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180章: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

第180章: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180章: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

    柳老夫人被这声音惊醒,回过头来,看了柳蔚一眼,但眼中却是平淡无波。

    柳蔚只是想吓唬一下容溯,顺便满足一下这些好奇她容貌的闲人们,现在她做了,也无意真把今日的相亲大会给搅合了,便老实的戴上面纱,默默退回自己的席位。

    柳蔚一坐下,就对上柳瑶,柳沁,柳月三双视线。

    柳瑶和柳月是见过柳蔚烂脸的,但此刻,显然他们不是为柳蔚这一张脸而看柳蔚,是为了另一件事。

    柳瑶是为了柳蔚发间这朵花,所以柳瑶的视线,除了柳蔚的烂脸,就是柳蔚的头发。

    一旁的柳月,竟然也看向柳蔚头发的方向。

    对于柳月,柳蔚总是有看不透的感觉。

    这位四妹妹,好像是府里底子最薄的,便是柳谈都有姨娘帮衬,柳月却什么都没有,柳月抱紧吕氏大腿,却绝对大多数的时间,并不助纣为虐。

    柳月有自己的筹谋,这个柳蔚一直知道,柳月隐藏得很好,柳蔚不八卦,也并没特地打听过。

    但柳月现在与平日淡漠,诸事不理的摸样,有些出入,倒是让柳蔚上起心了。

    所以,对七王爷容溯有想法的人,不止是柳瑶,柳月也是吗?

    这是一种猜想,柳蔚这么想着,就这么看着柳月笑了。

    柳月没想到柳蔚会笑,脸上僵了一下,别开了眼睛。

    柳沁是第一次见到柳蔚的全貌,她听说过,很丑,很大一块疤,非常难看,但她再大的想象力,也不会想到竟然这么难看!

    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柳沁就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实际上,她在那两位周家千金之后,也跟着其他女眷一起尖叫起来。

    但当杨嬷嬷推了她一下后,她就回过神了,急忙闭了嘴,可心中的震撼,还是无法形容。

    柳蔚竟然成这样了,柳蔚竟然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柳蔚在府中仗着祖母和父亲的疼惜,得了这么多便宜,让她们嫉妒又憎恨,却竟然,容貌是这样的。

    一瞬间,柳沁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想,如果自己变成那样,那么自己一定不会活下去,找根绳子死了,也比活着受罪得好。

    与柳沁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很多,包括对面的李茵和秦紫。

    方若彤倒是三人中最镇定的,她看着柳蔚的脸,虽然看了一眼也赶紧别开了,但她很冷静的道:“为了逼退七王爷,竟然不怕大庭广众,将这样的脸露在人前,这位柳家大小姐,也是个心狠的人。”

    秦紫呐呐的道:“变成这样还能活下去的人,能不心狠吗?”

    李茵是掐了掐指尖,才没让自己被吓晕过去,她深呼一口气,等到柳蔚将面纱合上了,才心有余悸的垂下眼睛。

    在场的人,都被柳蔚震慑了,不管是男是女,在这一刻,看柳蔚的目光都宛若看到恶鬼。

    唯独容棱和柳小黎。

    容棱是心悦的,因为柳蔚虽然收了容溯的花,却把容溯吓得半死。

    柳小黎却一看娘亲把脸露出来了,就扑腾着想要跑过去抱着娘亲,但被容棱死死按住,不准小黎再闹事。

    场内,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爆发性的议论纷纷,男眷女眷,纷纷交头接耳,教养好的,也会捂着嘴说些小话,教养不好的,便说得很大声,像是恨不得让柳蔚本人听到。

    皇后娘娘在经过漫长的一盏茶功夫后,才清清淡淡的“咳”了一声。

    只一声,原本叽叽喳喳的下方,就安静下来。

    “诗会继续。”

    这个时候,竟然还要继续?

    原本兴致勃勃的男女们,这会儿却是半点心思也无,一个个说是对诗,但脑子里想到的不是蓬勃的花香,不是清雅的花容,而全是柳蔚那张丑陋恶心的烂脸。

    大多数人做不出诗来,小部分心智坚定的,还能勉强成句,但都马马虎虎。

    于文尧已经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但他脸上的笑意,却越发重了。

    严裴看于文尧一眼,小声问道:“想到什么好诗句了?”

    “想到也不会念出来。”于文尧笑着说,说完,却又看向柳蔚:“不过,有个新发现。”

    “恩?”严裴挑眉。

    于文尧却不说了,只是眼中的趣味,燃烧得太过强烈,险些灼伤严裴的那双漂亮眼睛。

    于文尧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位失踪已久的“柳先生”,竟然远在身边,近在眼前。

    柳蔚,柳先生,是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

    有趣了,实在有趣了。

    柳蔚的烂脸只有一半,而柳蔚没烂的那半张脸,任谁仔细看,都一眼能看出,那是曾在容都尉身边效力过的柳先生。

    只是,在柳蔚揭开面纱的那一刻,不说在场见过“柳先生”的人有罕见的几人,就说哪怕是曾经见过柳先生的,只怕也是将全部的视线都放在了那半边烂脸上头了。

    谁会在这种时候,去仔细注意她没烂的半张脸?

    人的视线,都是惯性的,惯性看最为惊奇特别的那一面。

    于文尧今天在这样的情况下,仅是短短几息功夫,看了烂脸,却也仔细看了真容,他轻而易举就认出了柳蔚,眼中的笑意,便更深了。

    他就说,为何容都尉家的小孩,这么喜欢这女人,原来如此!因为柳大小姐本身就是这孩子的“爹”,不,或许是才“娘亲”才对。

    所以,到底她是男是女?

    这小小的插曲之后,诗会依旧继续,但心不在焉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皇后哪怕再想勉强将热闹气氛营造起来,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而此时此刻,太子宫中,正发生一起“潜逃”事件。

    太子在宫中设有太子宫,在宫外设有太子府,太子宫是太子还没立府之前居住的,这么多年,一直放着。

    宫里没什么东西,就是一个供太子偶尔回到宫中可以暂时歇息之用。

    容飞在软绵的大床上醒来,他揉了揉脑袋,将那清酒带来的醉意驱散一些,下面,就响起小宫女的声音:“五王爷,您醒了?”

    容飞看了一眼,看出了这是昭宁宫的宫女,便皱起眉:“我怎么在这儿?”

    那昭宁宫的小宫女恭敬的道:“皇后娘娘知道五王爷醉酒不清,便谴奴婢们来伺候。”

    容飞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洗漱用品都准备好了,连新的衣服也备好了,这是就等着他醒来,就带他去那劳什子的百花诗会啊。

    “几时了?”

    “申时一刻。”

    容飞下了床,问:“诗会进行到哪儿了?”

    小宫女斟酌着道:“诗已经做完了,这会儿在对对子了,一会儿说是还要行酒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