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bet36365网址 -> 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 第一一八章 不得人心?

第一一八章 不得人心?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最新章节        下一章

    华盈寒听命进去,走得泰然自若。她是盼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真若被人盯上了,她也不怕被谁针对为难。

    “娘娘。”华盈寒见礼。

    她今早跪礼的时候,结痂的伤口已经撕裂,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只是这点痛算不得什么,她忍着没有表露出来。

    “年关将至,景王最近事忙,哀家这儿既要照顾陛下,又要照顾世子,正好缺人手,你就待在哀家身边,帮帮柳掌仪她们。”

    “是。”

    厅堂的门没关严实,华盈寒的后背还迎着刺骨的寒风。

    如今坐在上座的无疑是祁国最尊贵的女人,她是祁帝的亲祖母,姜屿的生母,享太皇太后之尊,凤仪不容挑衅。

    太皇太后看似温婉慈蔼,其实内心坚不可摧,不然怎能熬过连次子宣王都能没熬过的难关,还教出了姜屿这样的儿子。

    越是苦尽甘来的人,越是不容易别人践踏自己得来不易的风光,不容别的女子抢风头,所以姜屿那晚来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与姜屿说好,让姜屿别向太皇太后提起她那些所谓的功劳。

    她一个女子太过能干,帮衬姜屿太多,在太皇太后这儿反而是祸。

    傍晚的时候,小皇帝回来了,揉了揉圆鼓鼓的肚子,连连打了好几个嗝。

    “也就你伯父这般惯着你,瞧瞧你弟弟,怎不像你一样贪吃?”太皇太后和孙子打趣的时候,也有意无意地瞧过华盈寒。

    太皇太后知道空穴不来风,但也不会听信什么一面之词,她留这丫头下来是想亲自瞧瞧其到底是人是妖,能不能留在她儿子身边。初看来,还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

    “月慢,你们二人干脆就般来璃秋苑住,免得奔波。”

    “是。”二人齐声应道。

    “近来哀家老是梦见宣王妃,过几日哀家想给她办场法事,需备千卷经文。”太皇太后说完便看向柳掌仪,“这几日你和哀家就辛苦些。”

    柳掌仪颦眉,“娘娘,奴婢辛苦些没什么,可这天寒地冻的,娘娘您累不得,抄经文的事就交给下面的人吧。”

    “丫头们写的字能看?”太皇太后缓缓起身,“还是哀家自己来更妥当。”

    “娘娘,下面的丫头或许不会写字,这不是还有月慢吗?”柳掌仪笑言,“她的字可是娘娘您亲自捉着她的手教的。”

    月慢上前两步,欠身道:“奴婢愿意代劳。”

    “一千卷不是少数,怎能辛苦你一个?”

    不能辛苦月慢一个?太皇太后的话说得再清楚不过,华盈寒还站在厅堂里,沉眼道:“奴婢也愿意代劳。”

    “不怕辛苦吗?”

    华盈寒摇了摇头。

    “那好,哀家也不偏心,你们二人一人五百卷,十日后送来给哀家过目。”

    华盈寒和月慢领命,又各自领了本经书,退出厅堂。

    还没走出两步,月慢唇角一扬道:“你不是很会讨主子欢心吗,这可是个能讨好太皇太后欢心的机会,你得抓紧了。”又转眼盯着她,郑重地道,“一个字都不能少,更不能抄错,否则便是对王妃娘娘不敬。”

    这是月慢回府到现在,开口和华盈寒说的第一句话,华盈寒以为有人栽了跟头便会学乖,没想到话里还带着敌意。

    她还没搭理谁,又迎面走来了五个婢女,其中有几个眼熟的,是藏书楼那边的人,同干粗活的下人们不同,她们的肚子里有墨。

    几个婢女对月慢欠了欠,“月慢姐。”

    月慢将手上的经书递了出去,“五日,五百卷。”

    “是,请月慢姐放心,奴婢们一定办到。”

    华盈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才刚拿到经书,一眨眼的功夫,月慢就请来了几个帮手,可见这对她而言是刚领的差事,对月慢来讲不是。

    月慢唇边挂着笑容,瞟了瞟华盈寒,对那几个丫头道:“寒姑娘这儿还有五百卷,你们乐意帮忙吗?”

    几个丫头皱了皱眉,不约而同地摇起了脑袋。她们是奉命来的,奉的是掌仪大人的命令。最近府里吹了些什么风她们也不是不知道,可那位寒姑娘再是得王爷喜欢,也只是个丫头,又不是王妃,连太皇太后的手心都逃不过,她们自然晓得该听谁的话。

    月慢轻叹:“你若有点自知之明,早知自己这么不得人心,就不该揽些累活儿,十日五百卷,你白天还得侍奉娘娘,照顾陛下,只能趁夜里得空的时候。”她掩嘴一笑,“怕是不用睡了吧?”

    华盈寒还是不想理会谁,废话说得再多也无用,到手的差事,除了办还能如何?

    她手里握着经书,书有多厚心里已经有数。这样的差事她不是第一次办,从前她也曾陪皇后在宗庙里抄过经书,怀着敬畏神明之心,抄上几遍经文能宁神静心,但若抄得多了,也会平添枯燥乏味。

    五日过去,难得的大晴天。

    这五日璃秋苑就跟与世隔绝了一样,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无故也不能出去。

    太皇太后让婢女们带着姜衍和姜蒙到庭院里堆雪人,她则坐在厅堂里喝茶。

    太皇太后已经五日没有见过景王,哪怕王爷连着五日派人知会说要过来用晚膳,太皇太后都以各种理由回绝了,放在从前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柳掌仪试着问道:“娘娘不想念王爷吗?”

    “他是哀家的儿子,哀家怎能不想。”太皇太后放下茶盏淡淡答。

    “娘娘从前日日盼着王爷来请安,如今王爷好不容易肯主动来陪娘娘用膳,娘娘怎不让王爷过来呢?”

    “他是来陪哀家用膳的吗?他惦记的怕是别人吧。”太皇太后瞧向外面,看着陪在姜衍和姜蒙身边的人,又言,“其实这几日她也没什么不规矩的地方,哪儿有你说的那么恃宠生娇。”

    “娘娘,知人知面不知心,娘娘从前吃的苦头不少,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柳掌仪替太皇太后捶了捶肩,接着说,“那丫头不比月慢,月慢可是娘娘您看着长大的,是娘娘的心腹,又长在宫里,知晓规矩礼数,定不会乱了尊卑。”

    “罢了,哀家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等年节过了,哀家启程回宫的时候,那丫头若没有令哀家不满意的地方,哀家就得把人还给屿儿,不过他若要接走她,也得把月慢留下才是,他身边没个知根知底的人,哀家是不放心。”

    柳掌仪欣然欠身:“谢娘娘体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