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 第639章 只一搭脉,便能轻易探出

第639章 只一搭脉,便能轻易探出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禁爱:霸道王爷情挑法医妃最新章节        下一章

    容棱现下就遇到了这两个问题。

    看于文尧此刻的表情,不似说笑,竟真是一脸的朝思暮想,容棱的面色便沉了下来,默然的声音,宛若冰冻:“你见不了她。”

    “为何?”于文尧脸色突然巨变。

    容棱却语气平平静静:“杀人嫌犯,严加看守,于文公子无权探视。”

    杀人嫌犯?

    柳蔚?

    柳蔚不是镇格门司佐吗?

    怎么只两个月的功夫没见,就成了杀人嫌犯了?

    于文尧想问,但容棱已一把挥开他的手,转身,走进了附近一条窄巷。

    于文尧想也没想,跟了过去。

    于文尧跟去的时候,方才激动的心情,也逐渐开始平静,到底不是冲动莽撞的年纪了。

    待起初的惊异过后,于文尧恢复了理智,也摆出了一个下臣,对堂堂三王爷,本该有的尊重。

    “是在下冒昧了,三王爷可否与在下详说,柳先生,究竟是出了何事?”

    “与你无关。”容棱头也没回,冷淡回道。

    于文尧沉下眸子,心中思索了一番,猜测应当是两人在外之时,出了什么摩擦,或是反目成仇,所以三王爷连柳蔚二字,都不想提起。

    只是三王爷不提,他于文尧却必须得提。

    上前一步,挡住容棱去路!

    于文尧定声道:“无论王爷与柳先生有何瓜葛,只阿裴病情,却不宜拖沓,王爷莫非是想与于文家,与严家为敌?”

    现下局面,这一点非同小可。

    将话说到这里,容棱终于正眼看了看于文尧,观其满脸毅然,神色严肃,容棱停顿一下,问:“你找柳蔚,便是为了严裴?”

    “否则呢。”于文尧昂首挺胸,反问道。

    容棱又沉默一下,而后道:“镇格门大牢。”

    “恩?”于文尧没听懂。

    “柳先生,在大牢。”

    于文尧心中微讶,心说数月前容棱对柳蔚分明还诸多照拂,怎的现在,就到了亲自将人押解入牢的地步了,果真是皇家子弟皆无情。

    这三王爷,又素来有冷面铁将之名,更是比无情,要多一分绝情。

    这般想着,于文尧开始绞尽脑汁。

    眼下柳蔚的好坏,便是严裴的好坏。

    哪怕不为柳蔚,只为严裴,他于文尧,也必插手此事,断不能让柳蔚当真出事。

    严裴在车厢内等了许久,等来的却并非于文尧,只是一句随从带话。

    “严公子,大公子说,他去去就回,让咱们护着您先进宫赴宴,他迟些便去与您会和。”

    严裴皱了皱眉,终究没说什么,只轻应一声。

    这厢大街上,马车还在龟速前行,那头绕过七拐八拐的小道小巷,没一会儿,容棱与于文尧,便到了镇格门后门。

    门口早已有人候着。

    开了大门,魏副将一脸激动,躬身行礼,开口便道:“都尉大人,您总算回来了!”

    容棱“嗯”了一声,问道:“她呢?”

    这个“她”说是的谁,不言而喻。

    魏副将立刻道:“柳大人用过午膳便困了,已歇下了,大人睡前吩咐,若是没有天大之事,莫要吵醒了她,连日奔波劳累,需要好生休整,还说,若是都尉大人回来了,也不许惊扰她,她醒了自然会见都尉大人您。”

    魏副将说出这些话时,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仿佛自己错乱的把柳蔚视作第一上级的举动,并无任何不妥。

    但旁边的于文尧听着,就觉得不对了。

    不是说被还押天牢,怎的听着却不像那么回事?

    于文尧想问,容棱却已向前走去,步伐极快。

    于文尧下意识的要跟上,却被魏副将冷漠拦下:“机要重地,闲人免进!”

    于文尧眯起眼睛,表情极为难看。

    却听前面已走的容棱,头也没回的道了一句:“带于文公子到前厅等候!”

    魏副将这才应下,对于文尧做了个请的手势。

    到底人在屋檐下,于文尧哪怕有诸多不满,也得咬牙忍了下来,若非为了见柳蔚,他怎会送上门受这等子闲气。

    微潮的天牢,光线昏暗,容棱在秦中的伴随下,行到天牢二楼,这里是单人房,还押一等要犯的特定牢房,整层楼只有十二间牢房,分布均匀,严丝合缝,在这沉闷的空气下,透出一股阴森。

    秦中将自家都尉大人,引到最后那间最大的牢房外,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上的小窗,往里头看了一眼。

    待看清了,才回头,压低了声音禀报:“都尉大人,柳大人还未醒。”

    容棱微微蹙眉,道:“开门。”

    秦中有些犹豫,但瞧见都尉大人凉薄的视线,便耸了耸脖子,还是老实的打开。

    沉重的铁门,吱呀一声开了,与外头的幽暗深沉不同,这间牢房里,用窗明几净,鸟语花香来形容,绝不为过。

    房中没有太大的窗户,但却点了十二盏灯笼,白亮的光线,将房内照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房中有架与这石土之地,风格绝不相同的雕栏木床,床上香枕软被,丝绒床罩,床很大,上头,鼓着一个巨大的凸起,仔细一看,能看出被窝里睡着四人,一大三小。

    四人怕是路上疲惫,一直没好生休整,这会儿一睡,便睡得格外香甜。

    容棱没说话,秦中却将声音压得更小,谨慎的道:“都尉大人,不若咱们还是出去吧,别扰了柳大人好梦。”

    容棱沉默一下,表情未变,但人却走向床榻。

    杯子里的人动了动,被子下滑。

    秦中还想说什么,容棱已吩咐:“滚出去!”

    秦中有些迟疑,但最后,到底不敢违抗军令,老实出去,将牢门再轻轻关上。

    容棱坐在床边,看着恬静睡颜的四人,动作轻缓的将那有些下滑的被子,提了上去,掖在几人脖子下头。

    哪怕这里被装饰得再好,也终究是间牢房,有怨魂,有阴气。

    而柳蔚现下……

    视线慢慢游移而下,最后,容棱视线定在那被子高耸的一处,目光微沉。

    柳蔚或许忘记了,容棱虽不行医,却也略懂医术,况且,孕症,本也不是什么难以判断之症。

    只一搭脉,便能轻易探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