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山根: 第七十六章要债

第七十六章要债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山根最新章节        下一章

    春霞回家的第二天,老李张罗着要把年猪给杀了。这头猪喂了足足一年,有二百来斤,本来老李是打算把这头猪卖了,留着钱给小军上学做学费的,可是这几天他着实是高兴坏了。春霞回来了,这让他激动的有些忘乎所以。不过春霞昨天给的那些钱,也足够这个家里的开销和小军的学费。农村人,过年简单,随意置办些酒肉饭菜,鞭炮对联,就算是对付过去了。

    老李破天荒的喊了好几个邻居过来家里吃年猪肉,席间一大群人推杯换盏,春霞还在灶台上忙活着。虽然在城市里生活了两年,可是她却并没有因此而生出养尊处优的态度,更没有因为自己走出了大山,而嫌弃这个贫穷落后,残破不堪的家。

    席间,那些叔叔伯伯们都羡慕老李能有这样一双儿女。春霞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还能吃苦,在城市里找了份稳定的工作。小军不仅长成了个大小伙子,眉宇之间英气逼人,哪怕是穿着破衣烂衫,但总是收拾的干净整洁,关键是他学习成绩一直是镇子上出类拔萃的。同龄已婚的男士都觉得谁要是能娶到春霞,那真的是上辈子积德了,言语之间全都是爱慕之意,引得自家媳妇儿抱怨连连,大家伙也跟着起哄,席间好不欢乐!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位不速之客,却打破了席间的平静和欢乐。曹贵荣的突然到来,让大家伙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他在七村八镇,可以说是名声在外。尤其是他跟春霞结婚的这件事情,更是人尽皆知。席间的这些个长辈们虽然都是活了五六十岁的人精,可是见到这么个无赖,也都是进而远之。大家伙只顾着低头吃饭,或者背过身去抽烟,全然都不想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

    “哦哟,爸,今天杀年猪啊!你这咋也不找个人给我个信儿呢,这就太见外了!”曹贵荣看着大家伙这在吃饭,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也不知道桌上放的是谁的酒杯,端起来就直接一饮而尽,引得众人一阵阵的嫌弃之意。可是他却全然不在乎的样子,旁人的眼光几乎像是锥子一样,向他刺过来。但是曹贵荣早就已经是油盐不进死皮赖脸的无赖了。

    “我不是你爸,曹贵荣这话可不能乱说!”老李有些生气,从曹贵荣进门开始,他的脸刷的一下子就黑下来了,猛地喝完了杯中酒,就坐在一旁不停的抽起了旱烟锅子。他这几天也有些担心,曹贵荣每年年底的时候,都要上门闹腾一阵子,自从春霞离家出走之后,这件事情似乎就一直没完没了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曹贵荣竟然不请自然,还是在今天,屋子里这么多人,总不能让大家看笑话,尤其是老李这样要强的个性,此刻还不知道得气成什么样子。

    曹贵荣似乎也是想着,到了年底,春霞应该就回来过年了,之前两年只是想着上门来碰碰运气,可是都扑了个空。他原本还以为,春霞回来了,只是一直躲着不愿意见他,所以每次过来总要闹腾一番。像他这样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又是个离了婚的单身汉,孤家寡人一个,那些彩礼钱都是他好多年在外边打工攒下来的。这几年他几乎算是坐在家里啃老本,可是也总有坐吃山空的一天。这笔钱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所以就把老李当成了银行,可是曹贵荣也知道老李家没钱,所以总是趁着年底的时候,上门闹腾一阵子。老李也没辙,年底最多就是给他两条猪肉,但是也不算价钱,这东西在农村很廉价,根本抵不了几个钱,但总算让曹贵荣稍微满意一点,不至于一直这么折腾。

    “大家伙都别干愣着啊,来来来,吃吃吃,喝喝喝,吃好喝好啊!”曹贵荣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端起酒杯招呼着众人,就像他之是这家里的主人一般,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给他面子。所有人都坐着没动弹,甚至有人已经看不下去了,向老李辞行后,托词说家里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还有几个相亲留了下来,想帮着老李把事情给解决了!毕竟老李上了年纪,万一闹腾起来,自己还可以帮把手。最为关键的是,这几个年轻后生都对春霞有意思,想在此时表现一番。

    此时春霞一直躲在屋子里,暂时还没出来,曹贵荣这个人天生的大嗓门,隔得老远,春霞就听见他在中堂里叫嚣。春霞虽然已经下了极大的决心,回来之前就一直想着要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可是此时此刻,她心里还是有些慌张,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再加上曹贵荣这个人死皮赖脸,都说,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遇上这么一个人,当真的谁都没辙。

    “春霞啊,春霞,出来嘛!我知道你回来了,你别总躲着我嘛,这样躲着能躲一辈子吗?”曹贵荣几杯酒下肚之后,大着嗓门冲着里屋叫喊。

    春霞有些慌了神,她不清楚曹贵荣是真的知道自己回来了,还是说只是想诈一下自己,可是他出现的时候太过于凑巧了,自己昨天才回家,他今天就追上门来闹腾,这不像是巧合。倒像是提前得到了消息,这个时候春霞才想起来,昨天早上自己在市集上碰见了罗凤英,这个人天生就是个长舌妇,任何事情到了她嘴里都能说出花来,多半是她又提前跟曹贵荣打好了招呼。

    但是春霞并没有因此而失了分寸,眼下客人都还在屋子里,一旦要是她出现在场面上,曹贵荣无疑是要闹腾一番,父亲又是个要面子的人,他那火爆脾气一上来,九头牛都拉不住,估计场面肯定不好看。春霞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父亲脸面上挂不住,也不想让在场的诸位叔伯兄弟看了笑话。所以暂时还一直按捺着性子,躲在里屋没有出来。

    一直等到酒席吃完,所有人都走光了,曹贵荣还是像个无赖一般,坐在席面上。满桌子的剩菜剩饭全然他一个人给包圆儿了,就像是好几天没吃饭的饿死鬼一般,吃相也极其难看。尤其是当众人都走了之后,他更是肆无忌惮。其实自从曹贵荣离婚之后,吃饭睡觉也完全没了规律。手里有几个钱之后,就一直混迹在镇子上的录像厅里,一呆就是好几天。一直等到身上那点钱都花光了,被老板赶出来,才会去找个散活儿挣点零钱。他这样的日子过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期间,他也拖罗凤英给他保过几次媒,可是对方一听说那人是曹贵荣之后,就断然给回绝了。谁也不愿意嫁给这么一个没有任何盼头和前途的男人,尤其是前两年,春霞那件事情闹腾的尽人皆知,谁都知道一旦婚事不成,曹贵荣就会像赖在老李家一样撒泼耍无赖。任何一个正经人家,都不愿意跟这种人打交道。

    家里没个女人照应着,再加上曹贵荣又是个游手好闲的主儿,三天两头不着家,屋前屋后都长满野菜,那房子也好久没有收拾了,屋顶的瓦片早就开始漏水了。虽然他的砖瓦房在这一带还算是数一数二的,跟大家伙的窑洞房比起来,也格外敞亮些。可是这也是两年前的事情了,这几年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外出务工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

    村里出去打工的人不在少数,但凡是在外边混了几年之后,回来的人都已经从原来的窑洞里搬出去了,在离镇子稍近的地方批了一块地皮,自己盖起了新房。这么一比较,曹贵荣在众人面前,也就没什么优势可言了。他自己也清楚这档子事儿,可是不管谁劝说,他都当成耳旁风,根本听不进去。

    不仅如此,他还一直做着美梦。觉得春霞虽然没有进门,但是已然成了他的人。他也寻思着,等着春霞从外边打几年工之后,有了钱,到时候还是得跟他好,自己就等在家里吃现成的。他时常想,自己之所以变成这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都是因为那次结婚没结成的原因,他把所有的原因都归罪到春霞逃婚的事情上。所以还心安理得的觉得,哪怕是春霞在外边混出个样子来,以后供养自己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曹贵荣,刚才是人多,我给你留点面子,你也别得寸进尺。彩礼钱,我都给你准备好了,退给你!但是你得给我立个字据,打个收条。这钱还给你之后,你以后跟春霞再没有半点关系,你不能纠缠她!你要是答应呢,我这就把钱给你,要是不答应呢,这个钱你也莫想要了,以后要是再敢上我家的门,我就对你不客气了!”老李黑着脸。

    按理说,老李这话说得有理有据,没有任何差错!可是曹贵荣却不这么想,他有些纳闷,心里琢磨着,难道罗凤英说得是真的,春霞真的回来了!这老李有钱退还彩礼钱,那这钱肯定是春霞给他的。没想到啊,这小丫头出去就两年,能挣这么多钱,要是就这么拿着钱走了,那往后不就只能坐吃山空了吗?可是要不接这个钱的话,自己连这个年都过不下去了!

    曹贵荣有些为难,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呢?稍微权衡了一下,曹贵荣心想,先把钱拿到手了再说。反正他跟春霞结婚这事儿,尽人皆知。不管以后谁说起来,他都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春霞是他的老婆。

    “行啊,那你先把钱给我!我给你算一哈啊,这不比往年。前两年,一千块钱还当钱用,可是现在一千块钱能买得到两年前一千块钱的东西嘛?就算是我这个钱存在银行里,那也能下个崽儿不是!你先给我两千块钱,这个事情就算这么了了!”曹贵荣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蹲坐在板凳上,一只脚踩在桌子腿上。

    这话谁听了都受不了,老李的脾气顿时就上来了,拍着桌子,很是气愤的朝着曹贵荣吼:“曹贵荣,你还要不要点脸!当初你就给了一千多块钱的彩礼钱,我也陆陆续续的退了你一部分。就算这一千块钱存在银行里,两年也不可能有一千块钱的利息!我告诉你,你要是这个说法,这个钱,你一分都别想要!我也不要这张老脸了,任你出去怎么说,这个钱,你都别想要了!”

    老李气的吹胡子瞪眼,可是曹贵荣依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他等的就是老李这个态度。只要闹腾起来,他比谁都愿意看见这样的场面。这个钱就算是不要了,今年过年大不了就一直赖在老李家不走!

    本来他还只是疑神疑鬼,这罗凤英说得到底是真是假,春霞到底是不是回来了。可是眼下的局面,他更加断定这笔钱肯定是春霞让老李还的,要不然凭他一个篾匠,木匠,就算是打一整年的零工,不吃不喝,也不可能攒这么多钱!

    现在春霞一直不露面,只要闹腾起来了,恐怕她想躲都躲不了。曹贵荣一直在等这个时机!

    “你不还钱也行,反正我是你女婿,这事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也不怕你不还钱,那点钱就当是我孝敬你了,但是眼下快过年了,我没钱办年货,就在你家过个年,你没意见吧!”曹贵荣越说越来劲儿,他倒不是真的想在这里过年,这个破窑洞四处漏风,就算是在屋里升着火炉子,也还是冷得直哆嗦。要不是听说春霞回来了,估计他都不愿意走这几十里的山道,蹭这顿年猪饭。

    “放你娘的狗臭屁!谁承认你是我女婿了,我告诉你,我也不怕你赖在这不走,莫怪没人管你饭,饿死你!”老李愤愤然的把烟袋锅子在桌子上磕得梆梆响,烟灰四处乱飘,整桌子的饭菜都没办法吃了。

    明显老李是想这样逼走曹贵荣,但是这家伙却依旧死皮赖脸的坐在席面上,不管怎样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赖皮态度。虽然菜里全是烟灰,没办法吃了,可是他却往杯子里到了一杯酒,自斟自饮就这么干喝了半天。直到整壶酒都见底了,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

    老李就坐在旁边等着他,其实老李也有些纳闷,曹贵荣这才过来,跟以往有所不同。要是往年,估计自己要是这个态度,他早就跟自己掀桌子摔板凳了。老李也是个明白人,他偷偷的瞄了曹贵荣几眼,曹贵荣这个时候,眼神飘忽不定,一直在朝着里间看,要不是老李坐在门口,刚好堵着门,估计他怕是要满屋子找人了!从曹贵荣进门开始,就一直嚷嚷着要找春霞,老李估摸着,他怕是得了信儿,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一反常态的好脾气,坐在这让自己数落。

    “小军儿啊,来来来,再给我烫一壶酒!”曹贵荣微微的有些醉意,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有些不听使唤了,走路也飘起来了。

    可是等了半天,小军依旧窝在灶台边上不肯搭理他。这个时候,曹贵荣见小军一直没动弹,索性站起身来,拿着酒壶朝着老李那边走过去,满嘴酒气的嘟囔:“你不给姐夫倒酒,我自己找去!”

    直到这个时候,老李才算是明白,曹贵荣这是明摆着想趁着这个档口,进屋里去找人。老李心里一紧,这要是让曹贵荣看见了春霞,估计怕是他说什么都不肯走了!两年前,自己没有照顾好春霞,让她受了那般的委屈,眼下老李自然不可能再让春霞吃亏。

    “屋里没有酒了,最后一壶都让你喝完了!”这个时候,小军也从灶房里走了进来,他手里提着一只塑料壶,朝着曹贵荣晃了晃。

    早上老李要杀年猪,才让小军去刘二爷家灌了十斤酒,席间也只不过就喝了几壶,断然不可能说是就这么给喝完了!老李看了小军一样,这孩子也算是有心了,可是他却给小军使了个眼色,然后黑着脸:“把酒给他,让他喝个够!喝不死你!”

    小军有些为难,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可是老李都已经这么吩咐了,他也只能照着办。其实老李是怕曹贵荣借着进屋里找酒的时机,撞见春霞。小军是想着只要没有酒给他喝了,曹贵荣觉得无趣,也肯定会自己离开。可是眼下,老李既不想让曹贵荣进屋,也不想给他酒喝,但是又怕他以此为借口闹事。只能让小军去给他倒酒,先把他稳住了,等他喝醉了再说。

    曹贵荣也不傻,当然看得出来这其中的端倪,正当小军抱着酒壶转身进厨房的时候,他又讪讪的笑着说道:“哎,算了!这酒我也不喝了,你留着过年吧!反正我待在这里,你们也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了!”曹贵荣站起身来,假意要走,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老李的反应。

    “走走走,要走快走,没人留你!”老李也瞥了曹贵荣几眼,但是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心里七上八下的坐在门口抽闷烟。

    这个时候,春霞也侧耳贴在门口,听着屋外的动静。在此期间,她有好几次都想出去,但是老李却始终用板凳顶着门,从里边根本打不开。春霞知道父亲的意思,是不想自己跟曹贵荣见面,也怕他见到自己之后闹腾。只能暂时待在屋里边。

    可是谁也没想到,曹贵荣刚出去,又去而复返。老李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一时间有些紧张,但依旧黑着脸,站起身来呵斥道:“你又回来作甚?”

    曹贵荣瞅了老李一眼,然后径直朝着他走过去,老李生怕曹贵荣要进里屋,又一屁股坐下去,故意把腿踩在桌子腿上,挡在曹贵荣面前。

    “我烟掉在桌子上了,回来拿烟!”曹贵荣指着桌子上的烟盒说,其实他之前也留了个心眼,故意把烟盒子留在桌子上的。他心想着,就算他一直这么待下去,春霞也不一定会出来见他。春霞只要是有心要躲着他,就算自己在这里守几天,也见不到她。于是曹贵荣就想着,把烟盒留在桌子上,自己假意离开。自己走了之后,春霞肯定会出来,然后自己再借着回来拿烟的时候,跟春霞来个不期而遇。

    可是曹贵荣没想到,老李比他心眼还多,曹贵荣离去的时候,他就瞅见了桌子上的烟盒,刚开的一包烟,照着曹贵荣那抠门的个性,肯定是要回来寻的,索性他暂时就没让春霞出来。也得亏老李多了个心眼,要不然真的让他们这么撞见了,还不知道后边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的局面。

    “其实不是我说你,你跟春霞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你呢,也别再往我家跑了!要是你想明白了呢,给我立个字据,写个收条!只要你同意,我随时都能把那一千块钱给你送去!”老李看着曹贵荣的脸,依旧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毕竟这么一直吵下去不是办法,事情也总得想个办法妥善处理了。

    这个时候,曹贵荣的酒劲儿也上来了,脑袋有些不清醒,往嘴里塞了根烟。可是刚走出去没几步,竟然噗通一下子倒在了门口,整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起不来了。老李也是吃了一惊,赶忙站起身来查看。此时曹贵荣的脑门上撞出血啦啦一道口子,可是他却丝毫没有任何感觉,就这么躺在地上睡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