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八零年代:媳妇的开挂人生: 276.第二百七十六章熟人

276.第二百七十六章熟人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八零年代:媳妇的开挂人生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外面看热闹的人不少,大家站在厂门口指指点点,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刚刚出事的时候,林佩兰相信这些人没有一个有站出来帮刘家良说一句话。

    “林姑娘,这茶厂刚刚才闹过一场,昵不会是来买茶厂的吧?”

    “这茶厂不能要哇,你买了可就算是背了一个大麻烦。”

    “就是早上来的那一伙一二十人,都是镇上那些游手好闲的。”

    林佩兰没有搭理那些人的闲言碎语,也没有回答他们的提问,只笑着安静的站在厂里等林有才他们回来。

    那些人见林佩兰不搭腔,她们也没有走,三三两两的站在那厂门口说话,不时在那里指指点点。

    说话的声音还不小,好像就是故意说给林佩男人听一样,什么欠了不少钱不还,被镇上的二流子盯上了,东西搬完也不算完,还会有后招什么的。

    流言蜚语这些东西从来都不可信,刘家或许最近经济上是有问题,但根本就没有到这种地步。

    变坏的原因,很有一部分就是这些人传的风言风语引起的。

    刘家良和林有才很快就回来了,跟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派出所的几个同志,那些三三两两站在外头说闲话的人,显然也没想到刘家良他们会报警。

    自古民不与官斗这样的心思根深蒂固了,有什么事情大家都想着私下解决,谁会想着去报官?

    派出所虽说这两天才有的,但这几天街头巷尾打架斗殴的,欺负弱小的事情有人管了,大家可是见识到了新来那个秦所长的厉害了。

    据说那请所长和县城里公安局的局长,关系好的很,这次也是上头派来的。

    大家纷纷闭嘴,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发表言论,中间有两个女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其中一个快速的离开了。

    “这也没什么好看的,大家都散了啊。”

    人家同志一来,就把和案子无关的人给打发了。

    那些人虽然想留下来看热闹,但对象他们那警帽,不自觉的心里发憷,退远了一些,还舍不得走。

    大概是平常有什么案发现场也有人围观,那些同志也习惯了,见人退开,便没有多说什么,只进来后就四处查看,其中一个还拿着本子画画,一个则是写下询问当事人的话。

    没想到让林佩兰意外的是,来人居然还是陈父的下属,在他们勘察现场的时候,林佩兰也没有自动上去打招呼,只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

    上回在公交车上东西被扒手扒走后,也是这位秦所长来处理的,等到都看了一通,也做了笔录。

    从和谁有恩怨,到这事得起因,事无巨细,都要求说的清清楚楚,这么一来到结束已经是邻近中午了。

    外面看热闹的人,远远站着已经换了好几拨了,就是怵他们身上的那身制服不敢靠近。

    “搬走东西的人是谁?你跟我说一下。”其中一个同事问刘家良。

    这可是把刘家良给为难住了,他本来就记不住人家的脸,更何况今天早上他才开门,就被人一拳给打蒙了。

    “同志,我没有记住他们的脸。只知道他们是以要账等名义来的。”

    “你就一个人都没有记住吗?”

    “我从小到大就不怎么认得人,除非是很亲近的假人才认得。”刘家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谁知道碰到头上的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猛吸气。

    “这么说来,你今天的东西被人搬走,连你身上这一身的伤也白打了。”

    “这个……好像是这样的。但是同志你们能找到他们吗?我记得其中有一个人的声音像鸭公嗓子一样。”

    那记录的同志抬头看了一眼刘家良,看着确实是有点憨,这会儿鼻青脸肿的样子又有点可怜,明明是很严肃的问题,但是听在了耳朵里面就忍不住想笑。

    “你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不过好歹你还能记住一个人的声音,也算有一点线索吧。”

    “那就好,那就好。”

    刘家良居然高兴的笑了,林佩兰都不能看他那张傻乎乎的脸,都是青天白日下做的事,连被谁打了,东西给谁拿走都不知道,这恐怕也是普天之下第一人了。

    “行了!等我们的同志出去走访一下有没有目击人?,把人带来再让你指认吧!”

    “好的。谢谢同志,谢谢!”

    刘家良一直道谢,那些人要不是看在刘家良实在太惨,恐怕都要笑出来了。

    见过家里出事哭天喊地,满脸哀苦的人,像刘家良这样平静的还真是。

    他们大概也不知道,刘家良这不是不悲伤,不难过,而是反应迟钝,不过心态好也是一点。

    “小林,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朋友的厂长,我们有合作的,今天过来正好遇到了这事。秦叔叔,没想到你调到镇上来了。”

    直到大家合上记事本,再也没有什么问的,这一刻,林佩兰才上前笑着打招呼。

    “这是我们的秦所长,听说有人恶意打砸,亲自带队过来的。”

    一旁的同志简要的介绍了一下,他也是从别处调来的,并不知道林佩兰的,旁边两位原来是镇上保卫队的,倒是没有机会开口了。

    “这是小林,我们头陈局的儿媳妇。这不是都下基层历练嘛?我也响应号召了,上头派我来的,刚来才两天。你这朋友的损失不小,这批被拿走的茶叶,该不会也有你的吧?”

    秦所长对林佩兰印象深刻,去陈家蹭吃蹭喝几回,那手艺到现在还在回想呢,对同事介绍林佩兰的时候也十分的亲昵,带着长辈的关怀。

    “这些都是刘厂长的茶叶,我的倒没有在这里。”林佩兰道,“不过现在有了秦叔叔你们在,也不怕拿不回来那些茶叶,咱们就需要秦叔叔这样的领导来排忧解难。”

    镇上以前好像只有一个岗亭,没想到现在也设了派出所,能被派出来独当一面的,那可都是有实力肯干的。

    刘家良听了这些话是没有反应,反正林佩兰是谁的儿媳妇,都不会是他家的,他根本就没有去留意。

    其他几位同志很克制,但还是忍不住偷偷打量林佩兰,就算没有见过陈局,那些威名可是如雷贯耳许久了。

    林佩兰有点不好意思,这在镇上她只说过自己嫁到县城,那还是在大厂被章厂长冤枉的时候说的,其他时候可从来没说陈父是什么身份,就是怕人家说她爱显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