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193章:可口的容都尉

第193章:可口的容都尉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193章:可口的容都尉

    柳蔚的身边,一身玄黑外袍的男子长身玉立,他双手背在身后,一双漆黑的眼睛,穿过夜幕,袭向农田对面。

    那里,身穿镇格门侍卫服的卫兵们,将整个村庄团团围住,又在里面大肆搜捕,看那阵仗,宛若要将这儿翻个天一般。

    “明明都知道目的地是哪儿了,这么没理由的扰民,你也不怕乡民明个儿就去京兆尹衙门告你?”

    珍珠已经找到了农庄后面的一处偏僻的茅草房,柳蔚也去看过,确定那茅草房应当就是凶手的藏身之处。

    柳蔚也在茅草房里面,找到很多蛇活动过的痕迹,尽管最后被收拾过,但暴露出的线索,却一样很多。

    可就在柳蔚想进去好好验证一番时,容棱却将她拉走,并将茅草房阖上,拉着她到了农田之外,并且命令镇格门人将村里的人都弄醒,还到处灯火通明的搅风搅雨。

    柳蔚不知道容棱想干什么,也就只能跟在容棱旁边,与他一起看看对面的发展。

    “你至少要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缉凶。”男人淡淡地说。

    柳蔚咂咂嘴:“这么大阵仗,凶手会主动出来?”

    男人偏头,目光有些狭促。

    柳蔚愣了一下,皱起眉:“你那什么眼神?”

    男人一笑,摇摇头,没回答,继续看着前方。

    柳蔚却觉得被侮辱了!她手臂推了推男人的胳膊:“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男人没做声,却移开了一点。

    柳蔚又跟上去,继续用手肘碰碰他:“说。”

    容棱再次避开她。

    柳蔚有些生气了:“不说算了。”话落,直接转身,往旁边的田埂上走去。

    刚走了一步,容棱就拉住柳蔚的手腕,把她扯回来:“你脾气越来越大了。”

    柳蔚藐着容棱,眯着眼睛。

    男人这才道:“你当真相信,凶手只有一人?”

    凶手是否是一人,柳蔚也着重查过,虽然从逻辑上面,她更倾向团队作战,否则这么的严谨的计划要靠一个人完成,难度实在太大,并且如果中途出现什么意外,也极有可能露馅,从而导致任务失败。

    但若不是一个人,柳蔚却又的确没找到第二个人,或以上的证据。

    柳蔚无法用现有的证据证明凶手的人数,但容棱,显然从一开始就没将这视做一人单独作案。

    “你的意思是……”柳蔚看着对面被赶到屋外的乡民们:“你觉得,这里面有凶手的同党?”

    “你觉得呢?”

    柳蔚凝起眉:“你的这个怀疑我赞同,如果有同党的话,我们在作案地点没发现,那就有可能出现在孩子运送途中。你的意思是,同党藏在乡民里,每次凶手偷了孩子,就交给同党带走?”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同党是女人的几率比较大,要想在运送途中达到绝对的安全,那女人和老人,就是最好的掩护。不过他们擅长易容术,男人也可以乔装成女人或者老人,范围太大,你这样找,不太可能真的找到。”

    “找?”容棱眼中冷意闪过:“我没打算找。”

    柳蔚不解的看向他,却在这朦胧的月光下,只瞧见他脸上忽明忽暗的寡淡光线。

    男人的容貌很优秀,哪怕柳蔚已经看了无数次,偶尔还是会被容棱惊艳一把。

    男人的好看,与女人不同,女人讲究阴柔,男人却讲究刚硬。

    容棱是一个刚硬的男人,容棱打过仗,上过战场,统领过手下数十万大军!哪怕现在他只是困在京都,带领一个镇格门,当一个繁华府城里的官员,但他身上的铁血之气,还是会时不时泄露一些。

    柳蔚曾经后悔过,自己为什么就莫名其妙被一夜情了呢?还是个自己连容貌都没太看清的男人。

    也是后来再见到容棱她才想起来,对了,当时她是觉得,这男人长得真是她的菜,吃一吃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而事实证明,对于一个处来说,她的第一次经历,虽然很累,很疼,但不乏酣畅淋漓的痛快。

    此刻,月下的容棱少了白天阳光下的严肃和血气,多了一分与月光相辉映的凉意和淡漠,看起来,竟莫名的……又可口起来。

    柳蔚赶紧转过头,暗叹自己前世单身了二十多年,也没饥渴过,为什么来到古代就经不住撩拨了?

    柳蔚的异常容棱没发现,只看到她突然撇开头,动作仓促得古怪。

    “怎么?”他问了一句。

    柳蔚咳了一声,以掩盖自己的不自在,故意淡着声音道:“没事。”

    而后转过头,佯装镇定的问道:“你说你没打算找,什么意思?”

    容棱细细看了会儿柳蔚的眉眼,却不知是不是错觉,只瞧见她脸颊上那不正常的淡红。

    天太黑了,容棱哪怕夜视良好,也看不太清明。

    柳蔚却已经催促:“问你呢,说啊。”

    容棱这才回神,却没直言,依旧盯着那边被搅得鸡犬不宁的乡民。

    柳蔚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突然福至心灵,脱口而出:“你不会以为……整个村子的人,都是同党吧?”

    容棱低笑一声,没有否认。

    柳蔚觉得容棱这个想法太疯狂了,整个小村子少说也是三四十人,要说一个潜逃三年的拐卖团伙,有三四十人的背景,柳蔚也相信,但都在京都,真的有可能?

    柳蔚已经初步断定,那些孩子是被运往江南的,要说留在京都的,需有一些后备人员也是正常,但是会这么大范畴吗?

    整整一个村庄,这个村庄里有老有少,有好几个孩子,甚至都是五六岁的年纪。

    所谓破案,就是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但这个假设,是不是太大胆了?

    柳蔚看向容棱,却见容棱面无表情,眼中晦涩,却透着自信。

    难道,真的有可能?

    柳蔚皱起眉头。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安定。

    京都皇城的大殿里,皇上亲自出席了晚宴,那里,灯火通明,推杯换盏,丝竹之声,你来我往。

    而京都城郊外的村庄里,黑灯瞎火,人声鼎沸,士兵往来,危机四伏。

    同一片月光下,不同的两个世界。

    柳蔚站在容棱身边,又等了好一会儿,两名侍卫,才匆匆跑来。

    “大人,人已经全部抓获。”

    “带走!”

    “是。”

    侍卫领了命,转身回令。

    ……

    今天周四,下午1点开始月票双倍,投一张算两张,跟大家求一下免费月票!5号开始会有新一轮的加更,大家给力支持,群么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