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林海迷踪: 241.第二百四十一章 魁石

241.第二百四十一章 魁石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林海迷踪最新章节        下一章

    看着那块青石上的红字,我们也停住了脚步,五个人就好像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拦在了门外一样。

    老黄和老哈的脸上没有了先前那种绝对自信,看样子他们也不确定这块青石到底意味着什么,站在原地眉头紧锁,似乎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往前走。

    沉寂了半分钟之后,李九福率先清了清嗓子:“老黄,你们不是专业的,这又是个什么东西?‘生人勿进,擅闯者死’,这写的可有点玄乎了啊。咱们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擅闯者’,到底进还是不进?”

    老黄沉了口气,苦色答道:“实不相瞒,我等兄弟二人背尸无数,却也从未在地斗当中遇见过如此情况……”

    看到他们犯愁的模样,我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好歹你们也是专业的土鬼子,在各种古墓都进出过,怎么因为区区八个字就给吓成这样?”

    老黄摆摆手:“不止八个字那么简单,张先生你有所不知,在我们业内,这种青石叫做‘魁石’。人世间非常少见,传说是阴曹地府里的石头。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也是一种严肃的警示。只要是专业的土夫子或者土鬼子,都知道‘魁石通魂’的说法。

    说白了,这块魁石伫立在这里,其实就是在提醒后来的职业倒斗者,就此止步,速速退回,否则继续深入,定会赔了夫人又折兵,没有好结果!”

    一番话给我们听的有些心惊肉跳,李九福也是第一次听说过‘魁石通魂’的说法,转头又仔细看了看面前的魁石,表情严肃了几分:“既然这么严重,咱们还往里走个屁,反正这地方现在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个道士墓,也不可能存在着老道士的尸体,那咱们就往正门方向走吧,想办法破开墓门赶紧出去。”

    说着话正欲转身,却被老哈抬手拦住:“且慢!诸位,虽然这魁石是土家行业的‘警告牌’,但‘警告’并非‘禁止’。只要是大型古墓,其中都会留有机关,既然选择了进来,就没有放弃的一说,更何况现在已经到了门口,没有不进去的道理。

    咱们虽然同行,但并不同道,这种事情也不可强求。如果你们担心遇到危险,可以先行离开去寻找出口,或者停留在原地等我们出来。我和老黄两人进去,速战速决,尽快出来!”

    这是自从我们认识以来,我听过从老哈嘴里说出来的最长的一串话,再看看旁边的老黄,虽然脸色略微有些紧张,但丝毫没有退色。对于他们两个来说,今天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别说是一块警示的魁石,哪怕真的已经遇见了机关,只要不到最后一刻,也绝对不会选择放弃。

    不等我出声回应,旁边的李九福已经挺直了胸脯:“这话说的就不对劲了,虽然咱们同行不同道,但凡事都得讲究个义气。既然大家都被困在这个岩洞当中,那就算是一个集体,哪有分路而行的道理。

    今天这山斗,甭管前面是刀山是火海,李九爷都要陪你们闯一闯,咱们打起精神,往里走着!”

    李九福和老黄两个人都揣着各自的小心思,表面上一个个慷慨激昂为大家着想,实则心里都怕这古墓深处有什么价值连城的玩意让对方钻了空子,所以谁都不愿意放弃,谁也不愿意让步。

    我笑笑没有说话,老黄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微妙,咧开嘴巴露出满口黄牙:“自打第一次见面我就看出来李九爷是个讲究人,如今一起共事,果不其然!既然这样,我兄弟二人继续前面带路,几位小心跟在后面,咱们相互之间多照应照应。”

    话毕,老黄和老哈一前一后进入到议事厅当中,绕过那块青色的魁石直奔内堂而去。我们也跟在后面,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举着强光手电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

    议事厅内部的空间很大,但其中陈列摆设却并没有多少,笔直向前就是后庭出口,门脸与前方几乎一样,两扇大门面面相对,相互贯通,绕过其中长桌,穿过一段窄廊即可通过。

    虽然议事厅两侧陈列着许多古董物件,可是老黄和老哈似乎对那些东西并不感兴趣,径直略过去到后门所在的位置,直奔目的地而去。

    这种大好的敛财机会李九福不可能放过,三步并做两步就去到了左边的石架子旁边,小心翼翼的将一个巴掌大的小碗给取了下来,捧在手里举着强光手电仔细一瞧,顿时骂出了声音:“大爷的,我还以为真是一些个宝贝玉器,原来都是石头做的模子!”

    话毕,将其愤愤扔在一旁,寻着老黄的踪迹跟了上去。

    我和方珣走在最后,不停的环顾四周打量着周围环境,小淘气也夹起尾巴跟在旁边,就连喘气都不发出任何声响。

    方珣似乎有些害怕,拉着我的一只衣袖在嘴里轻声呢喃:“木森,你以前跟着李九福,去过这种类似的古墓吗?”

    我摇摇头:“他说的那些经历都是在认识我之前发生的,其实老李之前有过几个搭档,但不知道是他这个人运气太好,还是做他的搭档容易沾霉运,跟在他身边的人无一例外全都到地府找阎王爷报道了。

    现在换成了我,我上大学的时候找算命先生给瞧过,人家说我这辈子没啥优点,就是命硬。跟李九福折腾在一起,也算是瓶口对瓶盖,刚好合适了吧。”

    方珣噗嗤一声,笑着锤了捶我的肩膀:“不许乌鸦嘴,你是我的人,回去还得跟我见父母呢。之前已经说好了,这次不许找借口了!”

    我皱了皱眉头:“之前说好了?之前……什么时候说好了!?……”

    方珣厉眉一挑,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些,一记粉拳锤在我的胸口:“张木森,你又耍无赖,是不是不想负责了!你再这样,我他大爷的就真去跟了李九福!……”

    虽然方珣手下的力道不大,但是我正在行走当中丝毫没有防备,被她这么一锤身体歪向旁边顿时就失去了平衡,趔趄几步撞在了议事厅中间的长桌上。

    那长桌并非固定在地面上,被我这么一撞顿时偏移了几厘米,后方竖板上立着的几杆大旗也随之开始摇晃。旗面上的布料本就已经彻底糙滥,稍加摇晃顿时碎成诸多棉絮状的粉末飘散下来。

    方珣见状连忙又反手拉了一把,在那些棉絮飘散下来之前将我拽到了身边。等两人直起身板,下意识抬头往上看去,距离的近了,此刻才看清楚,那几面大旗上竟然都是一张张抽象的人脸。

    那些人脸有些类似于戏曲当中的脸谱,但是仔细辨别又有许多地方并不相同,其中有两张脸酷似门上的门神,剩下的胖头大耳满面笑容,像极了年画上的福娃面孔。

    不知道是不是在我的撞击之下产生了太大的震动,随着大旗上的絮状物逐渐飘落,旗上的图案竟然也随之变了一变。黑色的背景变成了红色,那些面孔也随之一换,瞬间转变成了一幅幅凶神恶煞狰狞可怕的表情,如同地府中的厉鬼一般悚人。

    这种变化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等待棉絮飘落殆尽,小心翼翼的往前凑了几步仔细观察。这才发现大旗竟然分为上下两层。上层的材料更加脆弱一些,稍加碰触就会化成棉絮飘散下来,而底层的材料则结实坚固,等表层脱落以后,绘画在底层的厉鬼脸面也就随之展露了出来。

    这种设计非常巧妙,谁也说不准大旗表层的画面脱落是人工设计故意为之,还是因为年代腐蚀而形成的巧合。

    方珣忍不住摸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轻声感叹道:“这些东西都是怎么设计出来的,简直太奇妙了,可惜是在这种地处偏远的荒岛上,否则如果能被正规的部门发现并且加以保存,以后肯定会让后人对古人历史有更新层面的认识。”

    我笑了笑:“平时没看出来,原来你的思想觉悟也这么高,都快跟老李有的一拼了。这种东西应该是利用了某种化学元素相互反应的原理,将两种不同画风的表情合并到一起,平时没人打扰的时候大旗上的表情一片祥和。

    可一旦古墓有后人涉足,带进足够的气流或者气体,大旗表层的图画与之发生反应逐渐脱落,后方的狰狞的面孔就展露出来,给人形成一种画风突变的错觉,以此来警告那些擅自闯入的人,生人勿进,擅闯者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