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女神的合租神棍: 第847章 铁笔相来人

第847章 铁笔相来人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女神的合租神棍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太平好啊,太平盛世好啊。”

    酒足饭饱的秦宁满怀欣慰的看着进进出出热热闹闹的天相阁,脸上带着蜜汁满足。

    老李几人是怎摸不准头脑。

    只是有老李挨踹的前车之鉴,几人都没敢找不自在。

    “哟,秦宁哥哥回来了。”

    贱贱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秦宁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只回头瞥了眼曾建这厮。

    曾建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一箩筐的中药,脸上还挂着贱贱的笑容,只让人恨不得抽他两巴掌,秦宁道:“你怎么还没走?”

    “哥哥说的哪里话!”这贱人一脸不悦,义正言辞道:“我若是走了,江湖上那些人岂不是要说哥哥不讲仁义?我曾建岂是这种人?”

    “贱人。”

    秦宁心中痛骂,在瞥了眼曾建手里提溜着的中药,道:“稀罕了,你竟然舍得花钱买这玩意?”

    “我没花钱啊。”曾建一脸无辜的说道。

    秦宁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道:“那这些中药哪来的?”

    曾建道:“刚才有人听说我和哥哥你是好兄弟,主动给我买的。”

    “滚!”

    秦宁嘴角抽搐。

    赵晴雨扯着他的大旗已经敛走了一笔钱,现在曾建也是如此,秦宁都觉得用不了多久,这天相阁可以成为募善阁了。

    “老李。”秦宁冷着脸,道:“今儿个开始,谁也不准在天相阁打着任何人的旗号敛钱,娘希匹的,万一哪天被周正以非法募集资金给办了,相爷我的脸都得丢干净。”

    说完。

    也不理会几人,直接去了后院。

    曾建无奈,道:“想不到我秦宁哥哥这般洒脱之人,最后也落入庸俗。”

    老李几人眼皮子一阵乱跳。

    这货当真是贱到一定地步了。

    秦宁来到后院后,径直就进了密室里,鬼王这会儿冒出来,幽幽的说道:“小子,本鬼王活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般作死之人。”

    “什么话?”

    秦宁不悦,道:“我怎么作死了?”

    鬼王道:“有人把你的生辰八字偷走了。”

    “你怎么看的家?”秦宁不满道。

    鬼王幽幽道:“别装了,这里就咱俩,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别诬陷我。”秦宁道。

    鬼王嗤笑了一声,对秦宁这点伎俩表示十分的不屑,道:“要是别人也就罢了,可你小子向来是不吃亏的主,我就不信你没想到写出自己的生辰八字后会有人来偷这一茬子,不过话说回来,小子,你既然故意想让人将你的生辰八字偷走,你又何必写的跟鬼画符一样,妈的,我都认不出来。”

    秦宁撇撇嘴,道:“偷我生辰八字的肯定是单来雨,这货的心眼不比司徒哲少,若是不这样的话,他不会相信的。”

    “如果…他真的破译出来了呢?”鬼王问道:“对于你们修行之人,生辰八字事关重大,若真是落入敌人手中,你怕是会很危险。”

    秦宁摇了摇头,道:“无妨,我防着呢。”

    “嗯?”

    鬼王十分好奇。

    但是秦宁没多言,而是问道:“你上次说你实力恢复了少许,可辅助我战斗?”

    “对。”鬼王道。

    秦宁咧嘴笑道:“我最近想找点麻烦,对方普遍不弱,所以我需要你帮助。”

    “呵!”鬼王冷笑了一声,直接从厉鬼神像里窜出来,化作人形,昂首挺胸道:“小子,相信我,你的敌人以后只会闻风丧胆。”

    “拭目以待吧。”

    秦宁摆摆手。

    正巧这会儿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他直接退出了密室,却瞧见曾虎正对着曾建大发雷霆,那模样当真像极了发狂的老虎,而曾建却是嬉皮笑脸的,没人还赔着笑轻轻拍打一下曾虎的胸口,道:“爷爷,一把年纪就不要动怒了,我知道曾兴让你失望了,可你也不能这么发火,对身体多不好?这一点你要学我,笑口常开才能长命百岁。”

    秦宁翻了翻白眼。

    指望曾建能听出好赖话来,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

    而曾虎身后有两人却是同时冷哼了一声。

    这两人穿着灰色道袍,看起来极为古板,脸上表情也好似世界欠了他们百八十万一般,盯着曾建的眼神,那厌恶简直就是瞎子都能看出来,而且这两人又看到秦宁出来后,眼神中的反感更上一层楼。

    “娘希匹的。”

    秦宁骂了一句。

    毫不忌讳,是出口就骂。

    这两个穿着灰色道袍的家伙顿时大怒,只一个个怒视秦宁。

    “看什么?”秦宁冷声道:“是不是找揍?”

    “放肆!”

    “你越来越猖狂了!秦宁!”

    这两人纷纷怒喝道。

    而在曾虎身旁,一个看起来颇为和善的家伙忙是站出来,道:“葛路,葛通,我们这次来是调查十二元辰案件,现在可不是内斗的时候。”

    葛路,葛通二人均是冷哼了一声。

    拂袖转身。

    显然不想看到秦宁和曾建两人。

    秦宁不屑一笑,道:“装b。”

    那颇为和善的家伙无奈笑道:“秦宁,你就少说两句吧。”

    秦宁翻了翻白眼。

    葛路,葛通。

    听名字就知道是兄弟俩了。

    铁笔相崔老道的亲传弟子。

    具体年龄不详。

    不过十多年前就应该步入了更年期妇男的年纪,十多年来一直没走出来。

    这两人可谓是完美继承了铁笔相代代相传的那些臭毛病,一天到晚臭着一张脸看谁都不顺眼,瞧见谁做点不拘一格的事,都觉得是离经叛道,据说当时地相三门中的应天门的一位年轻小辈因为给长辈倒茶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倒满了,就被这俩货差点给盯上欺师灭祖的罪名,一点面子不给,可把应天门上下给气的,至今为止和铁笔相的关系也是相当紧张。

    而像秦宁,像曾建这两类的。

    那当真是两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曾建是贱的没底线,被两人视为整个相门的耻辱。

    这一点其实很多人都赞同的。

    而秦宁,因为自幼就不愿意遵守那些铁笔相竖立的那些死板的条条框框,行事风格颇有些洒脱,所以被两人看不顺眼,认为离经叛道,没资格继承天相门基业,更没资格领导相门,所以不止一次提出废掉秦宁天相门传人的身份,故所以他们是互相看不顺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