把严沉月叫来!”

    “这一点我恐怕做不到。”

    “那就给这女人……收尸!”

    “这一点您恐怕也做不到。”

    “哈……哈哈!”黑衣人话音刚落,那怪物突然哑着声大笑了起来。

    随后蓦地止声,他一脚踩在床上,膝盖处隐隐发出吱嘎一声脆响:“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能有什么顾虑?你信不信……若不让我见到他,不仅这女人死……今夜之前……驭影师,将成为人尽皆知的秘密!”

    “想想您的身份,您以为自己做得到么?”

    “你这小子!睁开你眼睛看看我!我现在……这副模样!你以为……我还……还他妈会在乎……自己的身份吗?!

    话音刚落,温清桐被疼痛折磨得浑浑噩噩的大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那怪物一把抓起。

    紧跟着,带着一股仿佛要将她撕成两半的力量,他猛抓紧了她的脖子和手,再倏地将她横举向半空!

    电光火石的速度,温清桐甚至已经预知,只需一瞬间,她整条肩膀就将被从她身上被生生扯断。

    但在那股致命力量到来之前,一股风袭过,带着飒飒两声轻响,禁锢在她身上那两道力量,突然消失无踪。

    身子从半空落下的霎那,她看到一片湛蓝色光芒从那怪物的脖子上闪电般掠过。

    又在瞬息之间,被收回到黑衣人隐藏在后背长发间的刀鞘中。

    刀光没入鞘内的同时,那怪物高大又可怖的身躯,微微一晃。

    继而,头落地,臂膀落地,最后,半个身子连同整个下身一齐,在床边重重倒了下来。

    太过猝不及防,又骇然的一幕。

    令温清桐掉在那些石块间,被那些从尸块里迸发出来的血溅射到身上时,亦浑然不觉。

    她紧攥着胸前的衣裳,直愣愣看着前方,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只是那么躺着,并看着。

    如此呆滞到漠然的神情,令黑衣人在转身离开时,下意识朝她看了一眼。

    随后径自往屋外走去,却在即将出门时,脚步一顿,他去而复返。

    瘦长如鬼魅般的身影,再次回到那片尸血混杂的地方,他俯下身,打横将温清桐抱起。

    怀中小姑娘依旧一动不动。

    似乎除了先前的惊骇和疼痛,她再无任何知觉和表情。

    遂将她放回到床上。

    又在迟疑片刻后,伸出衣袖,将她嘴角和脸颊上的血一一抹去。

    再度转身离开时,忽然衣袖被扯住,继而身后传来那小姑娘微不可闻两个字:“谢谢。”

    他脚步顿了顿,似想起了什么,回头看向她:“你就是那个给云九下毒的小姑娘?”

    温清桐犹豫了下,点点头。

    男人忽然莞尔。

    虽隔着那层面纱,仍能依稀看到,这男人的眼睛特别漂亮。

    尤其是笑着的时候。

    “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

    “温清桐。”停顿片刻,她问:“你叫什么?”

    男人沉默。

    就在温清桐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忽而淡淡开口:“鬼。”

    清桐微怔。

    原本嘶哑的声音,此时从他口中发出,却是清澈的。一如他若隐若现在面纱背后的那双眼睛:“他们叫我,刀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