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都市金仙: 第一百五十六章艺术和血腥的杀人手法

第一百五十六章艺术和血腥的杀人手法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重生之都市金仙最新章节        下一章

    它之所以称为禁曲,一是连环杀人狂魔所创,其二是曲中旋律似有魔力般,能唤醒人类心中潜伏的最原始的野性和戾气,只想通过毁灭和破坏宣泄,许多听了这首禁曲者,甚至都成为了杀人犯。

    暴怒闭起了眼睛,似是沉浸在禁曲的意境之中,驾驶速度慢了下来。

    陆巡后,很快传出了急促的喇叭声,却是个脾气暴躁的宝马车主路怒症发作了,但暴怒却似没有听到一半,依然安静地享受着。

    那宝马车主连按了十几秒的喇叭,终于找了个超车的机会,猛然加速,从陆巡旁边猛地冲过的同时,打开车窗大声咆哮:“曹尼玛的,会不会开车!”

    找死!

    暴怒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朝着宝马车主挥手。

    下一刻,宝马车主就明白了他挥手所代表的意义——永别。

    两根鹅毛般的细针,陡然穿过了玻璃车窗,分别刺入宝马车主肩和腿部的两条神经上。

    宝马车主浑身一震,脚下狠踩油门到底,同时方向盘却是往右打尽。

    车主不由得大骇,然而他的手脚似是失去了控制,根本就不听使唤,最后宝马猛然破了护栏,从大桥上摔落下去,坠入南江。

    目睹这一幕的人都不由得惊呼出声,不明白为什么宝马会突然失控冲大桥撞护栏,酿成惨剧。

    其实,这是今天南江市发生的第三起严重致死的车祸了,很多人都以为这只是意外,然而这些事故,其实都出自同一人之手。

    暴怒的嘴角,泛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为了享受杀人的乐趣,同时又不给毒液和自己带来麻烦,这次他用的是相对艺术的手法。

    哪怕宝马车主被打捞起来,其尸体剖析也肯定查不出事故的真因,因为那种细针是特殊的材质,当其进入血液之后,很快就会融化掉,警方也只能认为是宝马车主疲劳驾驶,或者心不在焉所致。

    一曲既罢,暴怒换上了另外一首全球禁曲《黑色星期天》,在压抑得让听者觉得人生了无生趣,欲自行结束生命的沉重音乐之中,陆巡渐渐地消失了。

    午夜,一辆出租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陈信打开门,坐进车中:“师父,鹤山!”

    “鹤山?”开车的老司机有点诧异,鹤山虽是南江市人们休闲的好去处,但这个时候,很少会有人去鹤山的。

    他忍不住问道:“小伙子,这么晚了,你去鹤山做什么?”

    陈信淡淡地道:“随便走走。”

    “小伙子,我听说这段时间晚上鹤山频发抢劫案,你要散步最好找其他地方,比如江畔公园,那里人多。”老司机好心地提出了建议。

    陈信微微一笑:“谢谢提醒,但我只想去鹤山,反正我不是女人,又没有钱,没什么好担心的。”

    见到陈信坚持,老司机摇了摇头。

    这小伙子,可还真顽固。

    应该是思恋了吧,或许鹤山上有他和前女友曾经的美好回忆,所以他打算一个人晚上静静地去那儿呆下。

    于是,老司机也不再说什么,启动了出租车。

    不多时,就到了鹤山,老司机将陈信放了下来,还递给他一张名片,叮嘱道:“小伙子,小心点啊,如果你什么时候下山的话,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今晚会上夜班到天亮的。”

    “好的,师傅,谢了!”

    告别了老司机后,陈信就走到了那个阴脉。

    虽然在南江国际的别墅中布下了天玄仙阵,可以随时吸收附近灵气。不过,鹤山的这个阴脉,也是宝贵的修炼资源,这种天然灵脉的灵气要更为纯粹。

    之前这阴脉累计的阴气已被陈信吸收殆尽了,不过它每天都在恢复,如今阴气渐盛,是时候将之吸收了。

    盘膝坐于阴脉脉心之处,陈信开始吐纳。

    随着他的每次呼吸,都吞吐出一股股的乳白气体,犹如小小的寒流。

    随着实力的增强,在吸收阴脉灵气之时修炼,会产生这种异象,若是白天来此的话,很容易被鹤山上的游人围观,所以陈信只能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吸收阴气了。

    然而陈信吐纳了不到两分钟,便心动一动,停了下来,睁开眼睛,望向前方。

    那里是片枫林,白天其实挺好看,然而夜中却是黑压压的,有点怕人。

    一道影子,突然间从枫林中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上鹤山的人本就稀罕,而且阴脉附近一带寸草不生,即使白日也没人来这里散步走动,因而此人的到来就很不寻常了。

    脸上写满了暴戾和凶厉,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凶煞,光是见到他那张狰狞的脸,怕是很多人就会吓得转身就跑。

    陈信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也不意外。

    他今晚来鹤山阴脉,除了吸收阴气之外,也是为了引此人现身。

    算起来,也是毒液的第二波杀手到南江的时候了。

    “小子,我暴怒,是来取你命的!”暴怒伸出一手,或者说,是伸出一把刀,因为他的右手,已经被改装为了一把屠刀,和臂上的血肉连为一体。

    今晚无月,纵使在微弱的星光下,屠刀仍然倒映出明晃晃的寒芒,可见十分锋利。

    说话间,暴怒便挥起屠刀,猛然劈落的同时,竟然生出一道丈余刀芒。

    刀芒过后,阴脉之上,留下了道小壕沟,可见暴怒这一刀有多么的凌厉。

    能够成为毒液的s级杀手,自然是有过人之处的,化境大成的修为,浸淫刀法数十年,加上这柄特殊合金打造,加入某种珍稀材料冶炼,能够增幅攻击的屠刀,使得暴怒的杀伤力惊人。

    他曾经一刀斩断了辆小车,连同车上的所有人腰斩为两截。

    壕沟一直延伸到陈信脚下,然而陈信却是动也不动。

    只道对方被吓坏了,暴怒哈哈大笑:“放心,小子,我不会一下子斩杀你的,我的第一刀,会斩掉你的右手,然后到左手,接着是双脚,最后将你开膛破肚!”

    暴怒双目闪烁着嗜血的厉芒,之前那种“艺术”的杀人手法,还远远不能满足他的杀戮欲望,他更渴望见到断肢,内脏,肠子,四溅的鲜血以及满地的脑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