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山根: 第五十四章舅妈的前夫

第五十四章舅妈的前夫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山根最新章节        下一章

    谁也没想到,这时候冒出来的这个脏兮兮的汉子,竟然是郝国梅的亲生父亲。如果不是此人找上门来,可能舅妈一辈子都不会想要再提起这个人,直到后来春霞才知道,这个人叫郝成刚,在郝国梅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杀人而入狱,被判了好多年。最近这几年才放出来,可是因为在牢里关得时间太长,跟社会完全脱节了。虽然在社会上混迹了几年,可是他的那些手艺已经完全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最后几乎沦为乞丐。到最近这几个月,实在是没地方打工,也没办法糊口了,这才想起来寻找舅妈。

    可是这个人的到来,却无疑是压倒郝国梅精神世界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前她一直觉得春霞不论在什么方面都不如自己,总想着能够压她一头。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冒出来一个杀人犯父亲,而且还没有正当工作。当年郝成刚入狱之后,母亲才带着她改嫁给了现在的后爸。之前她动不动就拿自己的身世来当挡箭牌,因为只要她拿这事儿哭诉,舅舅肯定会事事都依着她。可现在,当自己的生生父亲真的出现的时候,郝国梅却有些恨,她恨老天爷为什么对她这么不公平?也直到此时,她才觉得后爸对她比亲生女儿更亲。

    郝成刚暂时没地方去,就一直赖在舅舅家不肯走。刚来的那段时间还好,对这家里的人还稍有谦恭,可是日子久了,一切却都变了。那段时间,舅舅还在家里养伤,但是郝成刚已然养的脑满肠肥,舅妈也抱怨,说他不上进。尤其是在此时,自己都已经改嫁了,他也不好总住在这里不走。

    但是谁能料到,郝成刚竟然摆起谱来,说舅妈是个没良心的女人,自己刚刚入狱就转嫁他人。而且还说,自己年岁大了,以后要让郝国梅来供养自己。这话不管搁在谁的耳朵里,都会受不了。尤其是郝国梅这个性子,如此一个生父的出现,让她颜面扫地,在这个家里总觉得自己像是个多余的人。舅妈说道过几次,也知道舅舅一直隐忍着,可是却丝毫没办法对付这个无奈,只能暂时忍着。

    半个月后的一天,春霞下班回家,刚走到楼下的时候,就听见楼上吵得沸沸扬扬的。街坊四邻都伸长了脖子,正瞧着热闹,这样的场面春霞本不想掺和。可是刚走到楼道口,就发现事情不对劲,好像是舅舅跟人吵起来了。春霞心想,舅舅腿上还有伤,这个时候跟人发生口角,万一要是再动起手来,肯定是要吃大亏的。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冲了楼梯,刚一露面,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形,就被迎面泼过来的一盆水淋了个透。

    舅妈正端着脸盆,双手叉腰站在门口,将两三个流里流气的人挡在门口,舅舅也站在她身后。春霞看着已经失控的场面,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看见人群里的刘然,这才悄悄的问了一下。

    据刘然说,事情原来是这样的,郝成刚最近手头紧,舅舅跟舅妈又一直逼着他从这个家里搬出去。于是郝成刚在走之前,就想着先弄一笔钱,可是又没有挣钱的渠道,他就打起了郝国梅的注意,私底下在外边给郝国梅介绍了一门亲事。不仅如此,郝成刚连彩礼钱都已经收了,这些人就是上门来娶亲的!

    下午郝国梅刚一放学,就被这群人给堵在了巷子口,当那些人说,郝成刚已经将她嫁给了那人的时候,郝国梅怎么会甘心这样的命运。但是却被那些人强行堵住了去路,郝国梅着急忙慌的,顺手抄起手边窗台上的酒瓶子,朝着那人脑袋上砸了下去,趁着那人哀嚎的时候,郝国梅这才逃回了家里。

    但是那群人却一直追到了家门口,此时郝国梅正抱着膝盖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就这么任凭那些人在门口撒野。刘师傅本来是在家里养伤的,听见门口有动静,而且敲门声大的出奇,几乎快要把门给捶破了,忍不住起来查看情况。一问之下,才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刘师傅跟那群人理论,可是没说几句,两人就吵了起来。对方看刘师傅拄着双拐,便觉得他是个好欺负的主儿,硬是要进屋里抢人。就这样,事情闹大了,瞧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等到舅妈跟刘然回家的时候,也被门口发生的这一幕给震惊了。舅妈不由分说的冲进屋里,直接端着脸盆就冲了出来,那一盆洗脸水本是泼像那群人,却不料那些人眼见王雪梅的动作,闪躲开了,刚好被冲上楼道的春霞给撞上了。舅妈虽然眼神中有些愧意,但是眼下却也没有多余的功夫来解释。

    在了解完整件事情之后,春霞也有些六神无主,她万万没想到郝国梅也会面对和自己一样的命运。正当双方吵得不可开交,局面一度失控的时候,杨小兵出现了。他毕竟是当兵的出身,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几个人打翻在地。对方眼见吃瘪,但是又实在没有继续较量下去的资本,这才骂骂咧咧的从人堆里挤出去。

    可是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之后的几天,那群人陆陆续续的上门了好几次。在经历了几次争执之后,对方似乎也觉得这门亲事黄了,但是总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天下午,为首的那人直接请来了居委会的主任,说是郝国梅不愿意嫁也就算了,可是必须得把彩礼钱和医药费给退换回去。

    自从刘师傅腿伤之后,这个家里所有的负担几乎全都落在了王雪梅身上,她那点微薄的收入,还不够这一家人的开销。眼下又哪里有余钱来偿还这笔烂账!可是居委会的主任似乎跟那几个人站在一起,春霞估摸着,那主任多半是得了那人的好处,所以总帮着他们说话。可是自己毕竟是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这笔债务无疑是雪上加霜,如果不解决的话,恐怕以后就永无宁日了!

    舅舅和舅妈说什么也不肯承认有这么一笔彩礼,因为他们确实没见过一分钱,再者说来,谁又愿意把女儿嫁给这种人!可是他们说不出个道理,只能和人家吵,只是两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没办法把谁说服,两家人只能肚子里面一个劲儿埋怨管杀不管埋的郝成刚!

    春霞看了看居委会主任拿来的条子,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生着闷气的舅父和舅妈,以及满脸泪水的郝国梅,只能鼓着勇气说道:“主任,郝国梅打伤了那人,医药费我们可以出!但是这个彩礼钱却是郝成刚收的,这条子也是签的他的名字,这笔钱没理由让我舅舅来退!再说,《婚姻法》明确规定恋爱自由,郝国梅也不够法定结婚年龄,这事儿只能去找郝成刚!”

    这话一出口,舅舅的眼睛亮了一下,他怎么就没想到这茬!

    确实,这条子是郝成刚打的,虽然是以彩礼的名义收下的这笔钱,可是压根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再者说,从法律的角度来讲,包办婚姻本来就是违法的行为,而且郝国梅还不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如果要硬是要追究起来,只能是郝成刚诈骗,所以这事儿,除了医药费之外,完全跟刘师傅一家没有任何关系。

    居委会主任毕竟有些学问,春霞这么一说,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可是那些流里流气的人又怎么肯轻易作罢。找郝成刚要钱,他现在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事儿后来一直闹到了派出所,但是有春霞那席话挡着,办案的民警最终裁定,刘师傅一家赔偿对方医药费,然后又另外立了案,郝成刚以聘礼为名,实行诈骗。并且警告了那些前来闹事的人,不得再前往刘师傅家寻衅滋事,这事儿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经过了这场变故之后,郝国梅对春霞的态度也有所改观,但是她却拉不下面子,去跟春霞道歉。好在这之后,她也没有再为难过春霞。

    又过了个把月时间,刘师傅的腿伤也好了起来,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刚见好转就闹着要去厂子里面上班,谁劝都不行。

    春霞跟着舅妈劝说了多次,也不见成效,只能任着他到厂里,好在厂里都是熟人,大家分担着,帮衬着,直到老刘身体全部恢复。

    眼看舅舅身体好转,春霞这才提出想从家里搬出去,住进厂里的宿舍。虽然舅舅一再挽留,可是春霞却执意要搬出去。春霞知道,舅妈和郝国梅明面上不再针对自己,可是总这么寄人篱下也不是个办法。再者说,刘然也慢慢的长成了个大孩子,总不能还跟他睡在一张床上,免得别人在背后说闲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