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纨绔世子替嫁妃: 141.第一百四十一章 误会(三更)

141.第一百四十一章 误会(三更)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医手遮天,纨绔世子替嫁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慕容锦昭平稳着语调道:“你家小小姐可知她弟弟的存在?”

    木婆子似乎觉得他这话问得太蠢笨了,她含笑道:“自然是知道的,小小公子出生时,第一个抱的,还是小小姐。”

    话落,初一和十六面面相觑。

    世子妃从未提及过她弟弟,仿佛不存在般。

    两人不敢看向椅子上的主子,只察觉到室内的气温骤然降了好几度。

    木婆子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有些忐忑。

    这时,头顶传来贵人问话。

    “这些年,乔家应该在到处找你,你又是如何逃脱他们的追捕?”

    这是在质疑她的身份,木婆子忙回道:“小姐仁善,在小小姐出生的时候,便将奴籍还给了民妇,所以民妇才能避开乔家的追捕。”

    慕容锦昭嗯了声便没有再做声。

    木婆子不安问道:“贵人,是有什么不对吗?”

    “无事,十六,你带木婆子下去,好生安顿。”

    “是。”

    待两人离开后,初一偷偷打量着主子的神情,但主子向来不动安如山,他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主子,如此看来,世子妃有可能不是乔家六小姐。”

    他顶着主子目光的压力,艰难将这话说出来。

    好不容易主子相信了世子妃,这下又冒出这一出,恐怕接下来的日子不安生了。

    慕容锦昭没有说话,他静静地坐着,初一知道他在沉思,不敢打搅,束手立着。

    时间不知流淌了多久,慕容锦昭回神,开口道:“你先下去,按照木婆子说的,再去查一查乔家,当年荆家发生这么大的事,应该能查出点什么。”

    初一应下,转身下去。

    慕容锦昭在屋里坐了会,才起身朝西厢走去。

    朝露坐在西厢门口绣帕子,视野里出现一双玄金靴子,抬头见是世子,立即站起来行礼。

    “世子妃在里头?”他问。

    “是。”

    “你为何在外头?”他语气带着几分质问。

    朝露垂首,恭敬回道:“世子妃说要研究新药,让属下在这里守着。”

    慕容锦昭嗯了声,拿着扇子轻扣了扣门。

    里面悄无动静。

    朝露上前准备敲门,被慕容锦昭制止,他道:“你忙你的去。”

    朝露应声退下。

    慕容锦昭收起折扇,往腰封一别,推开了门。

    院子里的这些厢房平日都闲置着,用来堆杂物,后面乔初让人收拾出一间来,充当她的书房。

    房间风格很简单,不像姑娘家的地方,没有花花绿绿的装饰,东西摆得齐整,似乎每样都有它固定的位置,不该有的都没有,简洁利落,透着一丝不苟的气息。

    里头很安静,除了传来细微的笔落在纸上的声音。

    慕容锦昭的目光顺着声响穿过帘子,落在乔初身上,仿佛要将她看穿般。

    乔初伏在窗前的案桌上,对一切毫无所觉。

    她属于那种一投入工作,就会达到忘我的境界。

    直到她停下来,发现纸上映着一道黑影,不由抬起头,见慕容锦昭支着下巴,正认真看着她写的东西,吓得连忙把纸张一收,背在身后,先声夺人道:“你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要敲个门吗?”

    慕容锦昭换了只手撑下巴,懒懒抬眉看着她,脸上挂着痞笑,另一只手把玩折扇,少见的有耐心回答她道:“爷当然是两条腿走进来的,进来应该有一会了吧,至于敲门,爷都敲了好几下了,你没吱声,爷就自己进来了,怎么,这里是爷的地盘,敲门是给你面子,不敲门你也敢有意见?”

    乔初心知自己做事就忘乎所以,嘴上道:“您的地盘听您的,我不敢有意见。”

    慕容锦昭点点头,折扇在指尖转着,目光时而落在她背着的手上,他道:“轮到爷问你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乔初就知道避不开这个问题,她故作镇定地将纸放回桌上,答道:“没做什么,就随便写写方子。”

    “给爷研究的新药膳?”慕容锦昭的视线在纸上瞥过,翘着二郎腿,得意道。

    乔初很不想让他嘚瑟,但如今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对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给你弄几个新菜色补补身体。”

    慕容锦昭垂下眼眸,姿势仍旧随性,但眼里的神色却明灭未定。

    昨晚他才冒犯了她,今日她就为他费神研究药膳,这不像是她的性格。

    平日有他在的地方,空气都是闹腾的,此刻不知怎么回事,他不过没说话,气氛突然就怪怪的。

    乔初有些不自在地捻了捻毛笔。

    慕容锦昭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转换了话题,他清了清嗓子道:“昨晚爷不是故意喝酒的,是遭了闻二暗算。”

    他一说,乔初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他嘴上那明显的印记上。

    其实他方才一出现,她就看到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突然出现一个瑕疵,自然引人注目。

    “你还好意思说!昨晚折腾得我一夜没睡!”

    乔初想起昨晚的事就一肚子火大,她把毛笔拍在桌上,吓了慕容锦昭一跳。

    他瞧着她双目通红,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心想昨晚他可能真的把人给糟蹋了。

    平生头一遭遇到这种事,慕容锦昭又非表面上那样浪荡不羁,耳朵一热,冒出了粉红。

    他眸光虚闪,不自在地打开折扇掩着唇咳嗽了声,道:“昨晚……爷不是有意的,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乔初忘不了他的恶行,满腹酸楚恶狠狠道:“哪里不舒服?我哪里都不舒服!到现在浑身都酸疼着,抬一下手,感觉腰都快断了……”

    她数落不停,慕容锦昭越听脸皮越发地烫起来。

    直到说得口干舌燥,乔初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了口。

    这时,慕容锦昭支支吾吾问道:“昨晚我们这么激烈?”

    “噗——”乔初一口水喷了出来。

    慕容锦昭一脸呆滞,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茶水。

    完了完了,这小霸王要炸了。

    乔初赶忙掏出手帕要帮他擦拭,被他伸手拒绝。

    慕容锦昭接过胡乱擦了下,信誓旦旦道:“你放心,不管怎么么样,爷会对你负责的。”

    负责?

    “你瞎说什么?”乔初一脸懵逼。

    然而人摆摆手,就出了房。

    “神经兮兮的……”

    乔初摇摇头,突然一顿,后知后觉方才说的话,听起来是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这呆头鹅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