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 第267章 闷葫芦

第267章 闷葫芦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将军在上:弃女神医有点拽最新章节        下一章

    宋诗没作声,咬着唇跑走了。

    许氏赶忙差了身边人去追,切莫让她气急了做傻事。

    宋诗一路往三哥住的院子跑,到了院子里才想起三哥现在还在祠堂罚跪。

    原本就因为气急攻心而有些晕眩,这会一气跑到三哥的院里,几乎就要站不稳了。

    “小姐,您歇会喝口水吧!”追上来的丫鬟赶忙将她扶住,就要往屋里带。

    宋诗靠在丫鬟怀里,眼里流着泪,手无力的摆了摆,“不,我要去见三哥,扶我过去。”

    丫鬟无奈,只得扶着她又往祠堂去。

    此时秋岚珺已经到了祠堂,侍女送她到门口便不再进去。

    祠堂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就算负责打扫祠堂的下人,也都是固定的那几个。其余人,除了主子们,便谁也不可踏足。

    秋岚珺哪知这些,侍女来不急提醒,她便已经迈步进去。

    侍女见这状,便干脆闭了嘴。坏不坏规矩,那是主子们的事,与她一个小小奴婢有何干系。

    听见脚步声,闭着眼睛的宋翎猛然睁开。

    那脚步声他太熟悉了。

    一回头,果然是她。

    “你怎么来了?”他想起身,又想到自己还在受罚,便只转了半他身,依然跪着。

    “夫人头疼,我来给夫人瞧瞧。听说你在这里罚跪,顺便过来看看。”不过几日没见,这家伙好像瘦了、憔悴了许多。只是眼神还那么亮,亮得让她有些不敢直视。

    “哦。”只是顺便来看看,害他白高兴一场。

    “吃饭了吗?”秋岚珺问。

    宋翎看了眼她空空的双手,“没吃的话你有吃的?”

    秋岚珺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空空的双手,失笑,“你要是没吃,我去厨房给你下碗面总不成问题。”

    宋翎苦笑,“不必。”他没想过让她自见自己这副模样。他希望自己每次出现在她面前时,都是英姿勃发的模样。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气氛突然变得沉默,也变得沉重。

    她酝酿了一下,终是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重,“你这么不顾自己的名声,可有想过后果?”

    宋翎抬眼,望着垂眸凝着他的女孩,“什么后果?”

    秋岚珺道:“你现在这样的名声,将来谁家的女儿肯嫁给你?”

    “我不要别人家的女儿,我只要你。”他望着她,无比认真的一字字道。

    刚刚走到祠堂门口的宋诗猛的停下了脚步,像是被雷击中般,呆呆的立在门口。

    又听里头传出路岚的声音。

    “我早就说过,我没有成亲的打算,不论是你,还是任何人,都无可能。”

    路岚此时说话的声音听在宋诗耳里,仿佛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属于女孩子才有的嗓音。

    可见她平日在她面前说话时,用的都是假音。

    不过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拒绝三哥?

    “你是说过。可我也说过,我只要你,不要别人。”宋翎执拗的看着她,没有一丝要退让的意思。

    秋岚珺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眼前这个男人,她拿他一点办法没有。

    “随便你,既然你无事,那我走了。”她正要转身,宋翎赶忙起身去拉她,这一起身的动作太猛,双腿没听他使唤,竟身子一歪跌翻在地。

    听见动静,秋岚珺扭头,正好看见一身狼狈的宋翎,赶忙回身去扶他,“怎么了?”

    宋翎这会也不管狼狈不狼狈了,借着势便将半个身子靠在秋岚珺身上起来。

    “腿麻了,疼的厉害。”说着,他刻意将俊眉拧成一条麻花状,貌似十分痛苦。

    秋岚珺赶忙扶他到一旁的蒲团上坐下,“我看看。”说完便伸手去掀他的裤腿。

    宋翎伸出去拦的手又缩回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一脸紧张的女孩子。

    这丫头,明明也很在意他嘛!

    跪了三天,双膝早已红肿,甚至泛着紫和破了些许皮。

    “你别动,我帮你按穴通淤,很快就能好。”说完手便将他两条腿往下一压,“会有点痛,你忍着点。”

    她纤细的手指灵活地按揉着他膝盖周围穴位。为了让他少受些疼痛,干脆两只手一起上,左右开弓。长痛不如短痛,干脆快些结束痛苦。

    宋翎是上过战场的人,身上的刀疤没有十条也有八条。这种痛对于他来说,根本连眉毛都不用皱一下。

    然而他发现,在这丫头面前示弱的话,反而能得到她更多的关注。

    “疼疼疼——”他呲着牙叫唤。

    秋岚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凉凉道:“戏过了,装都装不像。”她记得在西北的山上捡到昏迷不醒的他时,他的伤可比现在严重一百倍。

    那时她用匕首在没有麻醉的情况挖除他伤口的腐肉,他连哼都没哼一声呢。

    “我是真的疼。”宋翎嘴硬道。

    秋岚珺手中的动作很快,说话间已经按了三周。手指停下时她抬眼看向宋翎,“感觉如何?”

    宋翎想都没想便道:“疼啊!很疼很疼!你再给我按一会。”

    秋岚珺在心里狠翻了个白眼,这家伙说谎都不会。嘴里说疼,脸上却没有半点疼的表情,是面瘫吗?

    心里这样腹诽着,手却又动了起来,竟听话的又给按了两周。

    “现在呢?”她问。

    宋翎忍着笑意,闷声道:“还是疼,你再按一会嘛!”

    “喂——不要得寸进尺哦!”说着扯下裤腿,径自起身。

    门外的宋诗看着这一幕幕,看着她往日沉默寡言又沉稳内敛的三哥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模样。她心里很难受,又没有先前那么难受了。

    原来三哥这样的闷葫芦喜欢上一个人,也会变成这般模样。

    原本塞得满满的质问,现在一句也说不出来。

    说到底,没有人对不起她。是她自己一厢情愿。

    路大夫从来就没对她说过什么出格的话,更没做过什么越矩的事。

    是她自己喜欢上这个谪仙般的少年郎。

    是她自己愚钝,连自己喜欢上的人是男是女都分辩不清。

    想到自己的可笑与可悲,眼泪便如断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

    “小姐!”丫鬟见小姐又开始落泪,忍不住出言唤道。

    这一声唤,立马惊动了祠堂内的两人。

    “诗儿?”宋翎瞧见一个背影,认出是妹妹宋诗。

    宋诗像是没听见三哥的声音,逃也似的飞奔而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