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361章:亲你的时候,这么乖

第361章:亲你的时候,这么乖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纪雪枝怎么敢就这么跑来?

    纪雪枝就不知道,羊入虎口,便是必死无疑?

    可是,纪雪枝还是来了,没有理由的来了,并且来了就不走了。

    容棱原本以为,纪雪枝是为了情,甘心被情所困,可现在看来,纪雪枝当年分明是知道纪夏秋没死,来京都找纪夏秋的。

    只是估计没找到,却已经被朝廷盯上,从而倒了大霉。

    想通这些关节,再看这封信,容棱的想法便越来越多,更是越来越笃定。

    柳蔚娘亲,当年没有被成功的秘密处死,逃到不知什么地方,多年后再次回来,托付了旧仆一件事。

    是什么事,值得纪夏秋冒这样大的风险?

    看罗诗儿信中提到假图,莫非,纪夏秋将真图给了罗诗儿?

    那么,罗诗儿信中所提的“他们”又是哪股势力?

    最有可能的是,皇上的人,但藏宝图之说传承了数百年,传了好几代,天下便没有不透风的墙,有没有可能,当时已经有别的势力盯上了?

    对了,还有林家,皇后的林家,可是最通藏宝图之事的一家。

    容棱沉思起来,当初他调查柳蔚身世时,的确没在镇格门的记录里,找到当年有暗卫前往沁山府的蛛丝马迹,并且他从偶然与皇上的对谈中,不难理解出,皇上是早已笃定柳桓、纪夏秋之死。

    这么说,的确有可能是其他势力断定纪夏秋没死,暗中穷追猛打。

    纪夏秋将真图给了罗诗儿,因此,也害得黄家成了那些人的目标。

    罗诗儿便想一死,带着假图,换黄家和夫君女儿一个太平,但看后面黄觉新所言,却是罗诗儿死之前,罗诗儿的夫君已经没了命。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准女婿的黄觉新,便钻了空子,不止得到了假图真图的真相,还成功拿到了真图。

    黄家黄觉新和黄觉杨两兄弟同时娶了黄茹,两人明着看起来兄弟同心,但暗里挖掘黄家家底,也有分赃不均的时候,竞争关系一出来,图的事,黄觉新知道,黄觉杨没理由被蒙在鼓里。

    信中黄觉新也提到,他这张图,是已经定了买主的,他大概是想将此图作为买卖交易了,但事情还未成,甚至信都没送出去,就掉了命。

    回来的马车里,柳蔚已经将干尸之死告诉了容棱。

    容棱的假设是,当时黄觉新写完信,正要送出去,却不想被黄觉杨发现,两人起了争执,慌乱下,情势紧张下,逼不得已,无路可走,黄觉新将信纸吞下肚子,没让黄觉杨发现蛛丝马迹。

    但两人还是打了一架,并且以黄觉新之死告终。

    黄觉新死了,黄觉杨到底还是找到了图。

    但是,此人能将黄家商业做到如今地步,更有沁山府第一商家之称,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像黄觉新那样眼皮子浅。

    黄觉杨发现了地图的潜力,知道贱卖出去,卖不卖得了好价钱是一回事,有可能还会惹火烧身,所以他按兵不动,一直将图严藏着。

    想到黄临身上的纹络,容棱眼神一凛。

    黄觉杨在尚且以为黄临是其亲子的时候,都能在亲子身上雕刻出这样大的一幅图,这样的男人,可谓是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之前柳蔚还在想,黄临怎么可能连自己是什么时候被纹身的都不知道?

    现在容棱倒是想到了,若是在婴孩时期就被纹上了,那可不是就不知道了,疼也不记得。

    能对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动这样狠毒的手脚,不怕孩子被一刀错了,刻死了?

    不过这也是一报还一报,这样的人,最后死在了黄临手上。

    说到底,是善恶到头。

    容棱正想的入神,柳蔚乍然知道娘可能没死的消息,便坐不住了,她要去找黄家,要去找曾经伺候过罗诗儿的下人。

    柳蔚一起身,连带的容棱也醒了神。

    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容棱将她拽回来:“去哪儿?”

    柳蔚手指翻动一下,示意——去黄家。

    容棱加了力道,让她坐回来,按着不让她动:“雨太大,等等。”

    柳蔚摇头,等不了了。

    容棱吐了口气,非让她坐回来,面色微严:“黄家要去,但不是现在。”

    柳蔚皱眉看着他。

    容棱抬手,掌心贴着她的头发,动作轻柔的抚摸她的头顶,让她冷静下来,才说:“你这样过去,问不出什么。”

    容棱的顾虑是对的。

    柳蔚安静下来,觉得自己这样,连话都不能说,过去黄家就算想问什么,也问不到点子上。

    况且,已经是十三年前的事了。

    十三年黄家都安然无恙,除了黄家兄弟搅动风雨,也没见黄家被什么势力所伤,这是否说明,当初跟这件事有关之人,都已经被灭了口。

    若是不然,黄家一门,不过是普通商家,只怕也不能如此安安稳稳。

    柳蔚强迫自己镇定,再细细琢磨里头的东西,便对出味来。

    柳蔚不傻,相反是很聪明,所以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平静,她便能领悟出很多。

    看柳蔚渐渐安稳下来。

    容棱知道,自己方才想到的,柳蔚现在也想到了。

    两人也没说什么,容棱捏住柳蔚的下巴,在她唇上又咬了一下,柳蔚被疼得看他。

    他却笑了一下,含住她的唇珠,舔舐一下方才咬疼她的位置,轻声道:“等到你会说话了,也要这样。”

    柳蔚脸颊微红,看着他。

    容棱得寸进尺用手指摩挲着她的唇瓣,眸子发暗:“亲你的时候,这么乖。”

    柳蔚听懂了,他是意思是说——此刻她不能说话,不能拒绝,所以他亲她的时候,她挣扎也好,生气也好,总归是嘴里朝他说不出一个“不”字,这感觉十分让他爽快。

    而等她能说话了,要想反抗,嘴里肯定说出一波浪的酸词犀利词,惹他干生气。

    明白了容棱的意思,柳蔚便把眼睛看向别处。

    片刻后,容棱带着柳蔚出了房间,走廊另一边的金南芸正要出门,见到二人,急忙缩回房间,哐当,将门关了!

    不管怎么样,这两日金南芸都决定低调做人。

    柳蔚听到动静,看了一眼,没在意,闺蜜多年,虽说金南芸有些毛病是柳蔚也有意见的,但不得不说,在人情义气上,金南芸却是不辜负旁人信任。

    将自己卖给容棱之事,过了几天,柳蔚也就不想了。

    毕竟,按照现在这个进展,金南芸不卖她,她自己估计早晚也要把自己卖给那个男人。

    容棱有些时候,是让人无法拒绝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