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525章:足以让他不能自持…

第525章:足以让他不能自持…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啊?”小妞皱着眉头,很是纠结:“可是不是听说,皇上也是三宫六院,后妃七十二个吗?”

    “对。”小黎重重点头:“我爹说,皇帝就是最大的渣男,就是他坏,才带着天下所有男子一起坏。”

    “真的吗?”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大妞小妞还是很犹豫:“那这么说,容七公子真的也是……渣男了?”

    小黎一口咬定:“当然了,所以他是坏人,你们都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大妞连连点头:“我与他不熟悉,不会走近的。”

    小妞迟疑一下,也心有戚戚:“容七公子不喜欢我,我与他也走得不近。”但是,小妞还是不觉得容七公子是坏人,哪怕他是小黎小公子说的那个什么“渣男”,但是,小妞也觉得他不坏的……

    小黎看两个小丫头都很听话,老怀安慰的点头,还特地学着大人的样子,叹了口气:“你们懂事,我就放心了。”

    大妞小妞再次点头,然后齐齐围过去,求小黎小公子再说一些关于皇帝是渣男的事,这种事,感觉光听听就好有意思。

    三个小孩在下面围成一团。

    而楼上,柳蔚看着容棱回房,换衣,铺床,动作一气呵成,柳蔚就站在容棱后头,看着容棱一番动作,一句话也没说。

    大略是柳蔚的视线太灼人,容棱顿了一下,回头看柳蔚一眼。

    柳蔚立刻噙着眸子,乖乖的看着他。

    容棱蹙了蹙眉:“有事?”

    柳蔚摇头,走过去,坐到床榻边,瞧着容棱,问:“你不是沐浴吗?”

    容棱坐到柳蔚的旁边,表情很疲惫,而后揉了揉眉心,漫不经心的道:“明日吧。”

    看得出容棱当真很累,柳蔚眼珠子转了一下,起身,跑到容棱后头,伸手为他按头。

    软绵的手感,轻重有度的在自己头上各穴按压,不得不说,的确很舒服,很解累。

    但哪怕再舒服,容棱还是捉住柳蔚的手,将她移开,示意不用了。

    柳蔚不依不饶的:“捏捏会好很多。”

    “无须。”男人态度很执拗。

    柳蔚索性直接黏上去,笑着说:“要不你躺着,我替你按按背?”

    “不用。”

    “那按按肩膀。”说着,柳蔚手已经动上去,扣住人家肩膀就不撒手。

    容棱蹙了蹙眉,猛然起身,面带不耐烦的道:“我去沐浴。”说着,随意从衣柜里拿出件衣服,转身出了房间。

    柳蔚蹲坐在床上,听着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心都碎了。

    看来,果然是需要放大招了。

    深吸一口气,柳蔚跳下床,庄严而凝重的在床底下刨啊刨,刨了个包裹出来,打开,抖出里面的衣服,一咬牙,换上。

    容棱沐浴回来,湿淋淋的头发,贴着皮肤,令他不太舒服。

    进了房间,没有瞧见柳蔚,容棱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想回头看看走廊,可还未转头,就听床榻里,传来一道柔软的声音:“回来了?”

    熟悉中又带着些不熟悉的感觉的声音,令容棱微愣,容棱上前两步,果然瞧见床榻里头,躺着个人。

    反手将房门阖上,容棱随口问:“睡了?”

    柳蔚小心翼翼的将被子掖在脖子下头,掖得很死,不露一丝皮肤,才回容棱:“嗯,我也有些累了。”

    容棱没说什么,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将脱下的衣服放到一边。

    柳蔚看着容棱走来走去的挺拔身影,犹豫一下,道:“你也上塌吧。”

    容棱看柳蔚一眼,继续擦头发,说:“你先睡。”

    柳蔚舔舔唇瓣,执着的道:“一起睡,你先上来。”

    容棱有些古怪的看向柳蔚。

    柳蔚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却笑得尤为尴尬。

    不知柳蔚存了什么心思,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容棱迟疑一下,便放下干布,走到塌边。

    上了榻,容棱要掀开被子,柳蔚却把被子压得很紧,说:“先吹蜡烛。”

    容棱不解其意,但也没甚在意,一挥手,利索将蜡烛熄灭。

    屋子里转瞬漆黑,容棱掀开被角,睡了进去,男人的头发还未干透,就这么躺下,多少有些不舒服。

    而睡在内侧的柳蔚,在做了一通心理建设后,将身子,慢慢贴到容棱身上。

    这种把戏,这几夜,柳蔚每晚都做,容棱已经麻木了,他正打算随意将她推开,自己侧身睡,背对着她,就像前几夜一样,可手碰到她的身子时,容棱却愣了一下。

    柳蔚睡觉时穿什么衣服,穿几件衣服,衣服的手感是什么,容棱可谓都一清二楚,眼下手里摸到的这件衣服,手感却明显与平日不同。

    因为这种不同,容棱稍稍顿了一下,而柳蔚也再接再厉的贴上来,最后,索性整个人,扑进他的怀里。

    不对,的确不对,太不对了……

    容棱沉默一下,霍然起身,将被子一掀,指尖捏了团内力,那股内力被他掷出,不偏不倚的飘到刚刚熄灭没多久的蜡烛火芯上,接着,下一秒,房间里亮堂起来。

    而容棱回头,也恰好瞧见了让他惊骇的一幕。

    柳蔚躺在床上,身子一动未动,柳蔚现在的摸样其实并不好看,至少柳蔚自己觉得不好看。

    容棱沐浴的时间并不长,柳蔚的准备工作并未做太久,至少,除了换衣服外之外,她甚至不施粉黛,一点妆容也没添。

    而落在容棱眼里,柳蔚现在的摸样,却足以让他不能自持。

    目露忐忑的女子,紧张的躺在床榻,女子的头发被拆了开,瀑布一般的披散开来,一大半被她压在身下,剩下的零散发丝,调皮的露在外头,黑色的发丝趁着她雪白的皮肤,透着一种鲜明对比,令人瞳孔一颤。

    而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这件衣服。

    浅蓝的对襟小儒裙,是夏季的女子裙裳,因为衣服甚薄,在这盛冬之际,便自然的显出一种赢弱潺潺,柔媚可欺的摸样。

    柳蔚解开了束恟,恟前一双圆软在单薄的衣衫内,若隐若现,更是让容棱本就深邃的瞳孔,紧缩了一下。

    容棱的目光太灼人,柳蔚很尴尬。

    柳蔚脸颊红透了,拘谨的坐起来,结结巴巴的说:“是……是小黎……他他说,他很久没见着他娘亲了……让让我穿一下这个……都,都是小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