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467章:柳蔚殷勤的将容棱给送走了!!

第467章:柳蔚殷勤的将容棱给送走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容溯不觉冷笑一声,鼻音轻哼!

    柳蔚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容溯这表情!

    容溯并不想管旁人的私事,这姓柳的是要给容棱戴绿帽子也好,是当真对那钟自羽有兴趣也好,跟他都无关,但他就是见不得这姓柳的好过。

    容溯嘴上没有应承,只是瞥了柳蔚一眼,慢条斯理的说;“有点线索。”

    柳蔚看向他。

    “灯笼。”容溯只说了这么一个词。

    柳蔚皱起眉。

    “那只灯笼,不见了。”

    灯笼?

    脑中一联系,柳蔚也立刻想到被小妞当做宝贝,日日挂在床头的那只葫芦灯笼。

    小妞失踪后,那只灯笼,好似是不见了。

    只是,毕竟只是一只灯笼,实在是令人上心不起来。

    便是日日与小妞一个房间的大妞,也没发现这丁点异样。

    却反倒是容溯,给发现了。

    柳蔚不禁多看了容溯两眼,容溯只是淡淡的道:“有一晚,小妞摔下了楼。”

    柳蔚一愣:“小妞?”

    “嗯。为了捡那只灯笼摔下了楼。”

    柳蔚凝起眸子。

    容溯又说:“恰好,那天晚上,方才那人也在。”

    这次柳蔚倒是迟疑一下,问道:“钟自羽?”

    容溯点头。

    柳蔚有些错愕:“你是说,有一晚小妞捡那灯笼,摔下了楼,恰好被钟自羽看到?”

    “他接住了小妞。”容溯说。

    “是钟自羽救了小妞?”

    容溯沉眸:“我救的。”

    柳蔚一怔。

    容棱又说:“是我救的。”

    柳蔚莫名,不说是钟自羽接住小妞的吗?怎么又成你救的了?

    但容溯似乎也不想解释,只重复的说:“我救的。”

    柳蔚不想跟容溯纠缠在这种问题上,随意敷衍过去,绕过这个话题:“所以,你是怀疑什么?你认为,是那钟自羽,带走了小妞?甚至带走了那只灯笼?钟自羽的目的是什么?小妞只是个普通的小孩,那只灯笼,也只是个小孩的玩物罢了。”

    “小妞是普通。”容溯说:“但小妞身边的人不普通。”

    这一点,跟柳蔚之前猜测的不谋而合。

    最近,衙门已派人搜寻了古庸府明里暗里,所有的拐子佬,但丝毫线索也没有。

    若当真是被寻常拐带的,怎么样都会露出蛛丝马迹,但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柳蔚便否定了小妞是被拐带的这个可能。

    若不是拐带,还有什么?

    那便只剩下寻仇。

    柳蔚自认自己还算得上低调,但容棱那边,却正处于麻烦之中。

    宫女黄儿还未寻到,皇帝对容棱诸多忌惮,且蠢蠢欲动,已经有了动手的打算。

    柳蔚猜测,或许就有可能是皇帝的人,在计划着什么。

    那些人的目标当然不是区区一个小女孩,但通过小妞,或许是要对容棱有什么不轨。

    可是,这绕的太远了。

    而容溯这边,也不清明。

    此人身上怀着兵符,却还大而化之的与他们在外面露宿。

    容溯的暗部势力甚至已经回归,贴身保护着他,这人却丝毫没有单独离开的打算。

    大略是之前被那些江湖人士堵得九死一生,容溯这次是学乖了,死活也不离开他们,非要他们护送他回京不可。

    跟容棱容溯这两个高贵男人扯上关系,小妞大妞这种普通小女孩,就容易被某些人利用。

    甚至可能,有人直接从大妞小妞下手。

    柳蔚陷入了沉思,容溯提供的线索,看起来没什么用,只是一只灯笼,但或许,也是突破口。

    绑架犯绑人没理由还抢一只灯笼,或许,这灯笼是小妞在危急关头带走的,就是为了给找的人留个线索。

    柳蔚想的很深,不知不觉,入了神。

    容溯静静的看着柳蔚,白衣“男子”一张清秀俊逸的脸庞显得严肃,“他”的眉头,轻蹙着,薄唇紧抿着,颇有女子相的五官,透出一股掺杂着柔美与英气的气质。

    不是第一次观察此人,但每次看,好似都有细微的不同。

    容溯自认,他对这柳先生的印象,实在是差到了极点,但又不可否认,此人的确是个有才华的。

    他想过收拢此人,也想过利诱此人,但此人只认准了跟随容棱,这令素来高傲的他,也不愿一而再的降低姿态,去图此人。

    可是明明决定了不再贪图,却在偶尔瞧见此人时,又忍不住心动。

    此人有敏锐的脑子,不俗的身手,高明的验尸手法,甚至医剖双绝,不止能验死人,还能救活人,可谓文武全才,仿似无所不能。

    这样一个人才,但凡是个有点远见的上位者,都不愿错过。

    此刻再细细的看此人,容溯脑中忍不住又冒出挖角的欲望,或许,今天就是个机会。

    而正在柳蔚与容溯都陷入各自的思绪中时,大厅外,走进来一人。

    容溯听到脚步声,先看了过去,瞧见那人的容貌,便冷下脸,面无表情的走出厅堂,与那人擦肩而过着离开。

    门口之人也看了容溯一眼,冰冷的脸上,没有半点起伏。知道容溯彻底离开,那人才抬步,走进大厅。

    柳蔚还在想事,容溯离开她也没管,容棱回来她也没管……

    是的,单凭脚步声,柳蔚已能听出,进来的人是容棱,所以,才安心的连一星半点的警惕都省去了。

    容棱上前,坐到了柳蔚身畔的椅子上,顺手拿起她喝了一半的茶,有些口渴的将另一半饮了。

    茶杯碰触桌面发出声响,柳蔚终于抬头看容棱一眼,她的眼神不由得有些闪烁。

    “怎么?”容棱问道。

    柳蔚沉默一下,摇摇头,脸上露出笑意:“我得到了一些线索,今晚,你要忙一下。”

    容棱挑眉。

    柳蔚凑得容棱更近一些,压低了声音说:“胡哥那边来了消息,好像临县有个拐子佬,前几日来了古庸府,听说拐子佬离开的时候,手边还带着个摸样个头都与小妞差不多的小女孩,不知是买的,还是拐的。”

    容棱微微蹙眉:“临县?”

    “对,所以你要去看看。”

    容棱表情不太好:“我?”

    这种长途跋涉的事,吩咐下去便有人去做,镇格门暗卫,可不会连这点小事都查不清。

    但柳蔚却坚持:“就是你,你得亲自去,我怀疑此事还有隐情,别人去我不放心,我只放心你。”

    我只放心你。

    这句话,像是有人往一波清澈见底的湖水里,扔了一颗甜甜的糖,整个湖里,都泛出了一股子腻人的甜味。

    不得不说,在某些时候,柳蔚已经掌握了如何给老虎顺毛的最高技巧,且老虎自己还不自知。

    总之,在柳蔚一番有理有据,舌灿莲花的说服下,容棱答应了。

    之后……

    两人从衙门离开,回了客栈。

    用了晚膳,柳蔚便殷勤的将容棱给送走了!

    眼瞧着尊贵的醋坛子走远了,柳蔚才回到房间,东找找,西找找,找到了一身突显气质的服饰,穿戴整齐,又稍微打扮了一下,看起来风度翩翩,文质彬彬,这才打开房门,要去赴约。

    ……

    作者有话说:么么哒今天只有一更。到四月中旬都在外地,不一定每天24小时方便使用网络电脑,但举双手保证不会断更的,更新时间不稳定,或早或晚,保险起见,追文的小伙伴每天晚上八点左右来刷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