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影师: 第75章 我比较喜欢看别人疼痛的样子

第75章 我比较喜欢看别人疼痛的样子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影师最新章节        下一章

    熬下了最初持续不断的疼痛后,也不知又过了多久,温清桐才感觉到自己那因异物的入侵而仿佛被撕成碎片的胸口,恢复了片刻的安宁。

    疼痛的缓解引来了无法抗拒的疲惫,昏昏沉沉中,她感到自己似乎做了个梦。

    梦见有人不断地敲门,可是她没法站起来把门打开,所以只能任由门反复地被敲响着。

    如此,四五次之后,那扇门自己打了开来。

    然后在门外一片漆黑中,她看到了很久未曾见过面的温言。

    他在那片黑暗中若隐若现。

    乍一眼见到他那张熟悉的脸,温清桐的心瞬间跳得飞快,连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脑子因此乱作一团,于是一度就忘了这只是场梦。

    也忘了,温言根本就不该是眼前这个模样。

    久病的温言,全身腐烂,五官早已肿胀得面目全非。

    但眼前少年,却眉清目秀,带着五华山钟灵毓秀的风水所滋养出的精致,瓷娃娃似的,笑盈盈站在门前看着她。

    恍惚间似乎回到了三年前,一切从未发生过,温言仍是那个乖乖跟在她身边,粉雕玉琢的小孩子。

    她想站起来抱紧他,可是全身都动弹不得,所以只能勉强抬起手,朝他招了招。

    温言于是走了过来。

    一声不响坐在床畔,垂下头,清澈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衣角。

    “阿言,”她伸出手,叫温言的名字。

    可或许因为喉咙里都是溃疡,出声十分吃力,所以温言并没有听见。

    只依旧一动不动看着自己的衣角。

    温清桐见状呆了呆。那一瞬间,她仿佛体会到了三年来温言说话时有心无力的感觉。

    突然一股不可抑制的难受冲进了胸口,她了动嘴唇,看着面前那张安静的侧脸,不知不觉就哭了起来:“阿言,我不是有意的……”

    温言抬起头,似乎终于听到了她的话,收回视线有些怔怔地朝她看了一眼。

    继而,那张宛若瓷器般精致的脸,突然一分为二。

    像被烧化的蜡,它在温清桐面前,肉与皮,骨与血,层层剥离,层层分解。

    温清桐张大了嘴,呆看着。

    直到那张脸化得只剩下一颗血淋淋的骷髅,她眼前蓦地一黑。

    转瞬,被溃疡堵得几乎窒息的喉咙里,终于宣泄出长长一声尖叫:“啊——!”

    昆明以北的五华山,是昆明主山蛇山的余脉。

    据说因在螺峰山分成了五个支脉,故而吐出五华秀气,是个钟灵毓秀的地方。

    小时候的温清桐并不懂什么叫钟灵毓秀,也不懂什么叫五华秀气,她只知道这个自小生长的地方,藏着很多宝贝。

    那些宝贝都是从家里祖传的那本册子里看来的。

    各种各样的草药,对于用药为生的家族,无疑就是宝贝。

    有些草药温清桐在家里常见,所以知道名字。有些不知道,但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她每次在看过那本册子后,总能循着里头那些画得并不怎么像样的画,在山里寻找到。

    那些被用画所记载了几百年的,不知名的宝贝,有些能治病,有些能杀人,有些既能治病又能用来杀人。

    但后来她才知道,还有一种宝贝,它既不是用来治病,也不是用来杀人。

    而是能把人,变成药。

    不晓得从哪一年开始,温家所有的女人,都会被用那种宝贝制成药人。

    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把外姓的男人,变成同这宅子永远无法割舍的密不可分。

    忠实则生,有异心则死。

    温家的女人对于这个家族所唯一的作用,似乎仅限于此。

    最初知道这件宝贝的那一年,温清桐刚满十岁。

    她是在那本册子里,无意中发现它的。

    之所以是无意中发现,因为若不是那天刚好出了意外,可能至今她都不会发现到这东西的存在。

    那一天,她险些失手毁了这本被整个温家视作性命的册子。

    却也因此,发现了隐藏在这本册子里的一个秘密,以及,这么一件宝贝。

    它跟一些奇怪的拓印图一起,被隐藏在这本册子里,因为样子特别普通,所以反而最先引起了温清桐的注意。

    那不过只是普普通通一株草药。

    她记得后山有个山谷,里面有很大一块地方,都长着这种植物。

    虽叫不出名字,但着实算是很常见,这东西似乎一年四季都是绿着的,夏季尤其旺盛,不会开花,但成熟期之后,会从茎部分泌出一种散发着甜香的粘液,好似满山谷撒了糖。

    所以温清桐一度十分钟爱那个地方。

    在更为天真烂漫一些的那些年纪,在她对自己与温言之间的差别尚且仍还懵懂着的时候,那个地方,一直是她跟温言经常跑去捉迷藏和抓虫雀的一个好去处。

    所以她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寻常的草药,会以那样一种奇特的方式,被自家老祖宗隐藏在祖传的毒谱内。

    直到后来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存在从一开始其实就已被设定好了结尾。

    而自己曾引以为傲的一切,并不会给她的命运,带来任何转机。

    于是带着那样一种意识,当她回过头去再翻看那本毒谱中的秘密时,方才明白。

    那一株看似普通的草药,其实就跟她看似普通的人生一样,简单中暗藏了无数的玄机。

    温清桐说不清那天她是带着怎样一种情绪,去将一切慢慢抽丝剥茧的。

    愤怒还是失望?

    或许都不是,那是一种无悲也无怒的空。

    空得让她想做些什么,去将之填补。

    所以那一天,无悲亦无怒的她,做了一件事。

    做完那件事的最初,她曾带着一丝报复的快感。

    但之后,环顾四周,却仿佛将自己置身于一片沼泽。

    她发觉自己从此再也无法从一种沉得几乎能把自己魂魄吸走的悔意中,抽离出来。

    那件事让她从此背下了三年的债。

    或者以后更多的日夜,她还将背负着它们继续在沼泽里沉甸甸地走下去。但,无论走多少年,都不足以还清她所造的孽。

    那真的是无法形容的一种折磨。

    每天只要一闭上眼,她就能看到那张脸。

    有时候粉雕玉琢,有时候布满恶臭的脓肿,连五官都辨别不清楚……

    所以有时候她想,之所以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同她曾经的那番所作所为,想来是分不开的。

    仅仅只是三年不离不弃的照顾,又能算得了什么。

    她温清桐做过些什么,能够抵消掉那个对一切都一无所知的孩子所遭受的所有痛苦?

    从未有过。

    想到这儿时,一股火烧火燎的剧痛蓦地从心口处直窜而起,令她猛一下睁开双眼。

    四周一片黑暗,静谧让身体上的感官变得更加清晰,她张大了嘴,半晌,长长吸进一口气。

    空气充盈进肺里的疼痛,强烈到让人几乎难以忍受,她哆哆嗦嗦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来刚才的一切的确是梦。

    温言从没有出现过,她只是梦见了他,也梦见了那段她曾用尽一切力气想要遗忘,却实实在在无法将之磨灭的过往。

    心跳随着喘息慢慢平静下来后,她按着胸前的伤爬起来,忍着痛,伸手摸向床边的矮柜。

    夜深,没有月光,屋子里暗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她直觉伤口里有液体渗出,想来是刚才做梦时被扯裂了,因此她想找出火镰把油灯点亮。

    她记得余西河刚开始给她治疗时,曾给她配过一种能够止痛的药剂,那药被她用了不到一半,其余都藏在了床附近的某个地方。

    她需要光。

    可是手指几乎把柜面摸了个遍,却始终没能摸到火燎冷硬的外壳。

    她手指开始哆嗦。

    伤口疼得厉害,除了更多液体从伤口内渗出,她甚至能感到胸腔里有东西在蠕动。

    那种感觉将她伤口撕裂得更加厉害。

    遂想起那些东西从周芳华手中钻进她体内的那一霎,手指不由颤抖的更加厉害,她将眼睛用力闭了闭紧。

    想一次将那画面抹去,可是做不到,她不得不紧抓着床单用力吸了一口气。

    总算以此令那股剧烈的疼痛缓减了一些,她再次伸出手去想要继续寻找火燎,冷不防耳朵里嗡地阵响,随之而来一阵天旋地转。

    几乎因此滚落下床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咔擦一声轻响。

    随之,一点光亮在她眼前缓缓晕了开来。

    下意识抬起头,温清桐看到一张刀刻般瘦削的脸,在那片闪闪烁烁的烛光中,若隐若现。

    本是有些平淡无奇的长相,却因着这火光的照耀,于静谧中,仿若被镀了层薄雾。

    因此恍恍然间,依稀,眉目如画。

    温清桐一动不动看着他,片刻后,听见他淡淡开口道:

    “当初芳华楼有个叫林盈的女人,深受墨爷宠爱,自认可以主宰周老板的命运。可是现如今,周老板依旧陪伴在墨爷身边,主宰着芳华楼里的一切。而林盈,她的下场,你是亲眼目睹过的。”

    不紧不慢的话音中,男人那双狭长的眼眸始终微眯着。

    似在小憩,又似在透过那片光,若有所思看着她。

    中了血檀毒的人,这才多久,已经恢复看不出曾沾染过那种东西一丝一毫。

    温清桐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声音更大了,好像暗涌的潮汐一样。

    手指不自禁收紧,她用力咬住颤抖的牙冠,以此克制住自己不被这一瞬间油然而生的恐惧所牵制。

    随后轻吸一口气,她迎着那双目光,将头缓缓抬起:“九爷。”

    “听说你被周老板下了蛊。”男人的瞳孔幽黑,深不见底,与她对视时同夜色一样安静。

    温清桐抿着唇,一言不发。

    “知道为什么她一个女人能在鱼龙混杂之地撑起这偌大一片地方?”

    音落,云九斜靠向椅背,目光径直指着温清桐心口的位置:“因为她不仅心狠手辣,而且擅长下蛊。听说她下的蛊会让人很疼,你疼不疼?”

    温清桐依旧一言不发。

    他薄削的嘴唇,于是微微弯了起来,笑容冰冷,却有那么一瞬看起来仿佛像个妖精:“不疼就有点可惜了,我比较喜欢看别人疼痛的样子,你说该怎么办?”

    说完,他右手抬起又落,手背上那把利刃如夜空中一道闪电,倏地在温清桐面前劈下一道劲风。

    瞬间令她床板绽开深深一道裂缝。

    如此犀利,故而明明离着很远一段距离,仍能让温清桐感觉到皮肤上瞬息而过的疼痛。

    以至她一时忘了躲避,甚至惊惧。

    只那么直愣愣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在原地跪了很久,随后见那男人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捻起她下颚,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还记得我中毒那会儿对你说过的话么?”

    温清桐张了张嘴,但肿胀的喉咙里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便用力拧了下头,却根本挣不开男人的钳制。

    男人冷眼旁观着,片刻后手指微微收紧,以此固定住她不安分的举动:“我曾问过你,谁给你的胆子,让你以为自己能胁迫得了我,就凭你那番下毒的手段么?”

    话音落,见她眼帘低垂,被禁锢在他指间的脸苍白却又似无动于衷。

    便轻轻一笑,将她绷得如石头般僵硬的身子轻易按倒在床上,垂下头,俯身贴在她耳朵边,一字一句道:“现如今蝎子断了尾,你还能拿什么来作妖,小姑娘?”

    说完,感觉到指下的波动,他目光缓缓落在温清桐因情绪的起伏而鼓胀起来的颈动脉上。

    不动声色看了片刻,他眉心微蹙,将手中那张已没有半点温度的脸松了开来。

    随后直起身,正待离去,忽然视线一掠间,撞入温清桐毫不避讳的目光中。

    他脚步微微一顿。

    继而,重新走到床边,在温清桐惊觉到了什么而急跳起身的刹那,按住她的头,猛一下将她重新固定在了床上。

    随后身子一沉,他往这疯狂挣扎起来的小姑娘身上,径自压了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