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金仙: 第九十六章剑韵

第九十六章剑韵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重生之都市金仙最新章节        下一章

    南宫无双刚刚来到会场没有多久,就见到了陈信被南宫岐父子摆上台面的一幕,还遭到无数质疑嘲讽,陈信虽然无所谓,但少女却是忍不住站出来为他正名。

    南宫羽傻了,先前他还一直挑战陈信,如果真如南宫无双所言,此人竟是其老师的话,那自己刚才的所为,岂非自取其辱。

    不过,这陈信才几岁,就算从娘胎中练剑,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成就吧?

    龙舞看向陈信,脸上一片的惊讶之色。

    陈先生什么时候去过南宫世家,还成了南宫家小姐的老师?

    这么说来,陈先生的剑术,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感谢陈老师于我剑术的指点之恩,才令无双的剑术得以脱胎换骨,一直无以为报,这块金精是小小的礼物,请陈老师收下!”

    少女恭恭敬敬地捧着金精,递到了陈信面前。

    之前陈信去了昆城收灵石,还不惜代价传绝世一剑,只为寒冰之心,应是十分需要,现在拿下战利品,她就借花献佛了。

    其实金精主要的作用是用于锻冶,使兵器更为锋利,对修炼却没太大益处,亦不能布置阵法。而仅仅是锋利的兵器,还远远无法满足陈信要求,所以他不大感兴趣,否则早就上场了。

    不过,既是南宫无双孝敬自己的一片好意,陈信想了下,也就欣然笑纳:“无双,你这剑法,练得当真不错。”

    南宫无双谦虚道:“幸得陈老师指点,无双一刻不敢懈怠!”

    陈信微微点头,又问道:“嗯,南宫主管呢,没有来参加此次峰会吗?”

    “大哥他来了,不过有事没参加今晚夜宴,这些日子他不时和我念叨着陈老师,若他知道你也来了峰会,肯定会很高兴的。”说到这里,南宫无双想了什么:“大哥近来收了些灵石,也想要送给陈老师,不知陈老师在哪里落脚,无双晚些再和大哥前去拜访。”

    陈信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她,两人又再随便闲聊了几句,南宫无双便去拜会几位和她已故父亲的世交了。

    少女走后,龙舞忍不住低声问道:“陈先生,南宫家小姐的剑术,真的是你教出来的?”

    陈信笑了笑:“说不上,她本身就有着很好的基础,我只是随便点拨了下而已。”

    只是随便点拨一下,就让族赛从来没赢过的南宫无双力压堂兄南宫羽取胜……

    龙舞无语了。

    她发现陈信似乎无所不通,无所不精,无论在武道哪个领域,随时都会给人带来新的惊喜。

    他背后的师父,究竟是多么牛x的隐世高人啊!

    龙舞不知道的是,陈信根本在地球根本就没什么师父,而是另外一个次元世界归来的天界仙尊,而他如今展现出的各种武道领域的神通,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但已经足以让龙门大小姐感到不可思议的了。

    这个自由夜宴也没太多的意思,龙舞也拜会了几位龙爷的朋友之后,也就随着陈信离开了会场。

    走在桃花林间的小路上,正在随意交谈,强烈的杀机突然涌现,一把剑从背后刺来的同时,空气瞬间被冻结,随即两人竟似是身处极地寒原的冰天雪地之中,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飘落,地面是万年不化,坚如铁石般的冰块,刺骨的寒息无所不在,涌来身体之中,血液也都凝固了,浑身僵硬麻木。

    暗袭!

    且来人有着可怕的能力!

    龙舞不由大骇,这时两股力量将她猛然推开。

    其中一股力量来自陈信,另外一股,则来自那暗袭者,看来其目标仅仅只是陈信而已。

    剑韵么?

    放在地球,这样的剑术也算不错了。

    剑韵,是比剑象更高的剑术境界。

    剑象,起到的主要是迷惑性的作用,相当于障眼法。而剑韵则不然,比如这偷袭者一剑刺出,会令目标设身处地受到类似冰冻般的效果,对其战斗状态影响极大。

    陈信却是浑不在意,他伸出食指轻轻一点。

    那万古不化的极地冰原就融解了,接着大地崩裂,岩浆犹如洪流狂潮般喷涌,转眼之间就化为一片火海炼狱。

    偷袭者在这火海炼狱之中无所遁形,烈焰滔天,他几乎在瞬间就被焚成了灰烬。

    下一刻,这片火海炼狱消失了。

    独孤寒握剑而立,脸色发白,簇簇发抖,如梦初醒,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也不知是热汗还是冷汗。

    这剑韵,这剑势,太可怕了,似能摧毁一切,只有在爷爷的身上,我才体会过如此绝世剑术!

    偷袭的人,正是独孤寒,这位剑圣孙子热衷剑道,在夜宴中见到南宫无双大展身手,并声称陈信是其老师之后,就心痒难耐,忍不住和他比剑。

    只是,独孤寒也没想到,自己会输得那么惨,在南宫无双的这位老师手下,竟是没能挨上一招!

    没有因为惨败而不爽,反而兴奋得浑身发抖,独孤寒不像南宫羽,他求的是败,而非胜,只有能赐自己一败的对手,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

    和陈信的这一战,他就发现了剑道的新天地。

    “陈先生,独孤寒受教了,多有打扰!”

    独孤寒抱拳行了一礼,便消失于桃花礼中,来得快,去得也快。

    陈信放任他离开,这独孤寒的一剑似是充满杀机,实则并无杀意,看来只是个嗜剑如命的剑痴,因为南宫无双的关系,只是单纯地想和自己比试一番,并无其他居心。

    在两人交手之时,龙舞已被推离出剑势波及范围之外,不过,她也可以想象得到,陈信的一剑,会是如何惊人。

    独孤寒,剑圣独孤恨的孙子,化境强者,被视为未来的剑圣接班人,竟然没能承受陈先生一剑,这是什么样的剑术!

    世上强者无数,不过,绝大多数强者,都只是专于某种武道,比如剑圣独孤恨,便只专于剑道,才能将剑法练到极致。

    陈先生这么“花心”,但也在那么多的武道领域取得大成,鬼才都无法形容了。

    “陈先生,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龙舞不由得感叹。

    陈信认真地道:“有。”

    龙舞问道:“比如?”

    陈信:“刺绣!”

    龙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