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萌宝密令:腹黑爹地速投降: 205.第205章 有些事,只能自己做

205.第205章 有些事,只能自己做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萌宝密令:腹黑爹地速投降最新章节        下一章

    “没事的,我现在一无所有,还有谁会对我动手。”

    秦鸢淡漠的声音没有一点情绪起伏,平牧野有些担忧:“秦鸢,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是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是要继续生活的。”

    “我知道,舅舅放心,我没有那么脆弱。”秦鸢还有好多事要做,悲伤只是情绪的一种,发泄过去了,就要向前看。

    “今晚带着小肆先去平家,明天我再派人送你过去。”平牧野竭力的争取。

    秦鸢摇头:“不用了,那有佣人。”

    章台凛眼底闪过一抹狐疑,秦鸢难道早有打算吗?

    平牧野不好再强求,吩咐司机直接开车朝着东郊驶去。

    一直送秦鸢进了客厅,章台凛直接道:“我今晚也在这。”

    看着有些荒凉的别墅,平牧野赞同道:“就让台凛留下吧。”

    秦鸢点头:“舅舅回去注意安全,我先抱着小肆上去了。”

    说完,秦鸢直接抱着秦肆上了楼。

    给秦肆简单的洗了个澡,秦鸢把他放到床上、

    坐在落地窗前,秦鸢望着皎洁的月光,心中凉薄如水。

    章台凛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秦鸢身边坐下:“在想什么?”

    “明天早上给秦肆做什么好吃的?”秦鸢平静的回答,宛如一位贤妻良母。

    “不学管理了?”章台凛面色不改,他不相信秦鸢会颓废,会无欲无求。

    “学,等下周一,我把秦肆送到幼儿园。”秦鸢淡淡的回答,仿佛心中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

    章台凛点头附和道:“他是该去幼儿园了,这件事交给我吧!”

    “好……我累了,先去休息了。”秦鸢平静的起身,仿佛今天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章台凛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他的心尖掠过一丝慌乱,这样的秦鸢他从未见过。

    “我是你的未婚夫,未来的丈夫,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章台凛心疼的搓着秦鸢的手,她好像更瘦了。

    “我很好,放心吧……”

    说着,秦鸢挣脱了章台凛,直接上了床。

    抱着秦肆,感受到他传递出的温暖,秦鸢冰冷的心才稍稍的消融,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在秦鸢脸上浮现。

    清晨微风,阳光从东方升起。

    东郊别墅,秦鸢从睡梦中缓缓醒来,她睁着杏眸发呆,脑海中浮现出秦兴华慈祥的笑容。

    随手擦去眼角的液体,生活开始了。

    害怕吵醒秦肆,秦鸢小心的起身,给他盖好被子,她便一头扎进了厨房。

    守在砂锅边,秦鸢住了鸡丝粥。

    以前,她晚上吃饭吃的少的时候,爷爷总是吩咐厨房给她做粥,就是这个粥。

    “噗噗……”

    看着溢出来的粥水,秦鸢收回目光调小了火焰。

    回忆还真是如影随形,苦笑了一下,秦鸢开始煎蛋。

    糖心鸡蛋最后成型,秦鸢做了三个三明治。

    做了一个水果沙拉,将所有的食物摆桌,秦鸢起身上楼。

    熟睡的秦肆,红扑扑的小脸蛋透着诱人的气息,秦鸢忍不住亲了两口,笑着道:“小懒猫,起床了!”

    “嗯……嗯?”

    哼唧了两声,秦肆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妈妈……我还想睡。”

    “好啊,我一会要去种树,不等你了。”

    说着,秦鸢故作离开的起身,秦肆立刻来了精神。

    “扑通”起身,秦肆揉着眼睛:“妈妈,是种树吗?”

    “是,快起床。”

    秦鸢拿着秦肆的衣服回来,开始帮着他穿。

    “为什么要种树啊?”秦肆一边伸着胳膊,一边好奇的看着她。

    思考了一下,秦鸢笑着道:“守着它长大。”

    秦肆兴奋的点头:“终于有小东西和我一起长大了。”

    “那还不快点。”秦鸢打了他小屁股一下。

    秦肆一下子缠上了秦鸢,撒娇的让她抱。

    陪着秦肆刷了牙,下楼的时候,章台凛已经在餐厅做好。

    “醒了?”

    “爸爸……”秦肆兴奋的叫了一声,直接扑进了章台凛的怀中。

    宠溺的抱着秦肆,章台凛到不在乎住在那,只要能每天看见他们母子就好。

    “今晚,不需要过来了。”秦鸢似是能看穿章台凛的想法一般,喝了口牛奶淡淡的开口。

    章台凛不以为意的开口:“我不放心。”

    “保镖一会就到。”秦鸢自顾自的吃着三明治:“再不吃,就凉了。”

    秦鸢皱着眉头看着秦肆,他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

    “爸爸,妈妈吃饭。”

    礼貌的叫了人,秦肆拿起面前的三明治自顾自的吃起来。

    干净的小脸很快变成了华贸,秦鸢好笑的抽了张纸巾帮他擦嘴。

    “慢点!”

    秦肆笑得开心,黑黢黢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吃完饭后,章台凛没有离开的意思,秦鸢好奇道:“不用去公司吗?”

    “今天没事。”章台凛语气淡然平常。

    秦鸢不愿意再深问,端着盘子进了厨房。

    “不是说有佣人吗?”章台凛倚在门框上。

    秦鸢一边刷着碗,一边解释道:“今天会一起来。”

    章台凛心中的狐疑更甚,很明显,秦鸢的决定不是临时起意的。

    “什么都不要问,我什么都不会说。”秦鸢将满是泡沫的手冲干净,擦了擦毛巾,绕过章台凛。

    “我也不说?”章台凛有些不悦,她是要把自己孤立起来吗?

    点头,秦鸢甩开了章台凛的手掌:“有些事,必须自己做;有些路,必须自己走!”

    秦鸢眸光坚定的望着远方,快步走向了秦肆。

    “我们去外边晒太阳,好不好?”

    对秦肆说话的态度,立刻换了一个样子,秦鸢温柔的眼神中看不出丝毫刚才的冷酷。

    章台凛望着她的背影,秦鸢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从前,章台凛以为自己看懂了秦鸢。

    可是,他现在又不懂了,秦鸢到底想做什么?

    这种猜疑的感觉让章台凛很不舒服,他随手拨通了一个电话。

    “尤里,查一下,秦鸢最近所有的动向。”

    “秦小姐吗?”

    “有问题吗?”

    “没有!”尤里挂断了电话,立刻投入到工作中。

    章台凛眸光深邃的看着院落中,迎着阳光荡秋千的母子,秦鸢的事他管到底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