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女总裁的近身狂兵: 195.第一百九十五章 操办婚事

195.第一百九十五章 操办婚事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女总裁的近身狂兵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他爱我爱的很深,我也同样深深地爱着他。所以,我能想象的到,他崩溃时候的样子,那会毁了他。”

    宫成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好久才无奈的叹息出声,“好吧,既然你都决定了,那我就听你的,帮你这一次。但沐婉,我希望你再慎重考虑一下,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谢谢!”薛沐婉只回应了这么两个字,并没有多说其他。

    三天之后,薛沐婉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返回邹平。

    宫成和卢巧儿亲自开车送她到了北京南站。

    “沐婉,那我就随时等你电话了,什么时候安排妥当了,一个电话我立马赶到。”

    “谢谢你宫成。”

    薛沐婉跟他们招了招手,最后跟卢巧儿来了个拥抱,转身进了站口,检票通过。

    宫成和卢巧儿这才离开,两人都神色充满了哀伤和落寞。

    没想到薛沐婉居然会惨遭如此不幸,当初最美的校花女神,美女学霸,就这么要过早的凋零了。

    人生的可悲,命运的不公,天意捉弄!

    ……

    回到邹平后,薛沐婉开始酝酿自己的计划,必须要行之有效,滴水不漏才行。

    要不然,很难骗过潘承天。

    而潘承天对于在这一切毫不知情,继续在公司忙碌之际,也特意抽出时间,操办婚事。

    恰好此时,肖琳儿有事找潘承天,最近出现了一个新案件,需要他协助警方破案。

    潘承天自然不会推辞,不只是因为肖琳儿是他妹妹,他本身也属于警局编外成员,有这个义务提供帮助。

    薛沐婉正发愁没有合适的机会呢,没想到肖琳儿这个电话给了她时机。

    就在潘承天准备出门的时候,薛沐婉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大晚上的你干什么去?”一开口,就语气很冷。

    这让潘承天微微愣了下,以往薛沐婉可没有用过这样的口吻跟他说过话,也就上次因为肖琳儿闹出误会的时候,才出现了一两次。

    “小婉,警局那边出现了个新案子,琳儿给我打来电话,过去协助调查,尽快破案。”潘承天笑着解释一句。

    “我问你,人家警方那边,离了你就破不了案子了吗?”薛沐婉冷声质问。

    “小婉,话不能这么说,我也算是……”

    “别跟我说别的,我就问你这一句,少了你能不能破案?”

    “能是能,但问题是……”

    “这就行了,留在家里,哪都不许去!”

    直接一语定乾坤,今晚不准潘承天出门,非常的冷冽霸道,也有些蛮横不讲理的样子。

    潘承天眉头紧皱,有些看不懂薛沐婉了。

    她今晚的状况不对劲啊,一向温婉可人,善解人意的小婉,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蛮横不讲理了。

    这不是她的风格啊!

    潘承天细细想来,应该是因为肖琳儿的缘故吧,她们两个一直以来,都彼此不对付。

    应该是这个原因没错了。

    潘承天也不再多想,轻笑着说道:“小婉,你是不是担心我跟肖琳儿啊。这一点完全没必要,这一年的时间,跟肖琳儿都没怎么单独见面。即便见一面,也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上,她也没有对我表现出任何过密的情感举动。”

    “不表现出来,可不代表没有!”薛沐婉直接一口回绝,冷声道:“潘承天,咱们马上就快要结婚了,我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时候,还跟外面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没错,我对你不放心,因为你太受女孩子欢迎了。还有一点,那个肖琳儿,我一直都非常讨厌她。潘承天,今晚我就把话给你撂在这里,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薛沐婉气鼓鼓的看着他,“今晚你要是敢出这个门,去找肖琳儿,那咱们就一拍两散,你别后悔!”

    呼!

    潘承天当即惊呆了,没想到因为这点小事,闹得这么大。

    薛沐婉也太……小题大做了点。

    这怎么还扯到一拍两散上来了,如此刁蛮任性,蛮横不讲理,根本就不是之前认识的那个薛沐婉。

    “小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莫名其妙的变得这么……这么不可理喻起来了。”潘承天一脸的无奈,隐隐之中透露着一丝愤怒。

    “呵,我不可理喻是不?你认为我这是在跟你无理取闹,对不对?行啊,你要是这么说,那这婚咱们干脆也别结了。”

    “小婉,你这说的什么话?越说越离谱,越说越过分了!”潘承天火气上涌,“咱们还有不到半个月,就准备结婚了,你这时候跟我闹……唉,你觉得合适吗?”

    “我跟你闹,潘承天,你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咱们到底是在胡闹?你还知道半个月后咱们结婚啊,肖琳儿一个电话,你就着急跑过去,将我当什么了?!”

    “小婉,我不是因为肖琳儿才过去的。我也是警局的编外成员,当初答应过徐局,一旦警方这边有需要,我随传随到。再者说,一般没有什么棘手的案子,他们也不会轻易给我打电话。”

    潘承天脸色很难看,说不出来的憋愤,“尽快的破案,将不法分子早日绳之以法,也是更好的维护社会安定。你不要想的太多,这跟肖琳儿没啥关系。”

    “不用再多说,我就知道是肖琳儿给你打的电话,然后你要过去见她。总之,我就是刚才那句话,你要是今晚敢出这个门口,后果自负!”

    看着薛沐婉愤怒不止,胡搅蛮缠到底的样子,潘承天再也控制不住。

    “好,我可以今晚不出门,但小婉,你自己想想看,今晚你这么限制我的自由,到底对还是不对?”

    潘承天一直都在压制着火气,冷声道:“别说我今晚出去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就算不是为了公事,肖琳儿有事找我,我也不可能不去。”

    “不是因为我对她有什么私情,只因为她是我潘承天的妹妹!从我妈将玉凰镯戴在她手上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我俩这层关系。妹妹有事找哥哥,我岂能袖手旁观?”

    “好啊,你还有理了是吧,今晚我看就是想跟我大吵大闹了是吧?还我限制你的自由,呵呵!行啊,那我不限制你,去吧!现在就去,咱们谁也别限制谁,你爱去哪去哪。还有,你也别管我的自由!”

    说完,怒气冲冲的上楼,不看他一眼。

    潘承天一个人站在一楼大厅,望着薛沐婉的背影,简直迷了。

    又生气,又愤怒,还有些感觉莫名其妙,就跟迷失在荒野之中一般。

    今晚的薛沐婉非常反常!

    事出诡异必有妖!

    薛沐婉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要不然绝对不会变的这么蛮横不讲理。

    难道说去了一趟北京,出现什么意外了?

    在去之前,还好好地,回来之后才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问题应该就是出在去北京之前!

    到底在北京发生了什么呢?

    潘承天百思不得其解,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不管今晚薛沐婉怎么闹,今晚他是必须要出去的。

    尽管非常爱薛沐婉,也尊重她,但他自己的原则不会改变。

    而且本身这件事,就是薛沐婉过于无理取闹了。

    他今晚出去,没有任何过错,可以看做是执行公务,为民除害的大事。

    不能听薛沐婉的。

    “小婉,你在家好好静静心,我过去看看啥情况,很快就回来。咱们彼此都冷静一下,坐下来好好谈谈。”

    说完之后,转身走出房门口。

    薛沐婉一个人待在卧室里,趴在床上痛哭,口中不停地念叨,“潘承天,对不起,我真不想这么做,但我没得选择,你就恨我吧,越恨越好,只有这样你才能彻底从心里忘了我……”

    ……

    开车赶往警局这里,一路上平缓心绪,过来后已经情绪稳定下来。

    “潘承天你终于过来了,现在我们遇上一个比较棘手的案子,内部讨论之中,也产生了严重分歧,不知道具体该从哪个方向入手调查。”

    肖琳儿正在办公室里面等着他,一见面就迫不及待的开口。

    林渊也在这里,这个案子是他们两大队联合侦查,各有各的看法,难以下结论。

    这才找他过来帮忙参悟一下,拿出可行性的指导意见。

    潘承天微微点头,“那事不宜迟,赶紧跟我说说,案子的详细情况,越详细越好,不要漏过任何细节。”

    林渊突然插了一句,“浩哥,你脸色不太好看,是身体不舒服吗?”

    被他这么一说,肖琳儿也才注意到,脸色确实有些不太自然,跟平常不大一样。

    尽管来的路上,情绪已经恢复过来,但生过气的人,不自觉的在脸上还是能表现出一丝不够自然的表情。

    潘承天急忙摆摆手,“没啥事,可能这几天工作有些太劳累导致的。行了,赶紧说正事吧,跟我详细的说下这个案子。”

    两人的分析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档只是起步,正常行驶的车辆,平整路面的情况下,没有人挂一档行驶。

    速度慢不说,还极为费油!

    这又不是学驾照考科目二,只挂一档操作。

    “陈东成坐在车里哪个位置?”潘承天轻声问道。

    “驾驶位上!”

    “路途监控调查了吗?是他自己一个人开车,还是……”

    “走的路很偏,专挑那种乡间小道走,路上的监控很少,只有一小段。估计是害怕查酒驾,特意躲着走。从那一小段监控视频来看,是他一个人开车没错。”

    潘承天点点头,“如此说来,应该是有人在河道路段,拦截下来车子。然后,故意将档位挂在一档上,怠速作用下,让车子自行冲下河道,坠入河里。”

    林渊和肖琳儿都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在现场来看,并没有看到任何打斗的痕迹。车内也没有任何明显的痕迹存留,包括陈东成本人,身上和衣服都完好无损,可以判断为,在他出事之前,并没有遭受任何威胁。”

    这也是他们觉得棘手的地方之一。

    可以初步判断为有人故意行凶,杀害了陈东成,然后布置迷魂阵,让人误以为是陈东成醉驾,加上车辆失控,这才坠河身亡。

    但想要找出那个元凶,有些困难。

    “你们的调查情况如何,可有怀疑的对象?”潘承天点上一根烟,习惯性的思考动作。

    “因为他是做建材生意的,正在竞标一个大工地的供货商,遭受同行的记恨,也在情理之中。另外一点,他没有结婚,但在外面有女人。也不排除仇杀的可能性,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刘东的那个案子,有诸多相似之处。”

    肖琳儿缓缓阐述她的分析见解,并拿出三年前刘东的那个案子,进行比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