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320章:信不信我毒哑你!

第320章:信不信我毒哑你!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320章:信不信我毒哑你!

    容棱朝柳小黎走过去,伸手揉了揉小黎的脑袋,而后视线才看向一边的金南芸。

    金南芸立刻起身,朝容棱弯了弯腰,行了个不太明显的礼。

    容棱微微颔首,问小黎:“何时过来的?”

    “才过来一会儿。”小黎老实道,然后指着金南芸道:“芸姨想她夫君了。”

    金南芸:“……”

    容棱又看了金南芸一眼,道:“地牢重地,下次若想探监,需得告知他人,小黎还小。”

    金南芸一听这话,吓了一跳!

    猜测容棱必然已知道他们在地牢里发生的一切,便干笑着解释道:“小女子也不知小黎会带我……”

    容棱冷着脸,摆了摆手:“下不为例。”

    金南芸看容棱这态度,也只能勉强背上这口黑锅,眼睛却朝小黎瞪去。

    这孩子,真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歪脑筋却是一堆。

    小黎感觉到芸姨又在瞪他,他不知发生了何事,但莫名的感觉背脊发凉,他便拽着容棱的衣袖,不让容棱走。

    总觉得容叔叔一走,自己就会倒霉。

    可容棱有事,只摸摸小黎的头,叮嘱小黎早点回客栈,不要到处乱跑,便与狱卒下了地牢。

    等容棱一消失,小黎便听到耳后传来一声淡笑的女音:“小黎,过来。”

    小黎打了个哆嗦,咬着唇瓣,说不出话。

    金南芸催促:“过来!”这次语气重了很多。

    小黎撇撇嘴,委委屈屈的转过身,吸着鼻子,可怜巴巴的望着芸姨。

    金南芸看小黎这副表情,只觉得头疼极了。

    过了好半晌,浮生才将柳蔚找来。

    柳蔚过来就看到自己的儿子像个小媳妇似的,畏畏缩缩的站在金南芸背后,正噙着一双可怜的小眼神,给金南芸捶背。

    柳蔚皱皱眉,问道:“怎么了?”

    小黎摇了摇头,他其实也不知道怎么了。

    金南芸却立刻问柳蔚:“浮生与你说了?”

    柳蔚漫不经心的走过去,坐在另一张石凳上,手搭在台子上,问道:“你的意思,是怀疑游姑娘陷害于你?”

    “嗯!”金南芸使劲点头。

    柳蔚问道:“证据。”

    “你儿子。”金南芸把小黎推出来:“你儿子亲眼看见的。”

    柳蔚便看向小黎。

    小黎一脸呐呐,不知道什么情况。

    金南芸推推小黎:“将方才在牢中你如何看到那两人对视的,告诉你爹。”

    小黎眨了眨眼,望着娘亲。

    柳蔚点头:“你说。”

    小黎意识到自己说的,好像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便犹豫,最后一脸不确定的道:“其实……我也没看太清楚……啊……”

    话音未落,金南芸一巴掌便拍在了小黎背后。

    小黎后背一疼,眼泪泡泡都出来了,他鼻子一红,就钻进了娘亲怀里,哭了起来:“爹……爹……芸姨打我……芸姨打我……”

    柳蔚心疼的抱着儿子,瞪视金南芸:“你少拿我儿子出气,地牢漆黑,他没看清楚并不奇怪,你凶什么?”

    “他方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之前信誓旦旦……”金南芸企图解释。

    柳蔚却根本不听,直接抱着儿子起身,转身就走。

    金南芸一愣,叫住柳蔚:“你去哪儿?”

    柳蔚冷言道:“与你何干!”

    金南芸终于意识到什么了,不确定的问道:“我哪里惹你了?”

    柳蔚冷目横金南芸一眼,不说话,直接走人。

    “喂……”金南芸示意浮生拦住柳蔚,然后自己也起身,追上来说:“到底怎么了?我方才打的不重,小黎从小习武,我随便一掌,怎能伤他?你不会真因为这个恼我吧?”

    此言一出,一直假哭的小黎僵了一下,但还是硬撑着,继续趴在娘亲衣服里,使劲挤出更多的眼泪。

    柳蔚也知道小黎有多耐打,此刻这副可怜兮兮的摸样,分明是装模作样,但柳蔚其实不是为了这个。

    柳蔚不说话,还是走。

    金南芸又追来:“到底什么事,你就不能直说?”

    柳蔚这才看着金南芸,正要说话,眼睛却盯向金南芸身后。

    金南芸愣然,回过头,便看见地牢的门开了又关,容棱不知何时已出来,正站在那里,眸光深邃的看着这里。

    柳蔚抿了抿唇,不等容棱走来,便抱着小黎离开。

    这次金南芸没抓到柳蔚,眼看着柳蔚离开。

    金南芸不知道柳蔚到底发什么疯,但金南芸现在的确是有事相求,既然柳蔚靠不住,便尝试性的,走向容棱。

    容棱五官冷漠疏离的看着金南芸。

    金南芸福了福身,才道:“容都尉,不知昨夜与您说的那些话,可还管用?”

    容棱唇角冷硬,点头。

    金南芸笑了起来:“那,都尉大人可还想知道更多柳蔚之事,在江南时,我们关系可是最好的。”

    容棱直接道:“条件。”

    金南芸面上笑着:“容都尉这是看不起小女子了,容都尉是好男人,作为姐妹,自然便盼着柳蔚寻门好夫婿,哪里还谈什么条件。”

    容棱蹙眉:“当真没有条件?”

    金南芸咳了一声:“要说条件,自然没有,不过小女子的确有一事,想求大人。”

    容棱敛眉,对金南芸比了比旁边的石凳。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两人便在地牢门口的石凳前,聊了许久。

    虽说说话的一直都是金南芸,容棱只是冰山脸的偶尔搭几句话,但不难看出,两人言语动作表情间,的确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

    柳蔚躲在角落里,一直暗暗地盯着这边,小黎站在娘亲的脚边,很不解的拉拉娘亲的衣服:“爹……我们在做什么?”

    “嘘。”柳蔚敲了小黎脑袋一下,示意儿子别吵。

    小黎捂着头,只好住嘴,可因为太无聊了,他索性盘膝,坐在地上,嘟哝着嘴玩自己的衣服带子。

    而随着那边的“相谈甚欢”,柳蔚在经过一系列观察后,手指险些抠烂了拐角的石墙!

    “我就知道,果然是她!这个叛徒!”

    小黎呐呐的抬起眼,问道:“爹?”

    “闭嘴!”柳蔚又敲了儿子一下。

    小黎只好再次闭嘴。

    可没一会儿,小黎又坐不住了,狂扯娘亲的裤子:“爹,爹……”

    “我让你闭嘴你听到没有,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毒哑你!”柳蔚怒目横瞪。

    ……

    我的微博:谁家。

    一些活动和福利奖品可关注我的微博。上一轮大转盘送出去的ipad是不是很多都没有参与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