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bet36365网址 -> 桃花折江山: 第23章 女人的本事

第23章 女人的本事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桃花折江山最新章节        下一章

    给这种人做事,也不必强调自己有多辛苦多努力,把事情做好就对了。

    “你倒是信心十足。”伸手将粥放在一边,沈在野看着她道:“别怪我没提醒你,景王为人谨慎,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多谢爷关心,两日之后,妾身便以逛京都的名义出府,还望爷允许。”

    “好。”沈在野点头,也不再多问,转身去桌边坐下用了早膳,便进宫去了。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沈在野却没有要离开争春阁的意思,每日都是亲自喂姜氏吃饭喝药,细心照看。

    第三日的时候,倒是下了令,不扣温清阁的月钱了,只是侍寝之事,还是看相爷的心情。

    “这是怎么回事?”秦解语很意外:“不仅顾氏没闹,姜氏还反过来替她求情?两个人脑子都被门夹了?”

    梅照雪洗着茶具,轻声道:“有些人你当她傻,她其实还是聪明的。顾氏被罚了一次,许是知道疼了,所以向姜氏服了软。”

    “那岂不是没戏看了?”秦氏颇为不悦:“这三日都过去了,段芸心和孟蓁蓁那里也没什么动静,害我白高兴一场。”

    “你急什么呢?”梅照雪洗净一只白瓷茶杯,轻轻放在案上:“茶要慢慢品,日子要慢慢过。现在没动静是因为不到时候,等时候到了,动静便不会小。”

    秦氏皱眉,有些按捺不住,不过看夫人都这么镇定,她还是压了脾气,耐心地继续等。

    被抢了恩宠的孟氏和段氏不是不怨,只是看眼下爷这么看重姜氏,姜氏又没什么机会犯错,所以不敢有动作罢了。

    段芸心也是开府就进来的老人,很能沉住气。但孟蓁蓁进府不到三月,年轻气盛,难免就关着门在屋子里发火。

    “她凭什么叫爷这样宠爱?”捏着帕子眼泪直掉,孟蓁蓁哽咽着看着自己的丫鬟:“我进府才多久,难道就要失宠了么?”

    丫鬟采苓轻轻替她拍背顺气:“您这也不算失宠,只是那姜氏手段了得,搅乱了府中规矩罢了。”

    “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就出来这么个妖孽!”孟氏委屈极了,眼神却是分外怨毒:“你让人看紧那院子,一旦有什么动静,马上来告诉我!”

    “奴婢已经吩咐下去了。”采苓道:“半夜都有人守着的,您不必担心。”

    孟氏点头,手里的帕子都快被揉烂,盯着屋子里某一个角落,眼神没有焦距,却带着些狠劲儿。

    又过了一日,姜桃花的伤口算是终于结了痂,勉强下床走了两步,还是晕得要坐下来。

    “景王那边打听得如何了?”她问。

    青苔道:“今日景王与瑜王有约,未时一刻会去浮云楼。大魏国都的地图丞相已经送来了,奴婢将景王府到浮云楼的路线画了出来,您过目。”

    接过地图,桃花在桌上趴着,葱指轻轻划过图上的线,眼眸里满是沉思。

    “替我更衣吧。”

    青苔一愣:“您现在站都站不稳,真的打算一个人出去?”

    “带着你也不像话,你要是不放心我,在暗处跟着我也行。”桃花笑道:“免得万一死在街上了,没人收尸。”

    “主子!”青苔沉了脸:“您既然知道危险,做什么还非要冒这个险?!”

    “我开玩笑的,你别紧张啊,乖。”桃花连忙拉着她的手,轻轻摇晃:“死是肯定不会死的,这两日大补,身子恢复得也快,坚持几个时辰不是问题。要是不冒险,那早晚也是个死,还得拉上你给我陪葬呢。”

    “陪葬就陪葬!”青苔眼眶红了:“总比让您一个人在生死间挣扎来得好。”

    桃花失笑,目光温和地看着她:“傻子,做人可以重情义,但不能本末倒置。你我都能活下来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抱着一起死?”

    青苔语塞,泄气地跺脚:“反正奴婢怎么都说不过您就对了!”

    “既然说不过,那就乖乖听话。”笑眯眯地看她一眼,桃花起身去妆台边坐下,开始给自己这惨白的脸上妆:“拿那件月色清荷的布裙出来。”

    “……是。”闷声应了,青苔找了裙子,等自家主子上完妆,便伺候她更衣。

    “这样看得出病态吗?”桃花张开手,低头打量着自己。

    青苔摇头:“看不出,您的妆容也很恰当,就像是普通的民间女子。”

    “好嘞!”满意地点头,桃花转身就往外走。

    沈在野已经允她出府,所以马车就在侧门等着。姜桃花一上去,门口就有家奴去回禀沈在野了。

    说是要上朝,这位爷却呆在府里没动,看人来禀了,才披了披风往外走:“跟去看看,以防万一。”

    湛卢莫名其妙地道:“您为什么要亲自跟?奴才派人去就可以了。”

    “她要对付的是景王。”沈在野斜他一眼:“你们去看着有什么用?出了岔子,你们能摆得平?”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湛卢点头,老实地跟着自家主子往外走。

    景王的马车未时还差一刻就从王府出发了,桃花算着路线,他怎么都是要经过回音巷的,所以就在巷子口上等着。

    回音巷在国都的南边,里头多是歌坊赌馆,国都最大的地下钱庄和赌坊都在这里,所以来往的人难免杂乱些。

    清丽丽的姑娘往巷子口这么一站,瞬间有不少人看了过来。胆子大的还上前调戏:

    “小姑娘,可是缺钱花了?不如跟哥哥们去喝酒?”

    桃花抬头,怯生生的眼神分外惹人怜爱。肩膀一缩,像极了一只无辜的小白兔,捏着裙角就往旁边退。

    围观的众人心里都是一跳,这等姿色的女子,比起和风舞的头牌怕也是不逊色的,怎么会就孤零零地站在了这里?

    “你……你们别过来。”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瞬间蓄满了眼泪。桃花贴着墙根儿站着,脸上满是惶恐。

    这场景,是个人看着都会觉得心生不忍,想把这姑娘拉进怀里好好疼惜。四周经过的人本就是打算看一眼热闹的,但是只要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的人,便再也没能走动路。这等的绝色,又是这等的楚楚可怜,像幅仙女图似的,令人移不开眼。

    “真是好本事。”

    看着巷子口聚集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开始堵了街道,对面茶楼上坐着的沈在野冷笑了一声,捏着茶杯却没喝。

    湛卢浑身一紧,觉得自家主子身上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打量一下表情,却完全看不出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姜娘子这是打算干什么?”他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空荡荡的茶楼上只有他们两人,沈在野也没顾忌,淡淡地道:“她是想堵了景王的路。”

    用姿色堵人家路这种大胆又自信十足的做法,还真是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景王的马车四面皆封,若是不让他下车,定然就看不见她。姜桃花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他更好奇的是,这人见着景王又打算怎么做?

    未时,回音巷口连同旁边的街道都被形形色色的男人挤满了,场面分外壮观。有衙役接到消息想来赶人,沈在野直接让湛卢去挡了。

    于是姜桃花十分顺利地堵到了景王爷。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穆无垠掀开车帘,皱眉问。

    身边的护卫连忙上前打探,回来拱手道:“这些人好像在围观一女子。”

    “什么样的女子,值得这么多人堵着路?”穆无垠不耐烦地道:“让人去开道,本王赶着时辰呢。”

    “是。”护卫应了,刚转身想下令,却见人群纷纷让开,有一抹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

    “什么人!”前头的护卫连忙拦住她。

    这一声呵斥,刚要放下车帘的景王爷就看了过来。

    桃花瑟缩着身子,慌张地看了一眼护卫的刀,又连忙往人群里退。这一退,后面的人便想上来拉着她。

    “求求你们放我走吧!”她挣扎着哽咽道:“小女子只是来找东西的,与各位无冤无仇……”

    声音脆如谷中之莺,一身荷花裙也是清丽非常,景王愣了愣,掀开车帘走了下来。

    “你是何人?”

    护卫连忙让开,四周的人也纷纷后退。桃花跌坐在路上,闻声抬眼看他:“小…小女子是初到贵地的,没犯什么错,什么也没做……”

    “别紧张。”

    她这副模样,像极了去年他在猎场上追的那只花鹿,眼睛清澈,充满慌张,分外让人心疼。穆无垠的神色顿时变得十分温和,低下身子来看着她问:“你的家人呢?”

    桃花扁嘴,带着哭腔道:“走散了。”

    “那你打算去哪里?”

    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桃花抿唇:“我在这里等爹爹的,他拿了我的簪子进这巷子了,叫我在这里等。”

    巷子里?穆无垠抬头,瞬间有些气愤,却没说什么,只温柔地将她拉起来:“那本…我带你去找他,如何?”

    “……”对面茶楼上洒了半杯茶。

    湛卢惊疑地看着对面的沈在野,扫一眼他的表情,这回总算是有点明白了。

    自家主子好像是在生气,脸色沉得难看,不知道是气自己失算,还是什么东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