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556章:庆幸,还有个可依靠之人

第556章:庆幸,还有个可依靠之人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钟自羽一开始或许只想支开珍珠,方便抓小黎。

    他对小黎大抵只是下了诱拐之心,这也就罢了,好歹没有杀人的想法,但对珍珠,他却如此丧心病狂,竟是一招就要它死。

    对其他人而言,珍珠只是一只鸟,还是只代表不祥的乌星鸟,所以杀了也无所谓?没人会因为一只鸟而大动干戈?

    那便错了,小黎珍珠同时受伤。

    小黎好歹是人,便是手术不成功,柳蔚也有一百种方式,将儿子调理妥当,让儿子恢复如常。

    但珍珠是只鸟,还是只寿命远远高于普通兽禽的鸟,没人知道它的生命尽头是多少年,柳蔚也不知,曾在现代时,柳蔚取过珍珠的血液样本化验,却发现从体制上观察,珍珠分明就是只普通鸟类,可当时,珍珠已经跟了柳蔚十二年。

    珍珠的品种柳蔚不能确定,它受如此重的伤,便极有可能无处可治。

    柳蔚担心,自己终究保不了珍珠,保不了这只神奇的鸟儿。

    心中将钟自羽又恨了一遍,半晌,才听容棱在耳畔,淡淡的问:“柳玥之事,你待如何?”

    提到这个,也是一顿烦。

    柳蔚蹙了蹙眉,想到柳玥那娇盈可人的小脸,道:“柳玥是逃出来的,虽然同为柳姓,但我不会送她回去,她亦不可跟着我。”

    以前在柳府时,柳蔚便知道,比起柳瑶蛮横,柳沁草包,这万事温和,有礼懂事的柳玥,才是最难对付的。

    柳家眼下如此情况,这柳玥竟然可以单枪匹马,从京都不偏不倚的跑到古庸府来。

    联合到柳玥对容溯明显的爱意,柳蔚不惊讶柳玥会找到这里,但却想知,柳玥背后之人是谁,是谁帮了柳玥,又是谁将柳玥带了过来。

    柳蔚这么想着,却听容棱沉默了一会儿,道:“或许,是个机会。”

    柳蔚一愣,看向容棱:“机会?”

    容棱道:“容溯,太碍眼了。”

    柳蔚顿了一下,听懂了容棱的意思,容棱是说,容溯太烦人,既然柳玥来了,若不就将两人一起送走,让柳玥去缠着容溯,也免得容溯还能分心,老在他们面前晃荡。

    若是在之前,这个方法还不错,但现在,柳蔚却犹豫了:“小妞情况特殊,唯有容溯这人能安抚,他若走了,我怕小妞这里会出问题。”

    “治不好?”容棱问道。

    柳蔚说的很保留:“虽然知道了钟自羽的手段,应能破解,令小妞恢复如常,但心理问题,素来都是大问题,不那么容易根治,也不那么容易找到治疗点,治是能治,就怕复发,有时候,一个诱因,就会令心里病患病情复发,再难治愈,所以容溯在,我比较有把握。”

    所以,容溯就是一个治病的工具。

    这么想着,容棱也就点头:“那便只送走柳玥。”

    “你要如何送?”

    容棱简单粗暴的道出三个字:“撵走罢。”

    柳蔚一噎:“你撵走,柳玥不会再回来?柳玥明显就是冲着容溯来的,容溯在一天,柳玥必然就不死心,况且柳玥背后之人……”

    “皇后。”还不等柳蔚说完,容棱补了一声。

    “什么?”

    容棱道:“柳玥背后之人,是皇后。”

    皇后?

    这个答案,令柳蔚有些吃惊,回忆起曾在宫中见到的那位一国之母,再联想到皇后与自己父母的关系,柳蔚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深。

    该当是谁,原来是老仇人了。

    柳蔚问:“皇后的目的是什么?你?我?还是容溯?”

    “容溯。”容棱叹息道:“柳玥,一开始便是为容溯所设,只这次,你我也在此,保不准,皇后想一网打尽。”

    “痴人说梦。”柳蔚语气很硬:“既是皇后的手笔,我倒有些兴趣了,你先想法子将柳玥弄走,柳玥来古庸府,总不会一个人,皇后定派了人跟着柳玥,将那人身份地址告知我,过两日这边忙完,我抽出了空,便去会会。”

    “嗯。”也不问柳蔚是要怎么“会会”,容棱已随意答应下来。

    夜深露重,想到身边的一桩桩,一件件糟心事,柳蔚将脑袋靠在容棱的肩头,有些庆幸,这种时候,自己身边,还有个可依靠之人。

    若是以前,柳蔚对此不屑一顾,柳蔚不依赖任何人,素来只信自己,但经历了这般多的事,两人一路走来,柳蔚已不知不觉,将大半心神,压在容棱身上,也渐渐习惯容棱为自己分担,不得不说,两个人一起抗,跟一个人抗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所谓扶持,所谓携手,所谓同甘共苦,便是如此吧。

    这一夜,容棱没睡,柳蔚也没怎么睡,两人就这么相拥着,闭着眼睛,去胡思乱想一堆东西,就是毫无睡意。

    每躺下半个时辰,柳蔚便会起身,小心翼翼的为小黎和珍珠再次消毒,才又回到被窝,继续拥着那人,却依旧不睡。

    第二日,一大早。

    衙门来了人,说是请柳蔚去,全因那周氏夫妇竟不依不饶,强行要衙门给个说法。

    究竟他们的女儿是死是活,死了,尸身又在哪儿?

    那周氏夫妇柳蔚知道,爱女情深,柳蔚也知自己该去给个交代,但小黎珍珠情况不明,四十八小时内,柳蔚不会离开身边。

    最后,是容棱换了衣服,去了一趟,容棱本也要去衙门办通缉令之事,安抚周氏夫妇,不过顺便。

    就是不知,容棱这冷冰冰的脸往那儿一戳,会不会吓着周氏夫妇。

    容棱离开,柳蔚便去大妞小妞房间。

    只看大妞已经醒了,昨日大妞也昏睡过去,但只是中了普通的催眠术,睡一觉便好了。

    大妞醒来还有些朦朦胧胧,柳蔚也没与大妞说太多,怕这孩童害怕。

    大妞心一大,一听没事,便真觉得没事,还去推身边的小妞,以为妹妹赖床,让妹妹该起身了。

    柳蔚拦住大妞的手,让大妞去厨房备膳,大妞乖乖的去了,等大妞走了,柳蔚才抱着小妞,回到自己房间。

    柳蔚不能离开小黎珍珠超过一炷香时辰,否则柳蔚会不安。

    回来时,恰好看到容溯房门打开,柳蔚顺势唤了一句:“你也一起。”说着,便率先回了房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