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山根: 458.第四百五十八章弟弟的婚礼

458.第四百五十八章弟弟的婚礼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山根最新章节        下一章

    结婚前一天,王小云回到了家里。

    按照当地人的风俗,新娘子必须是从娘家发嫁。晚饭过后,王小云端坐在梳妆台前,不停打量着自己的妆容。头发是镇上的理发师来家里盘好的,喷上发胶之定型后的发型,晚上休息时候,根本不会打乱发型,第二天只需将头花插上即可。

    镜子里的新娘,眉如柳叶,眼睛里像是有星星在 闪耀,挂着幸福的微笑的脸上,掩饰不住新娘羞涩与幸福,想想明天自己就会与那个最爱自己的小军成亲了,小云不禁冲着镜子莞尔一笑。

    罗凤英瘸着腿,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看着面前光彩照人的女儿,罗凤英不禁内心酸溜溜的。

    长大的闺女终究是别人家的,虽然心里明白闺女嫁过去,肯定也会过上好日子,可是为什么就是觉得不舍得她呢?

    鼻子一酸,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罗凤英忙不迭抬起手背擦着眼睛。

    “小云她娘,你过去干什么,你不赶紧再看看闺女的嫁妆都准备齐整了没有?”一直站在门框边上的王小云爹,看的明白,生怕小云看到娘落泪后伤心,急忙吆喝着罗凤英。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自定下结婚日子后,这些结婚嫁妆,我哪天不是看上个三五遍!”罗凤英压低声音嚷嚷着,嗓子有些沙哑。

    王小云不禁冲着罗凤英转过身子来,一眼看懂了娘红红的眼睛。

    娘就爱出些样,自己一直在庙底村帮着李小军的忙,直到前天才回家来,这结婚跟没有结婚一样,自己都是成天不在家里,还有什么两样呢?娘这是又整什么呢?

    “娘,您嗓子有些哑,不舒服吗?”王小云没有想那么多,关切的询问着。

    “没有,没有,喝水少了,我喝点水就没有关系了。”罗凤英听到王小云的话,急忙否认着。

    “小云她娘,佷··”王小云爹走了过来,生怕自己的婆娘说些什么话,让闺女出嫁前夕心里难过,这个老实木讷的男人,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王小云起身,拉着站在一边爹的手。

    “爹,您年纪大了,这几年一直在家具厂干活,干不动就别干了,在家里陪陪我娘,省的我娘一一个人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爹是个老实人,从来不仗着是自己爹的身份,在厂子里生事,干完活后,经常拿着个扫把和抹布,里里外外的打扫着卫生,厂子里的人都说,王小云爹一个人干着两个人的活呢。

    爹明显比前几年苍老了许多,曹贵荣出事之后,一向不善言辞的爹更加沉默了,在家里的时候,只听到娘一声又一声的话,爹偶尔的发出“嗯”的答应的声音。

    王小云知道,这件事情给爹的打击太大了,为了不让爹在家里寂寞无助下去,王小云跟李小军商议过后,让爹到工厂里干活,在工厂里忙活着,忙碌的生活,让王小云爹充实了很多。话语也慢慢多了起来。

    “小云啊,我啊,你也知道,就是嘴上话多,心里藏不住事,这几年,我做了不少糊涂事,你长大了,你跟小军都没有怪我,想起我干的那些事,我心里这个难受啊···”说话间,罗凤英眼泪又流了出来。

    王小云鼻子一酸,强忍住眼眶里的眼泪。

    “娘,说这些干什么?我现在跟小军好好的, 咱们一家人都好好的,这些都足够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别提了。”

    “小云啊,我想好了,你小姨以后就在深圳过城市人日子了,我没有你小姨命好,但是我的命也不孬!等你跟小军有孩子之后,我就替你们带着孩子,你们两个好好挣钱,这个事我提前跟你说好了,别到时候小军不同意我看孩子!”罗凤英一改刚刚惨兮兮哭鼻子的样子,眉飞色舞的说着。

    王小云苦笑不得。

    “娘,这事还早呢···”

    罗凤英不等王小云说完,立刻打断了王小云的话。

    “早什么早?谁结婚不都是奔着生孩子过日子去的!这事就这么定了!”罗凤英不容置否的说道。

    “噼噼啪啪···”一声鞭炮声响起,罗凤英的门口停了八辆装饰着鲜花的婚车,身着西装的李小军手捧着鲜花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看着穿着洁白婚纱,头上戴着鲜艳盛开的红玫瑰,画着精致妆容的新娘子,李小军不禁心跳加速起来。

    “小军···”王小云轻启朱唇,轻声呼唤着的爱人的名字。

    “小云···”李小军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眼睛不眨的看着自己美丽的新娘。

    “吉时已到,发嫁了!”来家里帮忙的邻居大婶,往新娘新郎身上撒着鲜花,大声喊着。

    拜别了爹和娘后,李小军拉着王小云的手,慢慢的往婚车里走去,一直哽咽着说不话的罗凤英,看到车子载着两位新人远去的时候,不禁咧着大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小云啊,我的闺女啊,娘养你这么大,白养你了,你从此以后不是这个家里的人了···”罗凤英越哭越难受,脸上鼻子眼泪的摸了一脸,脸上擦的白粉,被泪水冲的一道道的,像是小丑一样。

    罗凤兰笑也不是,哭也不是,昨天来家里的时候,大姐还一脸得意的跟自己炫耀着,说自己的闺女王小云虽然没有如愿嫁到深圳,成为一个城市人,可是照李小军的能耐,闺女的日子跟城市人没有什么两样。

    今天怎么又出这样的洋相呢。

    “大姐,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你快点收拾收拾,听大壮说,小军结婚仪式上,镇长还有好几个村的村支书都要去呢!作为亲家,你可不能给小军丢脸!”听到罗凤兰的话,罗凤英当即一个激灵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你看你,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要是早知道有这么多镇上当官的出席婚礼,我怎么着不得请让你帮我捯饬捯饬,这下可好了,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为了出席婚礼,罗凤英特意烫了个头发,胖胖的罗凤英,顶着一头方便面一样头发,看上去非常滑稽可笑。

    “来,我帮你弄弄。”罗凤兰将罗凤英按在椅子上,慢慢梳洗着···

    琴瑟永谐百年佳偶,婚姻自主一代良缘。

    高大的院墙外,贴着红彤彤的对联,对联的上边贴着红红的喜字,就连院子的树上,都贴上了红红的喜字,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

    两个穿着打扮焕然一新的青年,高高的举着用喜庆的红纸缠绕的竹竿,竹竿的尽头,挂着两串长长的红色鞭炮,等西装革履的李小军,牵着身着婚纱的新娘出现在大门口的时候,王满堂一声令下,顿时鞭炮齐鸣,小孩子们兴奋的在人群里窜来窜去,村民们里三层外三层,不停的对着一对新人指指点点,羡慕的说着祝福的话语。

    “分喜糖啦!”王满堂婆娘端着满满一塑料筐喜糖出现在大门口,大人孩子听到分喜糖的声音,顿时朝着王满堂婆娘围了上来。

    王满堂婆娘抓起一大把的喜糖,装作往西边抛撒的样子,村民们哈哈大笑着,忙不迭的往西边跑去,随着王满堂婆娘猛的转身,将喜糖大把大把的撒向东边,忙着抢喜糖的大人和孩子们,撒腿往东边跑去,蹲在地上,乐呵呵的捡着喜糖。

    杨小兵和小杜等人,将手里的香烟不停的往外抛撒着,全村的老少爷们不停的欢呼着,相互比较着谁抢的香烟和喜糖多,对村里人来说,这是这么多年来,最喜庆,最热闹的一场婚礼了。

    “今天,我作为新郎和新娘的证婚人站在这里,心里非常激动!”王满堂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手里拿着麦克风,站在院子里说着话,声音有一丝丝的颤抖。

    “两位年轻人,放弃在大城市的优越生活,凭着一腔热血和不屈的精神, 愣是在咱们庙底村开办了加工厂,在加工厂效益越来愈好的同时,两位年轻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我代表庙底村,对两位年轻人致以最诚挚的祝福!祝福两位年轻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头发花白的王满堂,用颤抖的声音,照着写好的草稿,念完了自己的证婚词,不停的喘着粗气,擦着额头上汗珠。

    春霞坐在椅子上,开心看着面前的婚礼。

    “现在有请宋镇长讲话!”王满堂将麦克风递给一位穿着中山装的干部模样的人。

    宋镇长接过麦克风,冲着围观的村民们挥手示意,村民们的不停的嬉闹喧哗声顿时停顿下来。

    “父老乡亲们,大家好!非常高兴参加李小军同志与王小云同志的婚礼!婚姻恋爱自由,有感情的婚姻才能幸福美满!首先祝福两位新人,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宋镇长停顿了下,冲着两位新人点头示意。

    “两位年轻人是新时代的典范!值得年轻人学习!能够甘愿放弃深圳的工作和生活,回到大山凹里,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迄今为止,咱们镇上有两对这样甘心为大山付出的年轻人了!一对就是咱们的新郎和新娘,另外一对,是镇上的学校里的方正老师与郝国梅老师,我代表四十里铺,对两对甘心为老家的发展做出贡献的两对年轻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围观的村民们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们四十里铺,别的没有,有的这是连绵起伏的群山,还有山上无尽的宝藏,还有,赤胆忠心的,敢做敢当的年轻人!眼下,整个四十里铺镇,大到整个胧原县,农村还需要进一步发展,农村的发展离不开我们年轻人,离不开千万万万个李小军和郝国梅!请年轻人回头看看自己的家乡,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为家乡的发展事业增砖添瓦!”宋镇长钦佩的看着坐在人群前面 郝国梅夫妇。

    围观的群众们不停鼓掌,冲着一对新人和郝国梅夫妇鼓掌示意。

    宋镇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咱们庙底村啊,是整个四十里铺镇子上发展最快,目前村里经济收入最高的村子了,同我一起来的有几位贫困村的村长,其中有一位,李小军说不定会认识,来,王明见同志,你站出来,给新郎和新娘说几句话吧!”宋镇长朝着坐在身边的一位村干部示意。

    一位穿着打补丁衣服的,看起来四十多岁,脸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随着憨厚的笑容,眼角上的皱纹深深的褶皱起来。

    “王明见?天天舅舅也来了?”杨小兵听到宋镇长的话,吃惊的看着站起来的王明见。

    王明见前几年在春霞公司干保洁的时候,干的非常卖力认真,要不是家里的几个孩子无人管教,王明见真想继续干下去,在深圳工作了一段时间的王明见,眼界比以前高了许多,经过自己的努力,于两年前,担任了村里的村支书。

    当镇长通知王明见跟随自己参观庙底村的时候,王明见让婆娘把家里的大公鸡宰杀了两只。李春霞可是自己的恩人,这么多年来,一直帮着自己抚养着外甥天天,还给自己提供了工资不菲的工作,小军结婚,家里也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手的东西,决定将两只大公鸡赠送给李小军。

    几年没有见,王明见明显苍老了许多。

    王明见还是那么老实本分,拘谨的站在那里,眼睛不敢看密密麻麻围观的人群。两只手不停的搓着,两条腿微微颤抖,心里慌的厉害 ,虽然心里早有点准备,可是真的要讲话的时候,心里还胆怯的很。

    “父老乡亲们,大家好,我是槐树沟的村支书。”王明见说了几句话,咽口唾沫,定了定神。

    “非常荣幸能参加李厂长的婚礼,其实我跟李厂长啊,早就相识了。”王明见将李春霞帮着自己抚养天天,并给自己提供工作的事情说了一遍,声音不自觉的哽咽起来。

    “现在,天天在李总的培养下,孩子非常的优秀,我这个当舅舅的,实在是惭愧的很···现在庙底村,在李厂长的带领下,发展的这么好,我这个当村支书的,着实应该跟李厂长取经学学经验。村里除了山就是山,巴掌大的地,连个拖拉机都进不去,每当去县开会的时候,听县里点我们槐花沟的名字,我心里这个愧疚啊···”王明见羞愧的摇摇头。

    “舅舅?他是我舅舅?”坐在春霞身边的天天小声询问着。

    已经是小学生的天天,非常懂事,听话,天天的身世 ,春霞早已经告诉了天天真想,春霞的目的在于,让天天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即便是在城市长大,也要让天天知道,自己生身母亲是谁,自己在农村老家,还有舅舅等亲人。

    “是的,天天, 他就是你舅舅···”听到王明见的话,李春霞有些泪目。

    曾经的庙底村,也是县城里的有名的贫困县,满堂叔多次来家里跟爹聊天说话的时候,说起到现场开会的事情。

    一到开会的时候,王满堂尽可能的往最后排坐,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点自己村的名字,不用问,肯定又是说自己的村里贫穷、经济增长速度过慢,可是作为村支书的王满堂,也不希望自己的村子这样的啊,可是自己能有什么办法呢?

    能有什么办法帮助像槐花沟这样的贫困村子呢?春霞不禁思索起来。

    “王支书,你是说,你跟李书记的姐姐李春霞非常熟悉?”听到王明见的介绍,宋镇长惊讶的问道。

    王明见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这么多年来,都是李总帮我抚养着我的外甥,李总生意做的好,人也好!”

    “李总的生意在深圳做的这么红火,肯定有过人的经商之道,我们四十里铺,邀请李总,帮我们指点一条致富之路啊!”宋镇长冲着李春霞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宋镇长,我哪里敢指点,我能做的,春霞定鼎力相助。”李春霞起身,笑着对宋镇长说道。

    “我是庙底村的闺女,永远是咱们四十里铺的人,能为镇上的发展出一份力量,是我春霞的荣幸!”李春霞得体的说道。

    围观的村民们,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父老乡亲们相信,有春霞的加入,四十里铺,肯定会像庙底村一样,逐渐富裕起来!快速走上奔小康的道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